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姑息gl > 144、第 144 章
    小路:“上次學長沒要我的快遞費, 這次請他吃飯[圖片]你吃早餐了吧?”

    池慕云打開圖片。

    是一張拍攝手法極為“樸素”的美食照, 三菜一湯,菜里都有紅紅綠綠的辣椒, 看來是地道的湘州菜館了。

    照片的邊緣露出一點點學長的格子襯衫。

    是大學男生常見的衣著。池慕云不禁微笑了一下,為自己之前吃過的醋感到了一絲羞愧——她應該相信路清明的,而且, 她這么大個人了,居然為了一個小男生吃醋……

    被路清明知道的話, 就丟人了……

    云:“[圖片]”

    簡簡單單的三明治和牛奶。她吃之前就拍好了照片,正準備給路清明發過去來著。

    云:“一大早就吃這么辣的菜嗎?”

    在鄭毅和凌爽的聊天聲中,路清明抿著薄唇笑了。她一向喜歡辣口的菜,而池慕云覺得早上吃辣口對胃不好。

    她喜歡池慕云關心她的樣子——但還是希望池慕云別真的生她的氣。

    小路:“就這一次啦[可憐]我很聽話的,吃菜之前喝了湯。”

    池慕云嘴角的笑意又加深了些。

    云:“知道就好。”

    小路:“下次不會啦 [可憐]”

    池慕云想到她那雙濕潤的大眼睛,語氣柔軟起來:“快去吧,別晾著你朋友了。到學校告訴我一下。”

    小路:“好~[親親]”

    菜上齊后,路清明趁著鄭毅和凌爽聊天, 悄悄去把賬結了。

    快吃完的時候鄭毅才發現賬已經結了,免不了又是一陣客氣,他想把錢打給路清明, 路清明擺擺手沒要。

    凌爽看不下去:“學長, 清明路上就說, 一定要請你吃飯,你可是幫了她很大一個忙呢。”

    凌爽一發話,鄭毅不好意思起來:“哪有……那行吧, 下次換我來請,一定不能推脫了啊。”

    吃完飯,三個人一起坐地鐵回大學城。

    明白了鄭毅的意圖之后,路清明覺得自己輕松多了。之前鄭毅對她百般殷勤,雖然她沒往別處想,卻總是感覺不自在,有種無功不受祿的感覺。

    吃飯的時候路路清明也在想,鄭毅是不是想讓她幫忙追凌爽啊?

    不管鄭毅開沒開口,路清明實際上已經起到了“紅線”的作用。

    別的事情,比如在凌爽面前美言、幫忙制造機會等,路清明并不想過多參與。

    她想,如果真是有情人,即便沒有她,也會終成眷屬的。有她從中摻和,那還算什么“緣分”?

    她更怕的是,自己對這方面遲遲鈍鈍的,要是幫了倒忙,那還不如不幫呢……

    出了地鐵就是凌爽學校正門。

    “我自己來吧。”凌爽從鄭毅手里接過自己的行李。這個學長人還挺好的,一路上一直幫她提東西。不過……好像有點過分熱情了。

    “你自己行嗎?”路清明問道。

    凌爽笑著點頭:“宿舍就在二樓啦,沒問題。你們快回去吧。”

    路清明也不多跟凌爽客氣,揮揮手就拉著箱子往前走去。鄭毅遲疑了一下,還是追上路清明:“不用把凌爽送到宿舍嗎?”

    路清明笑道:“她自己應該拿得動的。”

    鄭毅頻頻回頭看凌爽:“哦……”

    路清明轉頭看了鄭毅一眼。鄭毅回以友善的微笑。

    路清明心想:我是提醒過了,要不要回頭去幫忙,就看你自己的了。

    鄭毅并沒有回頭去幫凌爽,而是和路清明一起回了學校。

    路清明是宿舍里最后一個返校的。她一進門,便看到了窩在床上打游戲的杜晶晶還有在看小說的周子然。

    “你可算來了。”杜晶頭也不抬地說道,“我還以為你打算不上學了呢。”

    周子然也嘻嘻笑道:“下午就上課,你中午到,牛。”

    路清明把行李放好,腦后的馬尾隨之晃動:“給你們帶了點吃的。”她環顧了一下宿舍,沒看到苗芳。

    “苗芳呢?”路清明一邊把袋子的食物拿出來一邊問道。

    “她好像心情不太好,在樓上的晾臺上坐著呢吧。”周子然說道,“喲,帶了這么多好吃的啊!”

    路清明應了一聲,抓起一把零食出去了。

    苗芳果然在晾臺上。她也不顧地上都是水泥塊,就那么坐在臺子邊緣上,小腿耷拉著,沒精打采地一晃一晃。

    “你吃飯了嗎?”路清明走過去,坐在了她旁邊。

    苗芳搖搖頭:“你來了啊?”

    “嗯。”路清明伸出手,“喏,我給你們帶的。”

    苗芳道了聲謝,拿起一個牛肉干,撕開包裝默默地吃著。

    路清明沒問她什么,只是默默地陪她坐著。

    苗芳一向大大咧咧、樂觀開朗,很少能看到她如此低落的樣子。

    “你老家那邊是什么樣的?”苗芳突然問道,“女孩會很早就結婚嗎?”

    路清明想了一下,搖搖頭又點點頭:“有很多很早就結婚的。”

    她想起了孫小禾。過年時候她回老家,孫小禾說,家里叫她早點嫁人。

    孫小禾不想嫁人。

    苗芳呆呆地說道:“我大姐二姐都是十九就生娃了,三姐今年領了證,我爸說了,明年我也得領證,學費和生活費找老公要。”

    路清明沉默了。她不知道該怎么安慰苗芳,更不知道該怎么幫她。

    “因為這個,我來之前跟我爸吵了一架。我爸說了,叫我趕緊找男朋友供,他供不起我了。我走的時候,他一分錢都沒給我。”苗芳吸了吸鼻子繼續說道。周子然和杜晶晶都是很隨和很好的女孩,可她沒法對兩個人直言自己的苦惱。只有路清明,能讓她毫無負擔和羞恥地說出來。

    “你也不用太著急,”路清明沉默了片刻說道,“我們不是還有獎學金嗎?學費可以借國家貸款,要是沒錢吃飯,我這兒還有點錢,可以先給你救救急。”

    苗芳紅了眼圈:“還是算了——這多不好意思。”

    “沒什么,又不是不叫你還,”路清明擺擺手。“你別著急,總會有辦法的。”

    苗芳低頭擦了擦眼淚:“謝謝你了清明……看來我又要再多做一份兼職了。”

    兩個人沉默了片刻,路清明拍了拍苗芳的肩膀。

    一場“倒春寒”來得快去得也快,不出幾天,外面便又是春風拂面、暖日融融了。

    “你好,請問是池小姐吧?這邊是宏達快遞,有一件您的包裹,您看就放在小區門口的保安亭可以吧?”

    池慕云問了一下快遞地址,便讓快遞員把包裹放在保安亭了。

    她極少在購物網站上買東西,一般都是陪父母朋友逛街的時候就順便把需要的東西買了。

    所以這是誰給她買的呢?

    池慕云想了想,給路清明發了個消息。

    “小路,你給我買東西了?”

    消息發出去了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一個下午過去了。

    池慕云在鍵盤上忙碌的手指驟然停止了動作。她轉身把辦公室的窗戶打開,一陣沁涼的風吹進來,讓她精神為之一振。

    應該是在上課,沒看到消息吧?……可池慕云有她的新課表,知道她今天下午沒課。

    池慕云咬住紅唇,越發擔心起來。為了轉移注意力,她抿了口咖啡,繼續工作。

    分別才不到十天,思念的潮水便吞沒了池慕云。

    加上這陣子,女孩外出被害的案子出了好幾起,光聽著就叫人心驚難受,這也讓池慕云越發惦念路清明。

    因為路清明一向膽子大,前幾天她還說,這陣子在做一個兼職,每天晚飯后去學校附近一戶人家補課。

    ——“云,你放心吧,我就幫忙看孩子寫作業,一個小時就得,七點多就回學校了,天都沒黑透呢,你放心吧。”

    ——這叫池慕云怎么放心啊?

    池慕云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長睫毛翕動著。

    也是從那天起,池慕云才知道,原來上學期開始,路清明就開始做兼職了。送給池慕云的那條手鏈,就是她辛辛苦苦做兼職賺來的。

    池慕云第一反應自然是感動。

    但她其實并不希望路清明做一些令她擔心的事情。

    可當時,池慕云沒忍心這么對路清明說。

    路清明借給了苗芳一千塊錢,當做她這個月的生活費。下個月的生活費還不知道在哪兒,苗芳便挖空了心思利用空余時間做兼職。

    知道了苗芳的事情,路清明更加意識到了錢的重要性。

    所以苗芳約她一起去做兼職的時候,她也答應了。兩個人做兼職的地方在同一個小區,互相也能有個照應。

    路清明做兼職的那戶人家是單親媽媽帶著兒子一起生活,小男孩成績不好,他媽媽很著急,知道路清明每周五下午沒課,便說讓路清明每周五下午早點過來,多加五十塊錢。

    小男孩不太聽話,路清明手機開了靜音,給他講題的時候都沒顧得上看手機,直到出了他們家門,才看到池慕云的消息。

    云:“小路,你給我買東西了?”

    云:“[圖片]”

    云:“在哪兒?吃飯了嗎?看到消息回復我一下。”

    ……

    路清明皺了皺眉,暗暗怪自己粗心。她來之前,應該告訴池慕云一下的。

    她趕緊回了消息:“云,對不起,我剛才在做家教,沒看到消息。[哭][可憐]”

    她點開大圖,咧開薄唇笑了。原來池慕云收到那件粉紅色睡衣了。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acetsai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23080498、肉肉肉肉 10瓶;阿娜、甲 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