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神級農場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前往青云島
    劉群峰聞言本能的反應是想要拒絕的,不過他聽到“股權”兩個字的時候,不禁又有些肝顫作為劉氏家族的未來掌舵人,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結果,自然就是家族集團的股份被分走了將近一半。

    這實在是會來帶太多太多的不穩定因素了。

    當然,無論是夏若飛選擇要錢還是要青云島,他同樣是非常的心疼。

    只不過兩害相權取其輕,相比較之下,自然還是股份更加重要。

    劉群峰猶豫了一下,說道:“夏先生,您可能不太了解情況……青云島實際上并不在華夏境內……”

    “我知道。”夏若飛微微一笑說道,“我已經打聽過了,青云島位于南太平洋,是群島國家波瑙圖所屬的一個島嶼,不過永久歸屬權已經被劉家買下了,對嗎?”

    劉家在海外經營了一個防御驚人的島嶼,這件事情對于普通人來說自然是相當隱秘的事情,但在大家族之間也不可能隱瞞得住,劉群峰一聽就知道夏若飛已經從宋家那里得到了消息。

    他點頭說道:“是的……所以說……青云島有點遠,而我父親現在的情況又……”

    “據我了解,青云島上有一條三千米長的跑道,私人飛機起降是綽綽有余的。”夏若飛微笑道,“我們可以直接乘坐我的桃源號過去,一天時間就足夠了,劉老目前的情況還算穩定,而且我還留了好幾袋藥,所以安全方面也是不用擔心的。”

    青云島上的機場自然是不對外開放的,不過那是劉家自己的島,夏若飛搭乘桃源號過去自然是可以降落的,這樣一來根本不需要轉機,也不需要到波瑙圖換乘客船,直接京城起飛,青云島降落,因此看似距離不近,實際上花費的時間并不會很多。

    夏若飛的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劉群峰自然也不好再拒絕。

    他想了想說道:“夏先生,這事兒我得向我父親請示一下。”

    “那是當然!”夏若飛含笑道,“那就麻煩劉部長盡快請示吧!既然劉老都已經提出這件事情了,我也不想一直拖下去,還是盡早決定下來的好。如果青云島的考察無法成行,那我也許只能在三十億美金和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之間做選擇了,而我公司最不缺的就是現金流……”

    “我現在就去請示!”劉群峰聞言連忙說道,“夏先生,請你稍等一下。您放心,我父親既然提出了這個方案,那他肯定是不會拒絕您去考察的,唯一擔心的就是他自己的安全問題,我會把您的判斷告訴他的!”

    夏若飛微笑點頭道:“那就麻煩劉部長了。”

    “不麻煩!”劉群峰連忙說道,“應該的!應該的!”

    說完,劉群峰就快步走進了劉老爺子的病房,而夏若飛也沒有回房間,直接就站在走廊里等待。

    沒一會兒,劉群峰就推開門走了出來。

    他沒等夏若飛開口,就笑著說道:“夏先生,老爺子已經同意了!”

    接著,劉群峰馬上又解釋道:“因為我是公職人員,出境的話手續有點兒麻煩,而且還得向上報批,所以老爺子決定讓寬叔陪你去一趟。您放心,寬叔到了那邊,能直接代表我父親的。”

    劉寬是劉老的大管家,跟在劉老身邊已經幾十年了,可以說是忠心耿耿,到了青云島上,劉寬的確是能全權代表劉老爺子。在劉群峰不方便出境的情況下,由劉寬陪同夏若飛前往,的確是最合適的。

    夏若飛含笑點了點頭,說道:“可以,劉部長,給你們添麻煩了。”

    “哪里!哪里!”劉群峰連忙說道,“這是很正常的要求,就算是去菜市場買菜,都還要看看菜品的質量呢!更何況這么大的一筆交易?夏先生,您希望什么時候出發?”

    夏若飛略一沉吟,就開口說道:“我當然是希望盡快了。桃源號明天一早就能在京城起飛,就是不知道其他的事情能不能安排得過來?”

    劉群峰毫不猶豫地說道:“沒問題!航線的事情我們來協調。另外你們從國內直接飛青云島就行了,不需要辦理波瑙圖那邊的簽證,落地后也不需要什么入境手續!”

    劉家對青云島擁有絕對的所有權,實際上相當于是把青云島從波瑙圖國的版圖中劃走了,至少也算是國中之國,波瑙圖的海關對青云島也沒有任何管轄權。只要劉家同意,任何人都能直接進入青云島,并不需要辦理什么手續。

    “那國內這邊出發的時候呢?”夏若飛問道。

    “按照正常的國內出發手續辦理就行。”劉群峰說道,“總之就是一切按國內旅行算,不需要走邊檢流程,不需要辦理出境手續。”

    “得嘞,那方便多了!”夏若飛笑著說道。

    “那就明天一早出發,您只要負責把飛機調到京城就行了。”劉群峰說道。

    “ok!就這么定了!”夏若飛說道。

    劉群峰接著又說道:“夏先生,在出發之前,還請您再替我父親做一個全面的檢查,另外也希望您能教教醫護人員,一旦病情有變,應該怎樣應急處理。”

    “沒問題!”夏若飛爽快地說道,“就安排在今天晚飯后吧!”

    “好的!”劉群峰說道,“那就謝謝您了!”

    “客氣!”

    ……

    白天沒有什么其他事情,就是夏若飛給劉安機長打了個電話,讓他把飛機開到京城國際機場待命,另外也通知他明天一早要飛青云島,具體的航線申請、航路計劃什么的,都會有專人跟他對接。

    劉安受領任務之后,立刻帶著機組臨時申請了一條來京城的航線,當天就把飛機開到了京城國際機場停靠,機組成員在機場附近找了家酒店安頓下來。

    傍晚,夏若飛吃過晚飯之后,又從隔壁冰箱里取出了一袋中藥,加熱過后讓劉老爺子喝了下去。

    然后他又用精神力對劉老爺子進行了全面的檢查,確認短時間內病情應該不會有惡化趨勢。

    最后,夏若飛還把負責劉老爺子的醫護人員召集了起來,告訴他們應該如何應對突發緊急情況。

    當然,夏若飛說的方法非常簡單,就是一旦劉老爺子的病情突然惡化,可以不必考慮服藥時間間隙,第一時間給劉老爺子服下一袋中藥。

    如果情況還不能改善,那就要果斷地采取b方案夏若飛利用下午的時間,讓夏青在空間里制作了兩個藥丸,這里面靈心花花瓣的成分比真空袋里的中藥要多一些。

    當然,為了不讓劉家人聯想到已經被劉麗芳毀掉的那批藥丸,夏若飛專門吩咐夏青選了個全新的藥方,無論是氣味還是味道,這兩個應急的藥丸都跟以前的藥丸不一樣。

    夏若飛也反復囑咐,只有在劉老爺子病情出現惡化,并且服用提前準備的中藥也沒有什么明顯效果,這種時候才能使用應急藥丸。

    而且取用藥丸的時候,要求和以前一樣,絕對不能和皮膚有任何接觸。

    夏若飛強調完一些注意事項之后,馬上又用警告的口吻再次叮囑,除非是病情惡化且服藥無效,才允許使用這藥丸,如果老爺子情況正常,服用這個藥丸非但沒有好處,而且很有可能因為藥性太猛而引發危險。

    經過這些天的相處,醫護人員對于夏若飛早已奉若神明,他的醫囑自然沒有人敢有任何質疑,都紛紛點頭稱是。

    而劉群峰更是如臨大敵,將裝了兩粒藥丸的小盒子小心地接過來放入冰箱中,另外又臨時加派了兩個守衛,對冰箱嚴防死守,絕不允許任何人靠近。

    劉群峰還明確,夏若飛不在的時候,只有他自己才有權限打開這個冰箱,其他的人一律不許靠近,包括劉家的一些核心成員。

    晚上,夏若飛手握元晶,坐在床上修煉了一會兒,然后就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夏若飛在劉家宅子用過早餐,然后就和劉寬一起乘車前往京城國際機場。

    夏若飛并沒有叫武強開車過來保障,而是直接使用了劉家的一臺商務車。

    在京城國際機場t2航站樓旁邊的專機樓,夏若飛和劉寬非常順利地通過了安檢。

    很快,夏若飛就見到了前來迎接的機長劉安。

    “劉機長,昨天臨時把你們調過來,一路辛苦了!”夏若飛含笑道。

    “您客氣了!這是我們分內的工作。”劉安連忙說道。

    “今天的飛行計劃已經做好了?”夏若飛問道,“這個機場你們肯定都是第一次飛,不過航路相對簡單,而且機場周圍也都是海,沒有很高的山峰、大樓之類的,所以對你們來說應該難度不大。”

    關于航線航路的問題,劉家有專人跟劉安溝通,其中就包括從京城起飛前往青云島的航線,昨天劉家就已經申請下來了。另外,由于青云島的機場并沒有對外營業,甚至連機場的導航臺、飛行情報區的切換、機場的塔臺頻率、儀表進場程序等等這些基本的資料,都是沒有對外公開的,所以這些也都是劉家派人跟劉安機長聯系,直接把這些信息打包發送了過去。

    劉安點頭說道:“收到數據之后,機組立刻就擬定了飛行計劃,并且對全程進行了一個模擬。的確如您所說,這次飛行只要天氣給面子,基本上是沒有什么難度的。而根據目前的預報,天氣條件非常好!”

    “那就好!”夏若飛含笑點頭說道。

    劉寬還跟以前一樣,一直都保持得非常低調,沒有什么存在感。

    夏若飛和劉安邊聊邊走,劉安則靜靜地跟在兩人身后。

    一會兒工夫,三人就穿過了專機樓的通道,來到了停機坪上。

    這次桃源號停靠了遠機位,所以三人乘坐機場內部的通勤車輛,終于看到了桃源號公務機。

    上飛機之后,劉安機長開始向夏若飛和劉寬介紹這次飛行的計劃:“夏先生,因為此次航程已經接近灣流g650的極限,所以出于安全的考慮,我們將會在澳大利亞的布里斯班落地加油,經過短暫停留之后繼續飛往青云島,整個航程大約十六個小時,此次飛行時間比較長,兩位可以選擇在飛機上睡一覺。”

    夏若飛點點頭說道:“這么長的航程,要辛苦兩位了。”

    “您客氣了!”劉安微笑說道。

    對于雙人機組來說,連續飛行十六個小時的確是非常辛苦的事情,而且實際上按照華夏民航管理規定,這樣的長途飛行已經超過了規定的連續飛行時間,只不過桃源號的機組并非航空公司的員工,再加上劉家從中協調,這也算是打了個擦邊球。

    夏若飛說道:“將來如果這樣的長途飛行比較多的話,我會再招兩名飛行員,非長途的時候就采用四人機組,這樣你們就能輪班休息一下。”

    “謝謝夏先生!”劉安客氣地說道,“其實相比民航飛行員,我們的總體工作時間還是很少的,只不過這種連續飛行時間比較長的時候,會相對辛苦一些,但我們能堅持,而且也請您放心,不會影響飛行安全的。”

    夏若飛點了點頭,說道:“反正現招飛行員是不可能的,所以這次也只能辛苦你們了!”

    劉安不禁哈哈一笑,說道:“沒問題的!”

    夏若飛繼續說道:“這樣吧!返程的時候我們從悉尼中轉,在澳大利亞停留一天,你們也可以休整一下。”

    夏若飛是想既然都要經停澳大利亞,那何不趁此機會去仙境農場還有韋斯特酒莊那邊看看呢?反正從悉尼到獵人谷也不遠,一天休整時間綽綽有余了,這樣機組人員也能休息一天,然后繼續飛行。

    一旁的劉寬聞言,嘴巴張了張,不過最終還是沒有說話他是下意識地想要盡快結束這邊的事情,趕回京城去,畢竟夏若飛不在京城,無論是他還是劉群峰,都非常擔心劉老爺子的身體出狀況。

    不過劉寬想到出發之前劉老爺子的囑咐,要他一切以夏若飛為主,所以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

    “好的!那我們修改一下返程的飛行計劃。”劉安說道,“夏先生,那我去駕駛艙做準備了!”

    “嗯!辛苦大家了!”夏若飛含笑道。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