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二十三
    湯榮花的突然出現,讓趙清波的心一下子騷動起來。

    趙清波在孫成蕙和劉存義的愛情公開化后,本來已經對孫成蕙死了心,這意外的情況一出現,趙清波坐不住了,帶著佩槍再次找到了孫成蕙宿舍。那晚,劉存義已被孫立昆叫去談話,對這一切尚不知情的孫成蕙正在房里放著留聲機聽歌。窗前亮著燈,孫成蕙的身影一直映在窗前。

    趙清波在窗前徘徊好久,吸了五支煙,才扔掉煙頭,毅然敲起了窗子。

    孫成蕙從窗內伸出頭,問:“誰呀?”

    趙清波說:“是……是我,成蕙同志,你出來,我……我想和你說件事。”

    孫成蕙不想出來,說:“趙營長,有什么事,請你到屋里說。”

    趙清波堅持說:“成蕙同志,我們最好還是出來談劉存義欺騙了你!”

    孫成蕙心里一驚,這才走出了宿舍的門,和趙清波一起走到了月光下的操場旁。

    趙清波單刀直入,開宗名義就說:“成蕙同志,我告訴你,湯榮花不是劉存義的二姐,而是劉存義同志的老婆。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去問問湯榮花同志,也可以當面去問劉存義。”

    孫成蕙愣了好半天,才訥訥地說:“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趙清波說:“可成蕙同志,這是事實。劉存義同志墮落了,忘本了,拋棄了他的革命引路人湯榮花,也欺騙了你純潔的感情……”

    孫成蕙心里亂極了:“趙營長,你別說了,我不想聽,啥話都不想聽,我……我要去找存義,現在就去找他。”

    趙清波說:“成蕙同志,你不要去找劉存義了,我們孫政委現在正在做他和湯榮花同志的工作,幫助劉存義同志糾正錯誤……”

    孫成蕙定定地看著趙清波:“是不是你向我六叔匯報的?”

    趙清波搖搖頭:“這次不是我匯報的,是我們校領導去找的你六叔。”言畢,又結結巴巴地說:“我……我覺得和劉存義比起來,我……我可能對你更合適……”

    孫成蕙怔住了:“趙營長,你……你說什么?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趙清波扯著孫成蕙的手,一下子竟在孫成蕙面前跪下了:“成蕙同志,我愛你,從見你的第一面就愛上了你……”

    孫成蕙驚呆了,想把趙清波拉起來,又不敢,連連后退著說:“趙營長,別這樣,千萬別這樣,你站起來……”

    趙清波卻不站起來:“成蕙,我晚了一步,不能再晚第二步了,今天你不答應我,我……我就一直跪在這里……”

    遠處,隱隱約約有幾個巡邏哨兵的身影在晃動。

    孫成蕙更緊張了:“趙營長,你……你先站起來,好不好?被人看見像什么樣子?你……你不站起來,我……我就什么也不和你說了……”

    趙清波這才站了起來,一把摟住孫成蕙,熱切地對孫成蕙說:“成蕙,答應嫁給我吧!你答應吧!不說劉存義有老婆,就是沒有老婆,我也得和他爭一爭。在愛情問題上,我和劉存義是平等的。我和他都有愛的權力。”

    孫成蕙掙扎著,死命想掙脫開趙清波的摟抱:“趙營長,我……我求求你,你……你別在這時候逼我好不好?我……我現在心里亂糟糟的……”

    趙清波仍緊摟著孫成蕙不放,還試圖親吻孫成蕙:“成蕙,今晚來找你,我是下了很大決心的,連死都想過。”

    孫成蕙身子一縮,這才從趙清波的胳膊下面脫開了身:“趙營長,你……你都胡說些啥呀……”

    趙清波急眼了:“真的,我不騙你,我連槍都帶來了。”說著,真就拔出了槍。

    孫成蕙嚇死了:“趙營長,你……你可千萬別胡鬧!”

    趙清波舉起槍,頂住自己腦門:“成蕙,我最后問你一遍:你嫁不嫁給我?”

    孫成蕙驚恐地后退著:“趙……營長,你……你再這么胡來,我……我就永遠不理你了。”

    趙清波滿面淚水,失態地大叫:“我不是胡來,我就要你一句話,一句話!”說罷,打開手槍保險,再次將槍口對準自己的腦門。

    孫成蕙軟軟地跪下了:“趙營長,我……我求你了,不要這樣,不要……”

    趙清波握槍的手在月光下抖著:“成蕙,你記著,我這是為了你……”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孫成蕙一下子清醒了,奮力撲上去,將趙清波撞了個踉蹌。

    幾乎與此同時,趙清波手中的槍也摳響了,兩粒子彈擦著趙清波的頭皮飛向夜空,打破了校園夜的寂靜。

    這驟然爆響的槍聲驚動了巡邏哨兵,巡邏哨兵們跑了過來,七手八腳地繳了趙清波的械。

    這一夜,就這樣被孫成蕙永遠記住了,至死難忘。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