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十
    陳夢熊從小就不喜歡哥哥。哥哥大了他十歲,在他的眼里就是半個老爺子,甚至是大半個老爺子。哥哥對他從來沒有好氣,張口就是教訓,有時比老爺子還兇。老爺子教訓他,講的大都是生意,哥哥教訓他卻滿嘴黨國,滿嘴總裁。

    那夜,哥哥卻是專為他來的哥哥和他手下的兩個特務把孫成偉帶進家里捆起來,往樓下父親原先的臥房里一扔,再不管了,只黑著臉訓他,大罵他不是東西,違逆父親的意志,讓大成公司開了門,為**粉飾了太平。

    陳夢熊卻不服氣,振振有詞地說:“哥,你別說,我看**還真是不錯哩,人家的隊伍也比你們的隊伍好,盡給我幫忙,不吃請,還不要錢……”

    陳夢龍怒道:“行了!我不聽你這些廢話!我今天就問你一件事大成國貨公司你到底關門不關門?什么時候關門?你為什么非要給**支撐門面不可?啊?你不想想,**逼走了咱老爺子,逼得我在北平東躲西藏,你這么做還像我弟弟嗎?你心里還有沒有一點黨國?”

    陳夢熊一聽“黨國”就心煩:“哥,你別再說什么黨國了好不好?如今這里是人家**的天下了!北平沒有你們的黨國了!”

    陳夢龍道:“有,我們軍統還在為黨國努力工作!”

    陳夢熊這時煙癮上來了,眼淚鼻涕直流:“好,好,哥,我不和你爭,你效忠你的黨國,我抽我的大煙哥,你先讓我抽兩口好不好?這癮上來了!”

    陳夢龍過去很少回家,并不知道弟弟抽上了大煙,一聽這話,十分驚愕:“混賬東西,你這是……這是什么時候抽上大煙的?”

    陳夢熊眼淚鼻涕流得更兇:“哥,不瞞你說,那可有點年頭了!”

    陳夢龍對這不爭氣的弟弟實在是無計可施,只得眼睜睜地看著陳夢熊貓在客廳的長沙發上吸起了大煙。

    陳夢熊吸大煙時,陳夢龍陰沉著臉在沙發前踱著步,把玩著手中的槍。

    陳夢熊看著槍有些怕,說:“哥,你把這殺人的家伙收起來行不?我又不是**,你別嚇唬我呀!”

    陳夢龍收起了槍,感慨道:“夢熊,我看你這叫商女不知亡國恨呀!”

    陳夢熊放下煙槍,伸了個懶身,舒了口氣:“亡什么國?你們打來打去的,關我屁事!我不就是愛唱兩嗓子、愛抽兩口么?礙著誰了!”

    這時,牟月雯不知聽到了什么動靜,從樓上下來了,凄凄艾艾地對陳夢龍說:“大少爺,你別給二少爺廢話,只管抽他!他……他真不是個東西!你爹還沒死,他就想把我趕出家門了!”

    陳夢龍也不喜歡父親的小老婆,冷冷看了牟月雯一眼,手一揮:“我們兄弟間說話,要你插什么嘴?你給我上去,這里沒你的事!上去,快給我上去!”

    牟月雯頭一低,怯怯地回轉身,重又上樓去了。

    陳夢龍深深嘆了口氣,坐到陳夢熊身邊,好聲好氣地說:“兄弟,你還是關了店門,到香港找咱爹去吧,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陳夢熊把煙槍一撂:“哥,你說得容易,大成公司剛開門,又關門呀?這門就這么好關么?店里那么多伙計答應么?要不,這店交給你,你和伙計們談去。”

    陳夢龍火了:“你敢繼續給**裝潢門面,我就一把火燒了大成公司!”

    陳夢熊滿不在乎:“哥,這你別嚇唬我!燒了大成公司爹能饒了你?!”

    陳夢龍悲憤異常:“黨國落到了這個地步,還留著這個大成公司干什么?!”

    就在這時,關押著孫成偉的房間里突然發出了一聲花盆落地的巨響。

    陳夢龍不由一驚,沖到臥室門口一看,發現被捆著的孫成偉不見了,窗子也打個大開,腳一跺,禁不住說出了聲:“糟了,姓孫的逃了!”

    這下子,陳夢熊樂了,忙說:“哥,那,那你們還不快走呀?孫成偉把解放軍一帶來,你們想走也走不了了!孫成偉的六叔可是解放軍的大官!”

    兩個特務也跑了過來,緊張地盯著陳夢龍看。

    陳夢龍顯然是害怕了,略一沉思,便陰陰地對兩個手下的特務說:“走吧!”走到門口,又回過頭說,“夢熊,該說的話,我都和你說了,你掂量著辦吧!”

    陳夢熊說:“好,好,哥,你也多掂量掂量你自己,看看自己有多大的能耐!要我說,你還是早點離開北平好,解放軍對你們這些國民黨特務可是厲害著哩!”

    不曾想,陳夢龍走了沒一刻鐘,劉存義就帶著幾個解放軍戰士闖到門上來了。

    陳夢熊嚇了一跳,以為劉存義是來抓陳夢龍的,正想主動解釋,劉存義卻先說話了,指著被手下戰士用槍押著的丁協理問:“小老板,你今夜有沒有讓這位丁協理把大成公司的五十匹洋布用馬車運走?”

    陳夢熊這才注意到了丁協理的存在,有些愕然,回答說:“沒有這事呀?”

    丁協理忙上前解釋:“哦,少東家,是……是這么回事,老東家臨走時,和我交待了,說**靠不住,要我幫您防著點,擇機弄點貨藏起來……”

    陳夢熊沒聽完,便知道丁協理是說謊,甩手給了丁協理一個耳光:“姓丁的,你真以為我會糊涂到這地步?啊?老東家啥時叫你防著**,把倉庫里的貨轉移出去?你這是偷竊!”

    丁協理挨了耳光仍不改口:“少東家,這……這可真是老東家的意思……”

    陳夢熊更火:“就算是這意思,現在大成公司也是我當家,我相信**!”

    正說到這里,孫成偉帶著又一幫軍人沖了進來,這一回來勢兇猛,許多軍人的槍是端在手上的,像是要對著誰隨時開火似的。

    陳夢熊、劉存義、丁協理等人都被這陣勢弄愣住了。

    還是劉存義先開了口,看看孫成偉,又看看那幫軍人,問:“怎么回事?”

    孫成偉喘著粗氣說:“劉……劉團長,我……我帶他們抓國民黨特務陳夢龍!”

    劉存義狐疑地盯著孫成偉:“孫先生,你也抓起國民黨特務來了?”

    孫成偉很正經:“當然!劉團長,你說像我這種人能不革命么?你們對我再有什么誤會,我也得革命!日久見人心,路遙知馬力嘛!”

    陳夢熊把膀子抄在胸前,挺輕松地對劉存義說:“哦,劉團長,我正想和你說呢,我哥今兒個回來了!我勸他到軍管會自首,他不去,我就把他趕跑了!”回過頭,又挺不屑地對孫成偉說,“大偉,你這人真不夠意思!”

    新進門的軍官不客氣了,冷冷地看著陳夢熊說:“陳老板,你挺夠意思,把特務分子陳夢龍放走了請吧,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陳夢熊嚇壞了:“怎么,你們……你們要抓我?我又不是國民黨特務!”

    丁協理看到了開溜的機會,便說:“少東家,劉團長,你們忙,我先走了!”

    陳夢熊和劉存義此刻都顧不上丁協理了,眼睜睜地看著丁協理走了。

    丁協理走后,劉存義安慰陳夢熊說:“陳老板,你不要怕,他們不是要抓你,是要抓陳夢龍,我看你就跟他們去一趟吧,把事情說說清楚嘛!”

    陳夢熊可憐巴巴,渾身直抖,緊緊拉著劉存義的手說:“劉團長,我……我跟你去,不……不跟他們去……”

    劉存義說:“可以,可以!”

    這時,一直沒露面的牟月雯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手里拿著陳夢熊抽大煙的煙槍和一包大煙泡子,公然對陳夢熊說:“哎,二少爺,把你這些命根子都帶上,這一走不知啥時才能回來,上了癮咋辦?!”言畢,還做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問劉存義,“長官,你們得把我家二少爺關多久呀?要不,我就多找點煙泡、白面讓我家二少爺帶著?我們家也就二少爺愛抽兩口。”

    劉存義一下子繃起了臉:“陳夢熊,真沒想到你竟然還是個吸煙犯!”

    陳夢熊氣急敗壞,指著牟月雯又哭又罵:“你這**,又坑我!又坑我!”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