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十一
    “……同志們,年輕的朋友們,請大家睜大眼睛看一看,好好看一看!看一看中國國民黨政府和他們的那個蔣委員長究竟給我們留下了一個什么樣的中國!遍地貧困,遍地**,娼妓、煙毒到處都是!這樣反動腐朽的政權哪有不垮臺的道理?好了,兩年多的人民解放戰爭,就打出了今天這個局面。今天是個什么局面呢?我看可以這么說,人民民主專政的新民主主義中國已經呼之欲出了。到今天為止,我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消滅了蔣匪軍五百六十多萬,解放了全國大中小城市六百多座。今天的北平,正聚集著來自國統區和海外各地的各界愛國人士,他們正和我們中國**人平等協商,按**新民主主義的綱領討論建國問題……”

    軍政訓練班里,一雙雙年輕而明亮的眼睛在盯著孫立昆看。

    孫立昆講話時注意到,第一排窗前坐著他侄女孫成蕙。孫成蕙一邊聽著他的講話,一邊認真地記著筆記。窗外射進的陽光鋪灑到孫成蕙身上,將孫成蕙的臉膛映得紅撲撲的。

    孫立昆揮著手,講得很激動:“……同志們,年輕的朋友們,你們是趕上了好時候呀,趕上了一個偉大的新時代呀!可以說,這個偉大的新時代是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幾千年來,中國人民頭一次真正當家做主了……”

    這時,劉存義出現在房子外邊的窗前,輕輕咳了一聲。

    坐在窗下的孫成蕙一抬頭,看到了劉存義。

    劉存義指了指正在講課的孫立昆,悄悄地說:“哎,小姑娘,請我們孫政委出來一下,我們有急事找他。”

    孫成蕙馬上寫了張紙條,讓前面的人傳過去。

    紙條傳到了孫立昆手上,孫立昆看了看,并沒有什么表示,仍不動聲色地繼續著自己的講話:

    “……當然嘍,舊時代留下的污泥濁水不會在一個早晨消亡,革命不是變戲法嘛!新民主主義的中國也不會在一個早晨就建設成功,這需要同志們一致努力,一致奮進!要對舊中國留下的污泥濁水進行一次徹底的大掃除,也對我們自己頭腦中殘留下的舊思想進行一次大掃除。同志們,革命意味著什么?就意味著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我們自己的主觀世界,這是一個艱苦的過程,也許還是一個相當艱苦的過程!年輕的朋友們,你們要努力呀,不要辜負這個偉大的新時代呀!”

    講話在學員們熱烈的掌聲中結束。

    孫立昆這才走出房門,在院子里見了劉存義。

    劉存義匯報了昨夜陳家發生的情況。

    孫立昆沉下臉,批評說:“你們怎么搞的?又讓陳夢龍逃掉了!”

    劉存義說:“誰能想到陳夢龍這種時候還敢往自己家里跑呀!”

    孫立昆揮揮手:“接受這個教訓,對陳家和大成國貨公司都要多留心!”

    劉存義應了聲:“是,政委!”轉而又說:“陳夢熊被我們帶到了軍管會,孫成偉也在軍管會,政委,你是不是見見他們?和他們談談?”

    孫立昆想了想:“好吧,陳夢熊和陳夢龍不是一回事,我們要積極做工作!”

    陳夢熊和陳夢龍的確不是一回事,一見孫立昆的面,就苦著臉說:“孫主任,說實在話,我對我哥也恨死了,他和他手下的那兩個狗特務折騰了我大半夜呀!不是孫成偉跑掉,他們還不走呢!”

    孫立昆和氣地說:“以后再見到你哥哥,要想法向軍管會報告,另外,也勸他向我們軍管會自首。告訴他,只要自首,我們保證他的生命安全。”

    陳夢熊連連說:“好,好,孫主任!”

    孫立昆嘆了口氣:“小老板呀,我一直說要和你好好談談,一直也沒機會。今天,我還得再次提醒你,陳老先生去了香港,大成公司現在全靠你了,你可真得爭口氣呀,真得有點責任心呀!別店里的東西被人偷光了都不知道!聽劉團長說,就在昨夜,還有個協理偷了你五十匹洋布,是不是?”

    陳夢熊說:“是哩,都氣死我了,不是被劉團長抓住,我都不知道!”

    孫立昆說:“小老板,我建議你早點把這種人趕走算了!”

    陳夢熊忙點頭:“對,對!這種吃里扒外的家賊不能留!”

    緊張氣氛消除了,孫立昆才拉著陳夢熊的手,聊天似地說:“哦,小老板呀,我還想再核實一下,昨夜你和孫成偉最早是在哪里碰上陳夢龍的?”

    陳夢熊挺不好意思地搔搔頭:“不瞞你說,孫主任,是……是在窯子里。”

    孫立昆又問:“和孫成偉一起**?”

    陳夢熊點點頭,承認了:“是……是孫成偉拉我去的。”

    孫立昆想了想,口氣益發誠懇:“小老板呀,我們是老朋友了,對不對?作為老朋友,你能不能和我說說心里話?能不能好好和我談談你們的事?孫成偉和你,和你們陳家到底是什么關系?!過去,你們在一起都干了些啥呀?”

    陳夢熊說:“好,好,孫主任,我都說,都說!我和您是老朋友,和孫成偉更是老朋友!他的事,也就我知道得清楚!”于是,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孫成偉的老底全抖落了出來。

    孫立昆聽得目瞪口呆:“陳老板,你說的這些事都是真的?”

    陳夢熊說:“可不都是真的么?!孫主任,您是成偉的六叔,我也就把您當六叔了,能不和您說真話么?他和我三娘牟月雯相好的事,我只能和您一個人說!在柳如花面前都不敢說!盡管我也喜歡柳如花,可這種事不能說,說出來對成偉不好,對我也不好!牟月雯終歸是我三娘嘛,給自己三娘拉皮條算什么事?!”

    孫立昆氣道:“這……這簡直是烏煙瘴氣!”

    陳夢熊說:“是的,這都怪我三娘那個**……”

    孫立昆擺擺手:“小老板,你不要說了!從今以后,我奉勸你少和孫成偉來往。他不會教你干好事的。這樣吧,你回家收拾收拾東西,把公司的事處理一下,再回來找我。”

    陳夢熊看著孫立昆,一臉的困惑和不解:“孫主任,再回來找你干啥?”

    孫立昆火了:“干啥?戒大煙!你還當真想把大成國貨公司吸垮掉?!”

    陳夢熊臉白了,哀求說:“孫主任,我……我自己戒行不?”

    孫立昆擺擺手,斷然道:“不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