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三十二
    因著白云山的提攜,孫成偉在短短兩年里便“大發展”了,由出納而會計,而副科長、科長,成了白云山最信得過的大紅人和“好干部”。孫成偉自然對白云山感激涕零,把北平剛解放時想用到六叔孫立昆身上的那些好意,全都用到了白云山身上:大到從吃空額、做假賬,小到鞍前馬后侍候領導,方方面面極為出色。這一來,兩人便都發了財。白云山發大財,孫成偉發小財。在發財這個問題上,孫成偉一直保持著清醒的頭腦,大財只能讓長官發,自己只能發小財。

    這日,孫成偉一上班照例到白云山的辦公室打掃衛生,計劃科王科長走了進來,到報架上取報紙,一見孫成偉在處長室忙著,就譏諷說:“喲,孫科長,咋又是您?自己辦公室不打掃,就會打掃處長辦公室,您啊,這么靠攏組織,我看還能進步。”說著,取下報紙就往門外走。

    孫成偉上前奪下報紙:“王科長,這白處長的報紙,你怎么能隨便動?!”

    王科長說:“看看我就送過來嘛。”

    孫成偉說:“不行,白處長辦公室的東西,誰都不能碰!”

    王科長火了:“孫成偉,你簡直成白處長的看家狗了!”

    正說到這里,白云山走了進來,臉一拉,問王科長:“小王呀,你這是罵孫科長,還是罵我呀?”

    王科長嚇白了臉:“白處長,我這是和孫科長開玩笑哩!”

    孫成偉很正經:“王科長,我可不和你開玩笑!年輕人就要向組織上靠攏!”

    王科長走后,孫成偉滿臉堆笑,照例向白云山匯報:“白處長,茶我給您泡好了,開水也打好了,今天的報紙都擺在桌上了……”

    白云山顯然休息不好,連連打著哈欠說:“好,好。”

    孫成偉注意地看著白云山:“白處長,您氣色不太好呀!”

    白云山也不瞞:“昨夜被老張他們拖著打了一夜撲克牌,困死我了。”

    孫成偉建議道:“白處長,要不,我從外面給您鎖上門,您先睡幾個小時?”

    白云山點點頭:“也好,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要開門時,我給你打電話。”

    孫成偉正要退出門,白云山又把孫成偉叫住了:“孫科長,我想起了一件事,上次你讓我簽的那筆交際費是咋回事?”

    孫成偉馬上拿出一張存折:“白處長,我早給您存到銀行去了。這事沒人知道,批的人是您,經手人是我。再說,還是留著您用作交際,仍然是工作嘛!”

    白云山心安理得地把存折裝進口袋里:“這倒也是。”拍拍孫成偉的肩頭,“行,你這同志腦袋靈活,無怪我們孫政委說你政治上可靠!”

    孫成偉馬上表功道:“白處長,您放心,只管放心,咱倆的事,也就咱倆知道,別人誰也不會知道。我這人本事不大,可就有一點好處,政治上最可靠。”

    卻不料,自稱政治上最可靠的孫成偉,這天卻不可靠了,忙碌之中竟闖了大禍。

    快到中午時,家里的保姆趙媽突然來了個電話,說是牟月雯突然大吐血,被緊急送往了協和醫院,要孫成偉快過來。孫成偉中飯都沒吃,忙往協和醫院跑,守著牟月雯忙了一下午,直到牟月雯脫離了險情,才想起來處長辦公室還鎖著個白云山。孫成偉嚇白了臉,再顧不得和牟月雯說什么,破門而出,跑到了機關。

    這時,機關早下班了,整個樓層空無一人。

    孫成偉急忙連跌帶爬地跑到處長室門口開了鎖,放出了白云山。

    白云山一獲釋放,指著孫成偉的額頭破口大罵:“孫成偉,你簡直混賬透頂!把老子鎖在辦公室里整整一天!幾個司長找我都找不到,我還不敢喊人砸鎖開門!你……你這也叫政治上可靠嗎?!”

    孫成偉連連賠不是:“處長,我改正,我改正!您大人不把小人怪。”

    白云山氣得渾身發抖:“孫成偉,你真是氣死我了!你說,你說,你狗日的心中有我這個領導嗎?究竟有沒有?”

    孫成偉說:“白處長,我……我請您去全聚德吃烤鴨,給您賠罪。”

    白云山氣憤難平,手直擺:“不去,不去!”

    孫成偉幾乎要哭了:“處長,您就給我一次改正錯誤的機會好不好?”

    白云山仍是余怒未消,不依不饒:“孫成偉,你知道不知道,像你這種對領導不負責任的行為,在戰場上是要執行軍法的,是要槍斃的!你想想看,如果我真被你扔在了戰場上,敵人又上來了,情況會多嚴重!啊?”

    孫成偉連連點頭:“是,是,白處長,我改正,我改正……”

    見白云山對吃烤鴨不感興趣,孫成偉靈機一動,馬上想到了白云山肯定會感興趣的事發財,于是,便說:“白處長,我這一天也是忙昏了頭!還有件事忘記給你說了,洛陽那筆錢我也提了出來,你看是不是給你拿來?”

    白云山臉上這才有了點笑意:“哦,我手頭正有些緊,你拿來吧!”

    孫成偉從保險柜里取了鈔票給了白云山,白云山馬上將鈔票鎖進了抽屜里,回轉身對孫成偉說:“賬面上要做平,不能露馬腳。”

    孫成偉說:“白處長,您放心,我早做平了。”

    白云山試探著問:“你六叔那里,我們是不是也送一點?”

    孫成偉說:“白處長,您別糊涂,他這人可不吃這一套!”

    白云山想了想:“要不,買點金貨送你六嬸?”

    孫成偉怔了一下,點頭道:“也好,也好。”

    白云山并不掏錢給孫成偉,只指示說:“這個月多造一些工力搬運費,我批一下。主要是給你六嬸買金貨,你也多少再拿一點。”

    孫成偉很謙虛:“白處長,只要您當領導的滿意,我拿不拿都無所謂。”

    白云山說:“要拿,要拿,你也不容易不過,這種把領導鎖在辦公室的事決不能再發生了!再發生一回,我決不客氣!”

    孫成偉保證道:“不會了,再不會了!”接下來,竟還問,“白處長,你看,我……我入黨的事……”

    白云山拍拍孫成偉的肩膀:“好好努力吧,你這么靠攏組織,很有希望!”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