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二十八
    孫成偉和牟月雯婚后住在白老爺胡同9號,是陳夢熊出面為牟月雯買下的一座小四合院。大成國貨公司的產權也分了五分之一給牟月雯。孫成偉卻仍不滿足,只要見了陳夢熊就吵:“夢熊,你說說看,你家陳老先生這財產分配得可有道理?你哥哥陳夢龍都被**鎮壓了,咋還一人占了大成國貨產權的五分之二?”

    陳夢熊恨死了孫成偉,可又因為孫成偉是牟月雯的丈夫,不能不痛苦地應付:“我哥死了,他還有老婆孩子,再說,這不是我分的,是我家老爺子分的。”

    孫成偉便吵:“那好,那好,咱們打官司。我倒要問問咱們人民法庭,一個受污辱受壓迫的女人的青春值多少錢?而一個被鎮壓的國民黨特務分子……”

    陳夢熊便哀求:“大偉,看在咱往日的情分上,我求你了,你別一口一個被鎮壓的國民黨特務分子好不好?他終究是我哥哥!”

    牟月雯看不下去,總是勸:“大偉,你就別胡鬧了,好不好?!”

    孫成偉于心不甘:“好,好,我不說了!可狗熊呀,你別以為你就占了便宜!你說說看,你要這么多錢干什么?哪天一搞**了,這還不都是大家的?”

    雖說和陳夢熊鬧個不休,可懾于各方面的壓力,孫成偉和牟月雯結婚后,還真沒怎么花過牟月雯的錢。好像就是在白老爺胡同把家安頓下來沒幾天,孫成偉便帶著不少禮物找到了孫立昆門上,想請孫立昆幫他介紹一個工作。

    孫立昆沒想到孫成偉還敢來找他,見了孫成偉,就露出了一副驚訝的神情:“哦,孫成偉,怎么會是你?啊?”

    孫成偉笑了:“六叔,真對不起,恰巧是我,您再不高興,也有這么個侄子。”

    孫立昆沒好氣地說:“有你這么個侄子,我當然沒法高興!你還來干什么?啊?陳老先生的小老婆有那么多錢,你可以做一輩子的寄生蟲了嘛!”

    孫成偉很不客氣地一屁股在孫立昆面前坐下,蹺起二郎腿:“六叔,不瞞您說,正因為有了您的教導,我才不愿做寄生蟲了,才來找您幫忙了。”

    孫立昆黑著臉:“把腿放下,坐沒個坐相!”

    孫成偉老老實實地把腿放下了。

    孫立昆這才道:“說吧,有什么事?”

    孫成偉嚴肅起來:“六叔,我早就說過,我娶牟月雯不是為了錢。真是為了錢,我今天就不來找你了。不錯,牟月雯分下的大成國貨公司的股份,夠我和月雯吃一輩子的。對了,順便報告一下,我們沒讓陳夢熊和陳老先生把股份折錢給我們,為了支持陳夢熊把買賣做大,我們的股份還是留在了大成國貨公司……”

    孫立昆馬上指出:“沒有什么‘我們’,大成國貨公司的股份是牟月雯的!”

    孫成偉連連點頭承認:“對,對,是牟月雯的,我心里也不想沾她的光。雖然她和我說了,她的就是我的,但是,我能不用她的錢就不用……”

    孫立昆揮揮手:“大偉,你別和我說這個,你們的事我不聽。”

    孫成偉只得言歸正傳:“好,好,六叔,我說您想聽的。我想說,我要自食其力,六叔,您幫我介紹一個正經工作吧!過去,您不是給成蕙說過么?我只要走正道,您能幫的忙還會幫。對不對?”

    孫立昆根本不相信:“孫成偉先生,你這種人還真愿意自食其力了?”

    孫成偉直點頭:“當然,當然,都新社會了,在您的教導下,我也一直在進步嘛,哪能再讓老婆養活?這不是丟六叔您的人嗎?我丟人不要緊,六叔,您的人我可不敢丟!搬到白老爺胡同后,我都不敢說是您的侄子!”

    孫立昆想了想問:“你覺得你能干點什么?”

    孫成偉道:“六叔,您是知道我的,我是大學文化,做了多年律師……”

    孫立昆沒等孫成偉說完,便打斷了話頭:“別給我說什么律師了!法律工作我勸你以后也不要再想了,你根本不配做,像你這種人只能利用自己的文化知識做點力所能及的事。”說著,順手拿過一疊便箋,一支鉛筆,給已轉業到煤炭部的老部下白云山寫了封介紹信,寫罷,遞給孫成偉說:“拿著我這張便箋去煤炭部設備司去找一下器材處的白云山處長,請他幫你安排工作。不過,大偉,我可警告你,你要敢在白云山處長那里胡來,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孫成偉一邊點頭應著,一邊看便箋:“那是,那是,我一定珍惜六叔給我的這個自食其力的工作機會……”可看完便箋,臉白了,“六叔,您,您這介紹信咋能這樣寫呀?您看看,您看看,一邊說我是您侄子,是大學生,一邊又說我政治上不可靠,不能重用……”

    孫立昆說:“這不是事實嘛?是我侄子我賴不掉,不能重用,就是不能重用。重用你干什么?不給我闖禍呀!”

    孫成偉苦著臉哀求道:“六叔,您再想想,這么寫好么?我這人老臉皮厚,丟點臉倒沒啥,您就不怕丟臉嗎?”

    孫立昆擺擺手:“我不怕。你要我幫你介紹工作,我只能這樣寫。”

    孫成偉心灰意冷,知道要想求這個六親不認的**大干部為他說好話是不可能了:“好,好,六叔,我算服您了,您可是個真**!”說罷,轉身要走。

    孫立昆指了指孫成偉帶來的禮物:“孫成偉先生,別忘了把這些帶走!”

    孫成偉頭一扭,沒好氣地說:“這和你沒關系,是我送給六嬸的!”

    回到白老爺胡同家里,孫成偉和牟月雯馬上研究起了孫立昆寫的便箋。

    牟月雯說:“成偉,你這六叔也是太過分了,這樣的介紹信不如不寫。”

    孫成偉說:“我六叔還算客氣了,還沒提錢五爺那二十八根金條呢!”

    牟月雯說:“成偉,算了吧,咱不去找這個白處長了,反正咱們有錢……”

    孫成偉卻在便箋上看出了名堂,眼睛突然一亮:“別,別,月雯,這介紹信是鉛筆寫的,挺好改的。月雯,你看,‘政治上不可靠’,把‘不’字用橡皮擦掉,換上個‘很’,就是政治上很可靠了。這里,‘不能重用’也改一下,‘不’字去掉,改為‘應’,應能重用哈哈,孫成偉同志政治上很可靠,應能重用!”

    牟月雯有些害怕,說:“這好么?被你六叔知道了可不得了!”

    孫成偉不睬:“月雯,這事你別管,六叔不仁,我也就不義了!他能不顧親情這么給我寫介紹信,我就該這么對付他!月雯,不是吹,我們老孫家也就是我對付得了這個姓孫的**!”

    然而,拿著孫立昆的介紹信,見了白云山才知道,這個白云山竟是去年帶著麻臉劉老板找到門上的那個白副團長!

    白云山正驚愕不已時,孫成偉搶先說了:“白團長,你看看,你看看,幸虧當年咱沒為那三百塊大洋鬧起來,真鬧起來多不好?我六叔可是和我交底了,說是在他的老部下中,最信得過的就是你,非要我到你這兒來不可!說是跟著你會有發展!”

    白云山的驚愕迅即消失了,代之一臉的笑容:“好,好,孫成偉同志,老首長的指示我堅決執行!過去的事就不要說了,我們都不要說了那,那次不是我老舅非逼著我找你,我是無論如何不會去的!孫成偉同志,你放心,在我這里你只要努力工作,一定會有大發展!”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