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二十七
    在這之后沒多久,孫成偉和牟月雯第一個結了婚。

    兩個月后,陳夢熊和柳如花成了親。

    這年年底,孫成蕙和劉存義也經組織批準,正式結婚。

    婚禮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和孫成偉、陳夢熊那兩對新人的婚禮根本無法比,就開了個小型茶話會,熱鬧了一下。新房是文化速成學校臨時騰出的一間宿舍,兩張單人床一拼,就權當婚床了,桌子、椅子都是學校的,就連水瓶都是學校的。

    劉存義因此很過意不去,新婚之夜,便對孫成蕙說:“小蕙,我真是太對不起你了,既沒有陳家那種大洋房給你住,又不能像你哥哥和牟月雯那樣為咱的婚事大擺宴席,連你六叔都不愿來,你怨我么?”

    孫成蕙說:“怨啥呀?這不挺好么?我覺得咱們比我哥他們都好哩!”

    劉存義摟住孫成蕙的肩頭說:“是的,是的,現在還是供給制,日后總要實行薪金制的,實行了薪金制,咱們就能添點東西了。小蕙,我向你保證,這一輩子一定對得起你。我一定要讓你六叔、我們的孫政委看清楚,我劉存義到底是什么人!”

    孫成蕙一邊炒著菜,一邊勸道:“存義,你可別對我六叔耿耿于懷呀!”

    劉存義說:“不是我耿耿于懷,是你六叔耿耿于懷。我二姐在離婚書上按了手模,還給他寫了信,他的態度還沒有變,連咱的婚禮都不來。”

    孫成蕙說:“我六嬸不是代表他來了么?六叔不還送了咱一對枕套么?六嬸不是也說了么,我六叔這陣子正忙著組織各界抗美援朝動員會……”

    劉存義仍不相信:“我知道,你六叔不喜歡我。”

    孫成蕙挺認真地說:“存義,這你可真錯了。就是最氣你的時候,我六叔都沒說過你一句壞話。他找我談話,和我說了那么多,說來說去,都是夸你是好同志。”

    劉存義嘆了口氣:“真這樣,我也就沒白救他了。”

    孫成蕙炒好了菜,說:“吃飯吧,別多想這事了。”

    劉存義說:“得喝點酒來,小蕙,你陪我喝兩杯。”

    孫成蕙:“你先喝著,我馬上就來。”說著,端了盆臟水出門去倒。

    怎么也沒想到,出門便看到了趙清波。

    趙清波正蹲在新房門前的地上,在一個筆記本上寫著什么,寫完后,把一頁紙撕下來,連同一只熱水瓶和一面鏡子一起,悄悄擺到了“全心全意”新房窗下。

    孫成蕙端著水盆,默默看著,心里一時真不是滋味。

    她真沒料到,趙清波會趕來給他們祝賀,更沒想到,趙清波此時已參加了中國人民志愿軍,即將結束學習,赴朝參戰。

    這時,趙清波一抬頭,也看到了孫成蕙。

    孫成蕙不再遲疑了,忙招呼說:“趙營長,快,快屋里坐!”

    趙清波卻遲疑起來:“不了,不了,成蕙同志,我不打擾你們了……”

    孫成蕙忙回頭喊:“存義,你看誰來了?!”

    劉存義應聲出門,怔了一下:“嘿,趙營長呀!來,來,一起喝兩杯!”

    趙清波仍想離去,劉存義氣了,一把把趙清波拉進了門。

    三人坐在一起喝酒時,趙清波才嘆著氣說:“劉團長,成蕙同志,要不是因為馬上要離開祖國,去朝鮮,今天我……我就不來了。”

    劉存義大大咧咧地說:“為啥不來?就是不赴朝參戰,你也得來。趙營長,我們這友誼可是在戰爭年代結下的。再說,小蕙又是你我的文化教員。”

    趙營長慚愧地說:“劉團長,就因為小蕙,我不好意思來呀。”將臉轉向孫成蕙,又說,“小蕙,我當時真是糊涂了。可你也是,就不能騙騙我嗎?你當時只要騙我一句,就沒有那一出了,我也不會背上個處分!”

    孫成蕙心里一熱,雙手捧杯,給趙清波敬上了一杯酒:“趙營長,怪我,我當時真嚇糊涂了,來,我敬你一杯酒,就算給你謝罪吧!”

    趙清波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劉存義不愿再談這個令三人都難堪的話題,又給趙清波倒上酒,說:“趙營長,過去的那些事,咱今天都不說它了,咱還是說說朝鮮吧!趙營長,對朝鮮形勢你怎么看?有人說,咱們打了這么多年仗,剛安定下來,這又要打仗,還是和世界頭號強國美國打,怕打不好哩!”

    趙清波這才來了精神,吃了口菜,響亮地嚼著,大聲地說:“劉團長,我看能打好,咱新中國剛成立,家底子薄不錯,可正因為咱打了這么多年仗,部隊的戰斗精神還在,才有把握打好嘛。”

    劉存義興奮地將酒杯一頓:“對,咱背后還有蘇聯老大哥的支持哩!蘇聯老大哥也不弱嘛!來,來,趙營長,我敬你一杯!你在朝鮮等著我,沒準我也會馬上上去,我的申請書也寫過三次了!”

    那夜,趙清波和劉存義一起喝掉了一瓶酒,快十點了,才向孫成蕙、劉存義告辭。孫成蕙記得最清的,是趙清波在明亮的路燈燈光下,筆直一個立正,向劉存義和她敬了個軍禮那是一個真正有勇氣面對失敗的男子漢的莊重軍禮。

    敬完禮,趙清波說:“劉團長,嫂子,你們等著我勝利的消息吧!”

    劉存義當時還做著入朝作戰的夢,很豪邁地向趙清波揮著手說:“趙營長,還是先等我到朝鮮和你們會師吧!”

    孫成蕙眼眶盈著淚花大聲說:“趙營長,您多保重,別忘了學習!”

    趙清波最后向孫成蕙揮了揮手:“成蕙同志,有你這樣的老師,我在哪里都忘不了學習!就讓我們跟隨共和國的腳步前進!前進!”

    怎么也沒想到,這竟是永訣!

    一九五三年六月,趙清波在朝鮮戰場3442高地攻堅戰中壯烈犧牲。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