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四十六
    孫成偉在建安煤礦的日子過得有聲有色,孫成蕙和劉存義不在家,一切規矩也就不存在了,孩子們一天到晚圍著孫成偉笑鬧不休,家里一片狼藉,如同狗窩。

    劉援朝認定自己舅舅孫成偉是“英雄”,經常糾纏孫成偉,要孫成偉講述自己的“英雄故事”。而在劉勝利和劉躍進眼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劉援朝則是個了不起的大英雄,姐弟倆便聽著劉援朝的號令往孫成偉脖子上吊,往孫成偉背上爬。孩子們揚言,舅舅再不講自己的“英雄故事”,他們就要把舅舅槍斃。

    孫成偉被逼無奈,只得討饒:“好,好,小祖宗們,我講,我講!”

    孩子們這才安靜下來,盯著孫成偉看。

    孫成偉卻不知該講些什么:“你們說說看,讓舅舅講啥呀?”

    劉援朝說:“講你的英雄故事唄,像坐日本鬼子大牢的事!”

    孫成偉支吾著:“那……那沒意思,真沒什么意思!”

    劉援朝叫道:“咋沒意思?又是辣椒水,又是老虎凳,能沒意思嗎?舅舅,你快說,鬼子給你灌辣椒水時,你招沒招?想沒想過叛變革命?”

    孫成偉應付說:“援朝啊,你看你說的,哪能一灌辣椒水就招供,就叛變革命呢?!那還是個革命者嗎?!舅舅從干革命的那天起從沒想過叛變革命!”

    劉援朝馬上轉過身教育劉勝利:“勝利,你聽到了么?就是灌辣椒水也不能叛變革命,舅舅是我們的好榜樣!”腦袋一伸,又問,“舅舅,鬼子灌了你幾壺?”

    孫成偉眨了眨眼:“援朝,這問得就不科學了吧?你想呀,那時候誰還顧得上替鬼子記數呀?這和你挨抽時屁股上不覺得冷是一個道理。”

    劉援朝仍緊追不舍:“舅舅,你估計鬼子灌了你幾壺?”

    孫成偉哭笑不得:“記不清了,也就是三五壺吧!”

    盼盼問:“舅舅,這壺有多大?比我們家燒水的壺大吧?”

    孫成偉裝模作樣地看了看爐子上燒水的壺:“嗯,比這壺還大一點。”

    孩子們頓時發出一片驚訝的唏噓之聲。

    經過孩子們這番認真“開發”,孫成偉漸漸也進入了角色,當真以為自己是革命者了,在屋里大英雄似地踱著步,沒邊沒沿地信口胡吹起來:“同志們,灌幾壺辣椒水還是小意思呀,最厲害的是用燒紅的烙鐵烙肉,磁磁啦啦響,滿屋都是人油的油煙味,嗆得你喘不過氣呀!那次鬼子山本小隊長烙我的時候,我就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劉援朝生出了疑惑:“舅舅,這不對吧?上刑時你這樣喊口號,鬼子還不把你斃了?電影里都是英雄犧牲時才喊口號的。舅舅,我問你,你當時是哪部分的?是打仗時被鬼子俘虜了,還是被可恥的叛徒出賣了……”

    劉援朝一認真,孫成偉才警醒了,再不敢胡吹下去,揮揮手道:“好了,好了,同志們,舅舅的故事就講到這里了。下面,舅舅要給你們布置戰斗任務了!”

    一聽有戰斗任務,劉援朝不追根刨底了:“舅舅,你快說,我們是端鬼子的炮樓,還是準備反掃蕩?”

    孫成偉手一擺:“都不是。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任務既不是端鬼子的炮樓,也不是反掃蕩,而是開荒種地,幫助你們爸爸、媽媽渡過難關。同志們,你們媽媽又生了一個小弟弟,一個小妹妹,身體很虛弱,需要補養,對不對?”

    孩子們叫道:“對!”

    孫成偉說:“那我們就干起來嘛,學習八路南泥灣的精神,把咱這房前屋后的地都種上菜,舅舅帶你們種。”一不小心說漏了嘴,“舅舅在勞改農場種過菜的,還是種菜能手哩!”

    劉援朝馬上質疑:“舅舅,鬼子的大牢也有勞改農場么?”

    孫成偉怔了一下,掩飾道:“當然有了,四面拉著電網,還有狼狗!”

    劉援朝說:“我知道,那不叫勞改農場,叫戰俘營。”

    孫成偉只得承認劉援朝的正確:“對,對,是戰俘營,舅舅在戰俘營種過幾年菜。菜子舅舅這里有,肥料問題比較大,舅舅的措施是,從此以后,咱得肥水不流外人田,拉屎撒尿都得撒到咱自己的地上,公共廁所里的糞,也扒摟點到咱的地里來。咱要種胡蘿卜,種大白菜……”

    躍進吸溜著鼻涕建議道:“舅舅,再種點油條,油條可好吃了!”

    劉援朝一把推開躍進:“去,去,小家伙,你懂個屁!”熱情地拉著孫成偉,“舅舅,說干就干,咱現在就行動好不好?”

    孫成偉手一揮:“好,同志們,我們現在就挑燈夜戰!”

    孩子們歡呼著,在孫成偉的帶領下,當晚便開始了在房前屋后的開荒種地。

    嗣后,伺弄菜園子就成了孫成偉生活中的重要內容。每當援朝、盼盼、勝利三個大孩子上學以后,孫成偉便帶著躍進在菜園子里忙活。漸漸地,菜園子便像模像樣了,四周用樹枝打著籬笆,壟溝分明,園里的胡蘿卜和小青菜茁壯成長。

    母親鄒招娣因此十分感慨,認為孫成偉這些年也沒白坐牢,還真能干點正經事了。尤其讓鄒招娣動容的是,過去只知道自己享受的孫成偉,竟也懂得了心疼別人。地里種的菜,孫成偉從來舍不得吃,盡讓鄒招娣和孩子們吃,他自己一日三餐幾乎都是鹽開水當菜。

    這日中午,孫成偉拾掇完菜園子,又就著鹽開水啃菜窩窩頭。鄒招娣見了,說:“大偉,這里不有新燒的胡蘿卜么,你咋不吃?又是鹽開水!”

    孫成偉說:“胡蘿卜留給孩子們晚上吃吧。”

    鄒招娣氣了,硬把一碗胡蘿卜端過來,逼著孫成偉吃了幾口。

    這期間,礦上對他們一家也是十分關心的。劉存義堅決不領黨委決定補助的十五斤飯票,礦黨委書記湯平就帶著礦上的人一次次往他們家送東西。有時是面粉,有時是雞蛋。湯平說,劉存義是建安礦的有功之臣,孫成蕙又是這么個情況,礦上不能不管,東西不多,算份心意吧!

    這么一來二去,孫成偉和湯平也混熟了。湯平覺得,孫成偉種菜帶孩子不但是給劉存義幫了大忙,也是給他和礦上幫了大忙。因此,北京平劇院來礦上慰問演出時,湯平特意讓礦工會送了一張一排2號的好票給孫成偉,請孫成偉看一看著名演員柳如花的精彩表演。

    當晚,坐在安徽建安煤礦會堂一排2號座位上看著柳如花主演的《劉巧兒》,孫成偉恍惚覺得又回到了為柳如花捧場的當年,看到動情處禁不住叫起了好……

    也就在這晚,孫成蕙抱著困難和自然一對雙胞胎出院了。

    孫成蕙一走進門,孩子們就高興地圍了上來,歡呼跳躍:“哦,媽媽回來了!媽媽回來了!”

    孫成蕙看著孩子們問:“這么晚了,你們咋還不睡覺?”

    劉援朝說:“媽,我們在等舅舅,舅舅去看戲了,也不帶我們!”

    孫成蕙馬上問母親鄒招娣:“我哥哪來的戲票?”

    鄒招娣說:“哦,是湯書記給的,柳如花的劇團到礦上慰問,你不知道?”

    孫成蕙一怔:“柳四姐來了?”

    鄒招娣點點頭:“是哩,你哥一聽說柳四姐來了,一整天眼都是直的。”

    孫成蕙氣道:“哥去丟這個人干啥?!現在柳如花是聞名全國的大演員!”

    鄒招娣說:“你哥也就是去看場戲嘛,還會去找柳如花敘舊情?”

    孫成蕙說:“這可說不準,我哥這人啥事做不出來?他膽大著呢!”

    劉援朝馬上接上來,證實道:“就是嘛,媽!我舅舅連日本鬼子的牢都坐過,光辣椒水就被灌了三五壺,還有啥事不敢干?我舅舅說,他在鬼子大牢里還敢喊‘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孫成蕙繃起了臉,問劉援朝:“誰給你們說舅舅坐過日本鬼子的牢?”

    劉援朝說:“我舅舅自己說的,媽,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呀?!”

    孫成蕙不便向孩子們發火,卻沖著母親叫道:“媽,你看看我哥這個人,他就敢這么瞎吹,也不怕吹炸掉!你說說看,這種事要讓存義知道了能得了?!”

    鄒招娣也直咧嘴:“你……你哥這人也……也真是太沒數了!”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