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十五
    被孫立昆硬逼著戒掉了大煙,陳夢熊就像換了個人,精神極好,天天挺認真地到大成國貨公司辦公,時不時地出現在店堂里巡視,從這個柜臺走到那個柜臺,把個老板當得有模有樣。

    陳夢熊獲得了自己的新生,大成國貨公司也日漸紅火了。

    因偷竊公司商品而被陳夢熊趕走的丁協理卻落魄了,這段時間,他整天穿著件骯臟無比的破大褂來糾纏陳夢熊,讓陳夢熊大厭其煩。

    這日下午,孫立昆事先打了個電話過來,說是有事要和陳夢熊談,陳夢熊正在店堂等著迎候孫立昆,丁協理又來了,跟前跟后,和陳夢熊嗦個沒完沒了。

    丁協理一臉討好的笑:“……少東家,這是誤會,肯定是誤會!您說說看,我能坑您,坑老東家么?轉點貨出去,確實是老東家的意思呀!老東家知道您早先不務正業,就怕大成公司垮在您手里……”

    陳夢熊根本不理丁協理,穿過幾節柜臺,走進了后面自己的寫字間。

    丁協理卻厚著臉皮,點頭哈腰地跟進了寫字間,嘴里仍說個不停:“……少東家,當時,您吸著大煙做出的主張,我也不能怪您大煙它害死人呀!您大煙吸糊涂了,誤會了我,把我趕走了,能是您的錯么?不是,是大煙的錯嘛!”

    陳夢熊實在忍不住了:“你還有完沒完?你以為我還是過去的那個陳狗熊呀?還那么好騙呀?!告訴你,過去那些事我心里都有數!沒有**,這大成公司就要被你們偷完了!你們偷了不是一次兩次!”

    丁協理一臉的無辜:“這誤會深了不是?少東家,您想呀,您都把店堂變戲園了,賊能不來偷么?那晚盤完點,我不就向您稟報了么?偷去的東西海了去了……”

    陳夢熊不愿聽了,對寫字間里的人說:“給我把他轟出去!”

    兩個年輕店員過來趕,丁協理卻扒著寫字間的門框死活不走,嘴里還大叫大嚷:“好,好,陳夢熊,我丁某辛辛苦苦跟老東家干了二十年,你竟敢這么對付我,我……我有你的好看!你……你等著瞧好了!”

    這時,孫立昆到了,黑著臉問丁協理:“瞧什么呀?丁先生?”

    陳夢熊忙迎上去:“孫主任,您來了?”

    孫立昆沖著陳夢熊擺擺手,又對丁協理教訓道:“丁先生,我奉勸你放規矩一些,不要再在陳老板身上打什么壞主意了,大成國貨公司當初把你辭退是我提議的!有膽量,你就讓我好看一下吧!我在軍管會隨時候著你!”

    丁協理這才怕了:“不敢,不敢,孫主任……”說著,轉身就溜。

    丁協理走后,孫立昆才有了笑臉,打量著陳夢熊說:“不錯嘛,陳老板,現在滿面紅光了。不過,我聽說剛戒大煙那陣子,你可是鬧得挺兇,要死要活的,還罵了我,是不是呀?”

    陳夢熊真有點不好意思了,連連道:“慚愧,慚愧,實在是慚愧呀……”

    孫立昆說:“知道慚愧,日后就好好干,把大成國貨公司辦好它,辦大它,讓你在香港的父親看一看,你陳夢熊不是個廢物,也是個堂堂男子漢嘛。”

    陳夢熊先是點頭,后來,卻又苦笑著說:“孫主任,您不知道,老爺子還是不相信我,不相信咱**,我告訴他我哥帶著他手下的特務到大成公司放火,解放軍卻幫助救火,他死活不信。前幾天來信還要我去香港哩,說是他兩個兒子不能都毀在**手里。”

    孫立昆注意地看了陳夢熊一眼:“哦,那你的意思呢?”

    陳夢熊說:“孫主任,這還用說呀?!我才不走呢!我在信里和老爺子說了,**沒共咱的產,人家真正保護民族資本,我們大成國貨公司發大財的日子還在后面呢!”

    孫立昆拍拍陳夢熊的肩頭,讓陳夢熊坐下來,自己也在陳夢熊對面坐下了:“老朋友呀,你說得對。我實話告訴你,就現階段的情況看,像大成國貨公司這種民族資本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我們的政策不是要共產,而是要扶持。現在我們還處在新民主主義時期,搞社會主義、**還是將來的事嘛。”說到這里,又想起了什么,“哦,對了,陳老板,還有個事我得問一下,你現在和你三娘牟月雯的關系怎么樣啊?沒再鬧吧?”

    陳夢熊說:“打從您和我說過后好多了,我三娘也稱贊**仁義哩!”

    孫立昆舒了口氣,欣慰地說:“那就好。陳老板,對你三娘牟月雯的生活,你一定要照顧好,陳老先生不在,你還是有義務的。我還是那句話,她在你們家的這種現狀也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從根本上說,還是舊社會造成的嘛。”

    陳夢熊信服地說:“是的,是的,我一直想方設法給她看病,生活上也沒虧過她。”說罷,又怯怯地道:“孫……孫主任,家父在幾次信中都問到我哥哥……”

    孫立昆這才說:“哦,我今天約你,就是想和你嘮嘮這件事哩!”

    陳夢熊的神情一下子緊張起來:“孫主任,你……你們會……會殺他么?”

    孫立昆沒正面回答,站起來,在房間里踱著步說:“陳老板,你首先要認清你哥哥的本質。這個陳夢龍和你,和陳老先生都不是一回事。他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經他手被殺害的**人和民主人士達十人之多,在歷史上就是有血債的。北平和平解放之后,他又奉國民黨反動派的指令四處搞破壞,連你們的大成國貨公司都不放過。更嚴重的是,他迄今沒有悔罪表現,一心要為蔣家王朝殉葬。陳老板,你說說看,對這種人我們**到底應該怎么辦?”

    陳夢熊呆呆的,不知說什么才好。

    孫立昆手一揮:“必須實行人民民主專政嘛!對這種反動分子的仁慈,就意味著對人民的犯罪嘛!陳老板,對這個問題你應該有清醒的認識呀。”

    陳夢熊想了想:“孫主任,我……我去勸勸他好么?”

    孫立昆同意了:“好的。說真的,像他這種死硬的反動分子真是比較少見。”

    陳夢熊問:“要是……要是陳夢龍能悔罪,你們**能給他一條活路么?”

    孫立昆說:“我想應該是可以的,在天津負隅頑抗的陳長捷、杜建時我們抓到后不是都沒殺么?!比陳夢龍罪行更嚴重的一些特務頭子我們也沒殺嘛!問題是,他首先要向人民低頭認罪。”

    陳夢熊心里又浮出了一絲希望……

    然而,希望卻在探監之后完全破滅了。

    陳夢龍根本聽不進陳夢熊的勸說,見到來探監的陳夢熊,神情麻木而冷漠,張口就問:“夢熊,是**派你來的吧?”

    陳夢熊說:“不是,哥,是我自己想來看看你。”

    陳夢龍說:“有啥好看的?落到**手里,我就沒想過再活著出去!”

    陳夢熊說:“哥,你別這么說,千萬別這么說!你還是得往好處想。首先你得認罪服法,你不認罪服法,下面的事情就很難辦了,誰想救你也救不了。”

    陳夢龍說:“你的口氣咋像**?是被**的**湯灌糊涂了吧?”

    陳夢熊一下子激動起來:“**給我灌了什么**湯?你帶著手下的特務到大成公司放火,**卻幫我救火,還燒傷了人家三個弟兄!就沖著這一條,我就不能不認**!你別不識好歹!”

    陳夢龍冷冷地看著陳夢熊,不為所動。

    陳夢熊卻仍在說:“哥,**救了我,救了大成國貨公司!沒有**,就算你不放火,大成國貨公司也得被我換煙泡抽掉,也得被人偷光!哥,你知道么?我這抽大煙的惡習也是**幫我戒除的。”

    陳夢龍眼神里現出了一絲亮色,可嘴上仍說:“這些都和我無關!”

    陳夢熊急了:“哥,怎么會和你無關?孫立昆主任說了,**對民族資本要扶持,希望我把買賣做得更大,哥,我還盼著你日后出來和我一起做買賣呢。”

    陳夢龍嘆了口氣,這才艱難地說了句:“代我謝……謝謝孫主任……”

    陳夢熊以為有希望了,急切地說:“哥,就是孫主任希望你清算自己的反動罪行哩!孫主任說了,只要你認罪悔罪,不再堅持與人民為敵的反動思想,還是有出路的……”

    陳夢龍搖搖頭,堅定地道:“夢熊,你別說了,這是兩回事!為你的新生,我感謝孫主任,而作為三民主義的忠實信徒,我只有為總裁取義成仁!”

    陳夢熊一怔,氣道:“你……你這樣下去是自取滅亡!你不是不知道,你們那個總裁和國民黨政府在中國已經徹底失敗了!”

    陳夢龍十分傲慢地說:“中國國民黨在中國大陸的失敗,就在于不堅定分子太多,取義成仁者太少!黨國危難時,鮮有以命相搏、以血祭旗者!”

    陳夢熊說:“不對!國民黨的失敗,在于它失去了民心、民意!哥,用你的命、你的血,去為他們祭旗陪葬不值得!哥,你一定要省悟啊!”

    陳夢龍卻像沒聽見,揮揮手:“好了,陳夢熊,你回去等著給我收尸吧!”

    陳夢熊絕望地大叫起來:“陳夢龍,你想死就死吧,我決不會去給你收尸!”

    探監回來后,陳夢熊大病了一場。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