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重生之名門錦繡 > 439:徐戀歌
    兩人之后的路倒是很順暢,沒再遇到什么意外。他們真正踏上北疆的時候,納蘭錦繡發現自己竟然有一絲驚喜,當初在這待的那段時間。讓她對北疆也多了一份牽掛。

    “要回赤陽城看一看嗎?”穆離知道她不打算回鎮北王府,但是他能夠感覺出來,她其實是有一些想王爺和世子的。

    納蘭錦繡點頭:“北疆最繁華的地方就是赤陽城了,而且你對那里熟悉,總比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要好。”

    納蘭錦繡嘴上是這么說的,但是心里其實還是想,看一看鎮北王和徐錦策。哪怕只是遠遠的看上一眼也好,畢竟是真心疼過她的人,也給過她家的感覺。

    穆離看出了她的想法,卻也不拆穿。她不想說就由著她,等她想說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他的。于是兩人就往赤陽城走。

    北疆這段時間不太平,據說是北燕王庭政權發生了變動,幾方勢力爭的如火如荼。剛剛被推上位的部落首領拓跋濤,急于證明自己的能力,所以才在北疆邊境騷擾。

    玄甲軍這么多年一直和北燕人交手,彼此是最了解的。也知道北燕人雖然表面看起來驍勇善戰,但是并不能長久。

    因為他們軍需不足,后面也沒有強大的百姓支撐。人心渙散,對他們來說就是致命的。所以雖然小仗不斷,但大仗卻是一場都沒發生。

    而且這么多年北疆一直都不太平,但凡是生活在這里的人,對打仗也司空見慣。他們該出來買東西的依然買東西,該出來拉客的也依然在拉客,整條街上還是熱鬧非凡的樣子。

    納蘭錦繡自己是不準備去鎮北王府表明身份的,所以也不急。第一時間需要在赤陽城安頓下來,于是他們就先去找房子。

    她的醫館不需要開在人流量太大的地方,因為她本身喜歡安靜。安靜的環境讓她能夠靜心研習醫術,所以她選擇店面很僻靜,租金也便宜。但是院子卻是個三進三出的,十分寬敞。

    穆離看著那么大一處院子,想著她身邊平時總是有那么多人伺候,就問她要不要買幾個人回來。

    納蘭錦繡搖頭拒絕,她不打算給自己買丫頭。置辦太多東西,到時候想去哪都不方便,反正她也沒打算帶赤陽城久留。

    穆離被她拒絕,大概也猜透了她心中的想法。其實這樣也不錯。若一直待在一個地方,就不能領略各處的風光。

    沒有下人的弊端就是這樣一出院子,他們兩個人整理起來很費勁。不過好在穆離手腳麻利,黃昏時分就把院子打掃干凈了。

    院落荒廢了挺久,兩人收拾好之后發現,這里面竟是缺了不少東西。納蘭錦繡看著日頭馬上就要落下去了,打算先出去找些吃的,然后回來再拉個單子,明日去買,不然東西太多總會有落下的。

    北疆這地方最出名的就是面食,尤其是各色各樣的面條。納蘭錦繡和穆離這段時間一直在趕路,如今隨便找了一家菜館,點了一蠱羊肉汆面和一些小菜。吃完之后,竟是覺得通體舒暢。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北疆做的羊肉汆面真是好吃。”懷孕之后納蘭錦繡就不怎么吃肉了,剛剛的面條里有肉,而她都吃下去了,也沒覺得惡心。

    “羊肉吃完會讓人身子變暖,北疆氣候冷寒,是人們少不了的食物。”

    “我看北疆這地方最缺的就是大夫。”納蘭錦繡之前在這兒還沒注意,剛剛走過來發現,這一趟街上竟然也沒有一個醫館。

    “北燕更缺大夫,他們很多事情落后,即便是小小的傷風都能死人,所以行醫之人去了那邊賺錢會比較容易。北燕人雖然經常在邊境挑起戰火,但是對大夫還是很尊重的。”

    納蘭錦繡點頭,心里暗道:“有機會一定要去北燕看一看。”

    她以前就有個心愿,那就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游遍名山大川。她想撰寫醫典,希望能把百草集變得更加豐富。倒沒想過自己要留芳后世什么的,她只是希望能夠救助更多的人。

    他們雖然只有兩個人,但辦事效率非常高。只是準備了三日,醫館便開張了。納蘭錦繡一直不知道自己應該給醫館取個什么名字,最后還是穆離提議,說是不如還叫錦閣。

    她有些排斥這個名字,因為如果真的叫錦閣,那她每次看見的時候都會想起三哥,因為這名字是他取的。但是又不得不承認,她內心還是很留戀同他婚后一起生活的日子。糾結了許久,最后牌匾上還是書了錦閣二字。

    穆離的字基本上就和鬼畫符差不多,所以這兩個字還是納蘭錦繡自己寫的。牌匾掛上的那一刻,她才發現自己的字,和三哥的竟然已經有九分相像了,這樣一看,她自己都分辨不出來。

    若說現在她同三哥筆跡有什么差別,可能就只是她是女子,腕力沒有那么重,所以寫出來的字要比三哥顯得更飄散一些。而三哥的就要比她的渾厚一點。

    她心里忽然升騰起一種奇妙的感覺,那就是,他們兩個人其實早已融入彼此的生活,即便是現在分開了,那些牽扯也總是還在的。

    也許“錦閣”這個名字聽起來多少有些奇怪,所以起初會有不少人在門外張望,并不敢進來診病。

    一是因為納蘭錦繡年紀太小,在他們眼中大概就是個半大少年;二是醫館打雜的穆離,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和他眼神一對上,就有一種要變成冰坨子的感覺。

    但是北疆確實很缺大夫,即便是最富饒的赤陽城也不例外,所以陸陸續續的還是有人過來診病。也就是半個月的功夫,錦閣在赤陽城就赫赫有名了。

    人們都說那個小神醫可以藥到病除,最主要的是診金很便宜,即便是窮苦人家也能看得起病。

    消息擴散的很快,醫館開張兩個月之后,赤陽城中都在傳這個一身青衣的少年,真的是神醫無疑。人們依然稱呼她為白先生,有一些被她治好病的人,甚至稱她為白神醫。

    納蘭錦繡從未對稱呼上表現出任何意見,別人怎么叫她,她都不在意。反正在她看來,那也只是個代號罷了。

    她沒去鎮北王府,只是那一日鎮北王帶著玄甲軍從街上路過的時候,她站在人群中看了一會兒。

    她總覺得這位赫赫有名的一方諸侯,實在是滄桑得有些快。說起來也不過是不到兩年的時間沒見到,他卻像老了好幾歲的樣子。

    而徐錦策卻被歲月打磨得更加風華,只是輕裝簡行從路上一過,便也能引得無數少女駐足。他成婚的事情在北疆不是秘密,但是他娶的是誰卻是無人知道的。

    只知道世子妃入鎮北王府的第一年,就給他生了個女兒。世子愛極,取名徐戀歌。

    徐戀歌作為鎮北王府唯一的嫡出后人,剛滿月的時候,就被當今圣上賜封為公主,號星月。這不得不說是皇恩浩蕩了。在大寧的歷史上,除非是皇族直系,外封的從沒有這么小的公主。

    徐戀歌從出生后就被眾星捧月,會走路的時候,已經跟著鎮北王出現在眾人的視線里了。赤陽城里的百姓但凡是見過鎮北王的,就一定見過這位星月公主。她總是坐在她祖父的肩頭上,手里拿著一個風車,生得很是玲瓏可愛。

    只是世子妃從來沒在人前出現過。所以赤陽城的百姓都猜測,世子肯定是娶了個絕代佳人,所以都不舍得讓外人看到,就藏在府里。

    兄長的女兒叫戀歌,納蘭錦繡卻隱隱的猜出了什么,想必那個神秘的世子妃應該就是離戈了。不然以鎮北王父子親民的態度,世子妃又怎么可能一直不在人前出現?

    其實她心里還是挺為他們高興的,徐錦策和離戈本就情深意重,只是礙于身份苦戀了那么多年。如今他們能夠修成正果,不得不說讓她心里的信心也更足了一些。

    但凡是有情,但凡是彼此不會放棄,那么也許總有一天能峰回路轉。他和三哥本是夫妻,還有一個孩子,按理說情況要比徐錦策和離戈樂觀許多。他們都沒放棄,她就更不能自怨自艾。

    想必離戈始終沒露面,也是怕北燕那邊發現。她既然是北燕赫赫有名的將軍,神不知鬼不覺的嫁到鎮北王府來,只怕也是有風險的。

    “三郎。”穆離帶著些清冷的聲音傳來,納蘭錦繡才回過神。身邊等她診脈的婦人,正眼巴巴的望著她。

    “不好意思,我在想一個方子,走神了。”納蘭錦繡抱歉的笑了一下,開始給人診脈。

    “先生,我最近吃什么都沒胃口,而且總是頭暈。”那婦人見納蘭錦繡診脈之后沒說話,忍不住問。

    納蘭錦繡笑了笑:“你這是喜脈,而且已經兩個多月了。”

    那婦人是跟著丈夫一起來的,夫妻兩個聽了她的話都十分高興,接連著問了好幾遍,確認是不是真的。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