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女總裁的霸道傭兵 > 第二百零七章 更年期到了?
    “我…”

    “唉…說了你也不懂,你這種死板的人是無法理解的…”沒等夏夕顏說話,蕭撫塵直接搶先說道。

    “蕭撫塵!”夏夕顏怒道:“你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不如柳若熙?”

    “沒…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蕭撫塵見女人生氣了,便慌忙的解釋道:“我的意思是說,柳經理她更能吸引住男人的視線,因為人家穿的性感啊,該露的地方都露了,你說說你這衣服穿的跟大媽一樣了,誰會看你啊?”

    “也就只有你男人我會看你了,唉…你還不懂得好好只珍惜我,要是哪天塵哥不在了看你怎么辦?”蕭撫塵得意的揚起的下巴。

    夏夕顏抓起辦公桌上的文件夾,就是朝著蕭撫塵身上砸去。

    “啊!我說你是女人干什么啊?我都說的是事實好不好?怎么還動起手來了呢?”蕭撫塵吃痛,很是不滿的說道。

    “我警告你,不要說題外話!你要是再在這亂說的話,信不信我就對你不客氣…”夏夕顏目光冷冽的看著蕭撫塵。

    蕭撫塵抽了一口煙,不慌不忙的說著“誒,老婆我這怎么是在講題外話呢?我這是在告訴你一個道理。”

    “那就是,無論你長的漂亮與否,只要你穿的性感了,走在大街上依然會有男人看你的,依然會吸引到男人的目光,你想想啊!女人穿的這么性感是為了什么?”蕭撫塵意味深長的看著夏夕顏。

    “女人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只要穿著舒服就行了,和你們男人有任何關系嗎?真是喜歡自作多情。”夏夕顏不屑的說道。

    蕭撫塵丟掉了手中的煙蒂,拍了拍手掌,笑道:“此言差矣,現在的女人穿的這么性感是為了什么?還不是為了給男人看啊,你要是不信的話,你隨便找個女人來問問,看看她們的回答到底是不是如我說的這樣。”

    “當然,我們公司的女人還是算了,畢竟她們都跟你一樣,是一個保守的大媽…”蕭撫塵不顧夏夕顏是何表情,淡淡的笑道。

    “你…你這混蛋到底是什么意思?信不信我讓你去掃廁所…”夏夕顏強忍著怒氣,說道。

    蕭撫塵一副本就如此的表情“我說錯了嗎?我沒說錯吧?你看看你啊,你渾身上下該露的地方不露,你說說你這樣怎么能吸引到男人的目光?”

    不過隨后,蕭撫塵贊許道:“不過這點老婆你做的還是挺不錯的,知道你現在是一個有夫之婦,在外人面前穿的保守點還是好的,像那種狂野奔放一點的,私底下穿給我看就行了。”

    “蕭撫塵!”夏夕顏實在是忍無可忍了,她直接拿起自己的水杯朝著蕭撫塵身上砸去。

    可是水杯還沒砸到他身上,就被男人輕而易舉的給抓住了,水杯里面的水一滴都沒灑出來。

    “嗯,好喝好喝!這水真甜啊!不愧是我老婆喝過的水,就是甜啊…”蕭撫塵輕輕的抿了一口水杯里面的水,回味無窮的說著。

    “你…你這個流氓!你到底想干什么!”夏夕顏的胸腔中燃起中無盡的怒火。

    蕭撫塵把水杯放在了前面的茶桌上,笑問道:“老婆,不知道我剛剛說的那番話你理解了沒有?”

    “據我的調查,現在在南海這一帶女性內衣的市場中,大部分賣的都是相對于保守一點的女性內衣物,但是到了離南海不遠的y省,他們那邊的市場都是由狂野風格的內衣為主,不僅如此,整個華夏境內的內衣市場,狂野風格的占了一半,保守的占了一半。”蕭撫塵站起了身,看著夏夕顏,向女人匯報著。

    “可見,狂野風格的內衣賣點還是很大的,至少從大數據來說確實是這樣的…”蕭撫塵小聲的說道。

    夏夕顏聽完蕭撫塵的回報,皺著眉頭,問道:“從大數據來看,你說的這種狂野風格的內衣還是有市場的,但是怎樣才能讓我們公司在這一半的人群之中站得住腳呢?”

    “先不急,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穩住南海的市場,現在南海這一塊穩住基礎,然后再把目光投向全華夏境內,最后再看向全世界。”蕭撫塵敲了敲夏夕顏的辦公桌,笑道。

    夏夕顏思考了一會兒,說道: “不得不承認,你說的的確有些道理…”

    “是吧,我就知道我說的有道理,還是老婆你懂我啊。”蕭撫塵哈哈大笑著。

    “但是…有市場的同時也同樣是有風險的,但我認為你所說的這些,風險遠遠大于利潤…”夏夕顏雙眼微瞇,直視著蕭撫塵的雙眼,說道:

    “你覺得,我會陪你冒這個險嗎?亦或是…你吃的。我為你來冒這個險嗎?”夏夕顏冷笑道。

    蕭撫塵笑著搖了搖頭,隨后走到窗前,俯視著下方密集的車流,笑道:“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落后只能挨打,雖然現在這兩種不同風格的內衣的市場是對等的,但是,以后它絕對會比保守的有賣點。”

    “因為它能抓住男人的心啊,你想想,女人穿這種內衣是為了什么?還不是為了取悅自己家的男人,讓自己家的男人高興開心嗎?”蕭撫塵雙手背在身后,說道。

    蕭撫塵慢慢的走到夏夕顏的面前,盯著女人的臉蛋,邪笑道:“主意我也給你出了,機會也擺在這了,你…會怎么選呢?我倒是很期待啊…”

    “記住一點,不創新不改變,只能自取滅亡,這是千百年來的真理…”蕭撫塵輕聲說道。

    夏夕顏沉默了,她在心里權衡著到底是像蕭撫塵所說的那樣,還是繼續不變,處于原來的現狀。

    “你…打算怎么做?現在設計部的觀念一時之間轉變不過來…你該如何改變這種現狀?”夏夕顏抬起了頭,看著男人。

    “簡單…”蕭撫塵的嘴角勾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從現在開始,設計部整體進行改革,我要讓她們知道什么叫設計天才,讓她們知道我蕭撫塵的厲害。”

    “不過…在具體實施之前,還需要召開一次股東大會,看看各位股東們到底是什么一種樣的態度了…”夏夕顏頓了頓,說道:“不過這一點你應該不用擔心,因為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在我父親和我的手里…”

    “那不就得了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還有什么必要召開股東大會?你們直接宣布不就行了嗎?”蕭撫塵聽后,一臉輕松的笑著。

    夏夕顏面色凝重的說道:“股東大會可以不用召開,但是公司高層的會議必須要召開的,設計部的直接負責人同樣也會來參加會議,到時候就看你怎么說服她配合你將設計部徹底改革了…”

    “切…不就是一個女人嗎?有什么大不了的?塵哥出馬,保準成功…”蕭撫塵自信滿滿的說著。

    夏夕顏輕佻一笑“但愿如此吧,要是你無法說服她的話,那你這個計劃就只能被否決了,我也無能為力了…”

    “不是…你不是公司的*****嗎?只要你一聲令下她們不得聽你的嗎?你們這么簡單的事情非要被你弄得這么復雜,真不知道你這女人怎么想的…”蕭撫塵實在是不想這么麻煩。

    夏夕顏無可奈何的講著“我也沒有辦法,設計部的領導人是一個比我大十五歲的女人,她的設計才華很優秀,也拿過不少的獎,平時她在公司里面的威望是僅次于我的,她是一個保守派,要是她不同意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

    “比你大15歲?那她今年四十五了嗎?”蕭撫塵撓撓頭,問道。

    “蕭撫塵!你的意思是我有三十歲了嗎?”夏夕顏咬著牙,怒視著蕭撫塵,夏夕顏很不喜歡有人說自己的年齡。

    蕭撫塵愣了愣,開口說道:“難道不是嗎?老婆我今年也應該三十了吧?唉,姐弟戀啊…你竟然比我大了五歲,好在老天讓我收了你,要不再過幾年你就是一個大齡剩女了。”

    “蕭…撫…塵…睜開你的眼睛好好的看一看,我今年像是30歲的人嗎?你腦子被門擠了吧…”夏夕顏忍不了了。

    蕭撫塵不解的問道:“難道不是嗎?我看著確實挺像的呀 莫非老婆你今年四十好幾了?不對呀,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說的那個設計部的負責人不得有50多歲了嗎?”

    “啪!”夏夕顏怒不可竭的一拍自己的辦公桌,怒火沖天的看著蕭撫塵,說道:“豎起你的耳朵好好的聽清楚了!本姑娘今年芳齡24!”

    “哦…原來老婆你今年24歲呀…這不可能吧,你更年期都到了,怎么可能還是如此芳齡呢?你不是騙我的吧?”蕭撫塵皺著眉頭,思考著。

    “滾!你給我滾出去!你要是再不出去的話我就讓人把你趕出去!”夏夕顏是真的怒了,她第一次聽見有人說她更年期到了,什么更年期?我今年才24歲,哪來的更年期?

    蕭撫塵嘴角微微的勾出了一抹弧度,夏夕顏年齡有多大他能不知道?他這么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好玩,好久沒見女人從自己發火了,于是忍不住想體驗一下這種感覺。

    “呸!我這是不是犯賤嗎?故意讓夏夕顏這女人罵我?蕭撫塵啊蕭撫塵…你還真是賤骨頭啊!”隨后蕭撫塵在心里把自己罵了個體無完膚。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