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重生神醫嬌妻馭夫記 > 第276章 當年的事情
    季小凡聽著韓景沉那邊不說話,知道韓景沉在因為這件事自責。

    “別多想了,別說是你了,就是專業的警察過去,也未必能阻止他,一個人想要自殺,什么手段沒有?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手里必定是有軟肋在鄧家人的手上,這不關你的是,你真的不用自責。”

    韓景沉那邊依舊沒有說話,季小凡之后換了個話題說著:

    “別擔心,現在馬小紅的兒子在我們手上,王大友的供詞對我們有利,而且,再加上這一系列的事情,鄧家人想要脫身,怕是沒有那么容易。”

    季小凡說的這些,韓景沉知道,只是想到今天不能活捉了那個人,還是不甘心。

    “那孩子怎么樣了?”

    “現在沒事了,燒已經退了。”

    韓景沉嗯了一聲,之后叮囑了一聲,“這些天你累壞了,在醫院歇著吧,剩下的事情別操心了,警方已經介入了,我老子已經去了警局,王大友也被單獨關押了起來。”

    季小凡在聽到韓博遠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心中不由得有些雀躍,若不是馬小紅的兒子牽絆著,季小凡想現在就去看看。

    不過她也知道,警察審案子,是不準外人在場的。

    就算她去了也沒用。

    季小凡就在醫院等著韓景沉的消息,大概半個小時后,警方的人來了醫院,從季小凡手里接管了王大友的兒子。

    季小凡看著那孩子還在病床上躺著,此時并未醒來。

    胳膊上被燙傷的地方依舊是一片紅,季小凡忍不住心里嘆了一口氣。

    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她管了,警方會酌情處理。

    就算這件事落定之后,孩子大概會被送到福利院,等著王大友出獄之后才能接回。

    季小凡出了醫院后,問了韓景沉在哪兒,知道他在警扃,便打車過去了。

    韓景沉在門口接她,季小凡跟著他進去了。

    不過他們兩個進去之后,也是在外面候著,同樣候著的還有韓博遠。

    里面王大友在獄中翻供,這時候正在審問他。

    很長時間里面的人才出來,之后那些筆錄放在文件夾中,準備把材料遞到上面去。

    韓博遠如今親自跑一趟,是因為兩年前這件事他插手了,一早就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了。

    這會扃長把韓博遠請到辦公室去,韓景沉也跟了過去。

    韓博遠看了他一眼,沒說什么,由著他進去了。

    韓景沉都跟過去了,季小凡當然也不客氣,跟著進去了。

    扃長看到韓博遠身后跟著兩個人,還是倆孩子,一時覺得不方便講話。

    韓博遠對于兩年前的事情,一致認為是韓景沉沖動之下做的,畢竟那時候的韓景沉正處于一種叛逆極其不聽話的時期。

    出了哪件事后,所有的證據都指向韓景沉,韓博遠當時只知道把事情壓下來,不能讓韓景沉出事。

    之后心里的火全部撒到韓景沉身上了。

    怒其不爭的他,把韓景沉狠狠的打了一頓。

    韓景沉是那種倔種,越是打他,心里對韓博遠越氣,對于他的不信任,韓景沉臉辯都懶得辯。

    加上那時候嚴華剛對他說身世不久,韓景沉對韓博遠心里都是怒氣,根本不會跟他解釋。

    導致韓博遠一直認為,那件事情就是韓景沉做的。

    現在韓博遠聽扃長跟他說了那么多,才知道王大友在獄中翻供,兩年前的事情不簡單。

    而韓景沉這幾天出門,竟然是去查這件事。

    韓博遠想到這件事一直壓在韓景沉心里,看著兒子此時堅毅的面孔,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愧疚。

    不管真相是什么,終歸是冤枉他了。

    想到那時候打他打的棍子都斷了,韓博遠心中更加難安。

    “無妨,他們兩個對這件事都知道。”韓博遠跟扃長說著。

    ps:三更求票。

    還有哦,正在寫,你們睡吧,太晚了。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