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五十五
    到大西南的紅旗煤礦轉眼又是十五年,這就到了一九七九年。這年八月,和孫成蕙、劉存義一家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母親鄒招娣病倒了,生命垂危,孫成偉、孫成芬接到孫成蕙的電報,陸續從安徽等地趕到大西南來了。

    大西南的這次重逢讓孫成蕙感慨不已:這十五年里,光那場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就搞了十年,大家一個個都吃夠了苦頭,連劉存義這樣的人都差點兒把命送掉,姐夫田劍川和姐姐孫成芬的遭遇就可想而知了。苦難的歲月在田劍川和孫成芬臉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他們全蒼老得不成個樣子了,看起來起碼比實際年齡要大十好幾歲。可他們滿是皺紋的臉上卻是喜滋滋的,一見面就告訴孫成蕙,田劍川的右派問題改正了,他們正等著組織上落實政策哩。還征求孫成蕙的意見,問孫成蕙是留在安徽好,還是回北京紅光中學好?在醫院里見到母親后,夫婦二人又在母親清醒時和母親大談北京的小嘴胡同,說是等母親病好之后,要帶著母親到北京好好看一看。喜得母親淚水直流。

    哥哥孫成偉倒不太顯老,也還是那么荒唐,來得晚不說,在上海轉車時還弄了一大包衣服帶過來。他自己也穿上了一身蹩腳的花格子西裝,像個歸國土華僑。孫成蕙問他這些年是怎么過來的,孫成偉不說,滿嘴新名詞,盡打哈哈,道是“一場浩劫”嘛,****都被搞死了,誰能好得了?所以,要“團結起來向前看”。孫成蕙明確問到“壞分子”的問題,孫成偉才說,地富反壞右全摘帽了,哪能光留他這么一個壞分子?據孫成偉說,他現在完全是個守法公民。

    守法公民孫成偉仍像過去那樣玩世不恭,頭一天到家,看著鏡框里孩子們這十五年中的照片,便發出了不無譏諷的感嘆:“這可真是天翻地覆慨而慷,一代新人在成長啊!這幫小兔崽全人模狗樣的了嘛!”

    孫成蕙說:“可不是嘛,五個孩子都大了,我和存義也快熬出頭了。你看,這是援朝,到陽山市電子管廠做學徒工頭一個月照的。這是勝利,下放農村后參加毛**思想宣傳隊時照的。這是躍進,不像小時候吧?現在是個書呆子,走路都看書,一心想考大學。哦,這兩個是**和敢斗……”

    孫成偉很奇怪:“哎,成蕙,咋**和敢斗了?這一對雙胞胎不是叫困難和自然么?是存義給他們起的名嘛,起名時我在場嘛。”

    孫成蕙嘆了口氣:“別提了。為這名字,存義在*****中可是吃足了苦頭,說他反動透頂,右胳膊都讓紅衛兵小將扭斷了。后來改名了,自然改**,困難改敢斗。那時不是講‘敢于斗爭嘛’。”

    孫成偉皺起了眉頭:“男孩叫個**還好,女孩叫敢斗就不好聽了。”

    孫成蕙說:“那時候哪還顧得上啥好聽不好聽的?哥,你可不知道那些紅衛兵小將有多厲害,讓戶籍民警把戶口本帶到批斗現場,讓劉存義當場改的。前棟房老仇家那孩子名改得更慘,原叫仇增強,對誰的仇恨在增強呀?改吧,正好我們國家人造衛星上天,就改了個名‘人造’……”

    孫成偉樂了:“哦,人造?肯定是人造,不會是狗造!”

    孫成蕙嘆息著:“唉,那年頭的事喲,荒唐透了……”

    正說著,一個酷似年輕時孫成蕙的姑娘一蹦一跳進了家門,姑娘人未到,聲音先到了:“哎,老媽,我舅舅他老人家光臨了么?”

    孫成蕙脫口道:“光臨了!”說罷就后悔了,指著姑娘的額頭道,“什么光臨?你這小五子,和你舅一樣,總沒個正經時候,你舅來了,這不是你舅舅么?”

    孫成偉笑嘻嘻地端詳著面前的姑娘:“是我們劉小五劉敢斗同志吧?”

    劉敢斗點點頭,一副自來熟的樣子:“舅舅,你說我爸媽多不嚴肅?從來不給我正正經經起個好名,先叫我困難,后叫我敢斗,我一個姑娘家和誰斗呀?!”

    孫成偉直樂:“和天斗,和地斗,和人斗嘛!”

    劉敢斗“哼”了一聲,說:“舅舅,我就和你斗!”

    沒想到,還真的從此斗上了,一斗竟是二十年,斗得孫成偉叫苦不迭。

    這日晚上,孫成蕙和孫成芬夫婦在醫院聊天陪母親,劉存義在礦上開會沒回來,昔日的孩子頭孫成偉又和劉援朝、劉躍進、劉**、劉敢斗這些當年的小同志坐到了一個桌上,獨享了一個美好的夜晚。唯一的遺憾是,下放農村的劉勝利沒回來。

    二十七歲的劉援朝已無小時淘氣的影子,變得十分深沉,不時地向孫成偉敬酒。

    孫成偉喝得興奮,禁不住說起了往事:“……援朝啊,小時候你可是最淘氣的呀,膽子還大,三天兩頭闖禍,屁股都要被你爸抽爛了,我可是經常救你呀……”

    劉援朝很有風度地笑笑,喝了口酒,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舅舅,過去的事就別說了,報紙上不是說了么?要一切向前看。”

    劉敢斗卻來了勁:“不能光向前看,也得記住過去。列寧說過,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舅舅,你多說說我大哥小時候的事跡,讓我和**也長長見識。”

    劉**則護著自己大哥:“舅舅,你別聽小五的,她就想看大哥的笑話。”

    孫成偉樂呵呵地道:“好,好,我不說了,援朝現在是大人了,成了你們家第三把手了,再說過去那些事就丟面子了,舅舅和援朝可是老朋友了,咋著也不能讓老朋友丟面子的。”雖是這么說,孫成偉卻還是出了援朝的洋相,把頭伸到援朝面前,很關心地問,“哎,援朝,我走后,你爸抽你時不讓你脫褲子了吧?”

    劉敢斗做出一副驚訝的樣子:“啊?大哥,過去咱老爸抽你時還讓你脫褲子?這也太污辱人格了吧?”繼而,格格直笑,“舅舅,你要不說,我怎么也想不到像我大哥這樣的偉大人物,小時候也曾經歷過這么悲慘、這么痛苦、這么黯淡的歲月!怪不得‘*****’一來,我大哥會奮起造反,一九七六年又會投身‘四五’運動……”

    劉援朝真火了,筷子一摔:“劉敢斗你夠了沒有?你以為這些事好玩呀?!”

    書生氣十足的劉躍進溫和地勸道:“大家都不要吵,不要吵,舅舅,你喝酒。大哥,你也是的,舅舅和小五都是開玩笑嘛,你頂什么真?”

    劉援朝這才說:“舅舅,你別在意,我不是沖你來的,是沖著小五劉敢斗,劉敢斗就是我們家的壞分子,從小欠揍,被我爸媽寵壞了。”舉起酒杯,順便回敬了孫成偉一槍:“舅舅,現在不搞以階級斗爭為綱了,地富反壞右都摘了帽,來,我這個老朋友敬你一杯,祝賀你成功地摘掉了壞分子的帽子!”

    劉躍進一驚:“大哥,你咋這樣說話?舅舅是客人!”

    孫成偉卻滿不在乎:“沒啥,沒啥,舅舅不是客人!援朝說得很對嘛,舅舅終于成功地摘掉了壞分子帽子!黨中央在三中全會的公報中說了,以后不搞以階級斗爭為綱了,你們也沒有戴壞分子帽子的機會了,就為這,咱真得好好喝幾杯!”說罷舉起杯,“來,同志們,為你們沒有帽子的未來干一杯!”

    酒足飯飽回到自己房間,劉家的“壞分子”劉敢斗也跟著進了房間。一進房間,劉敢斗就旁若無人地翻騰起了孫成偉帶來的大包衣物,還時不時地拿出一兩件衣裙在自己身上比劃著。

    孫成偉挺得意地問:“怎么樣呀,小五子,這些衣服漂亮嗎?”

    劉敢斗點點頭說:“是蠻漂亮的。”說著,把手上的一件外衣套在了身上,沖著孫成偉一笑,又說,“舅舅,你也真是的,都是一家人嘛,還這么客氣?!一下子給我們帶來這么多好看的衣服,太讓我感動了!”

    孫成偉忙說:“哎,小五子,你別忙著感動,舅舅只送你們一人一件。”

    劉敢斗用腳踢了踢裝衣服的大包:“那剩下的這么多好衣服給誰?留著發霉?”

    孫成偉說:“這你別替我煩,這些衣服剩不下,都是上海貨,發不了霉。”

    劉敢斗嘴一噘:“咋發不了霉?這里空氣潮,不像你們北方……”

    孫成偉看出名堂了:“敢斗,你小子是不是想敲你舅舅的竹杠呀?”

    劉敢斗直嚷:“舅舅,這叫什么話?這叫什么話?我是怕你造成浪費。**教導我們說,貪污和浪費是極大的犯罪。呃,舅舅,你肯定不想犯罪吧?”

    孫成偉哭笑不得:“肯定不想。”

    劉敢斗從大包里拿出一條裙子,又拿出一件上衣,往自己胳膊肘上一搭:“那好吧,舅舅,這幾件我先幫你穿著,減少一點浪費……”

    孫成偉攔也不是,不攔也不是,緊張地想了想,被迫和自己的外甥女開始了第一場關于生意的談判:“好,好,劉小五劉敢斗,我算服你了,怪不得援朝夸你是你們家的壞分子!咱這么著吧:根據社會主義按勞取酬的原則,你小子幫我把這包衣服賣掉,我額外送你一條裙子,怎么樣?看清楚了,真正的上海貨!”

    劉敢斗樂得跳了起來:“哎喲,舅舅,這可太好了!不瞞你說,我和**高中畢業正沒事做呢,**要報名參軍,劉礦長和他老婆卻妄想讓我和大姐、二哥一樣下放農村,我可不干!舅舅,從現在開始,我就專業幫你賣衣服吧!不過,舅舅,我幫你把這么多衣服賣掉,你才讓我掙一條裙子,這剝削也太厲害了點吧?”

    孫成偉定定地看著劉敢斗:“好,那你說該讓你掙多少?”

    劉敢斗歪著腦袋想了想:“舅舅,賣十件掙一件?怎么樣?”

    孫成偉搖搖頭:“賣十五件掙一件吧,這很優惠了。”

    劉敢斗夸張地嘆了口氣:“算了,舅舅,我再讓一步,賣十二件掙一件。”

    孫成偉想了想:“好,敢斗,看在你喊我舅舅的份上,先這么定吧!”

    劉敢斗挽起孫成偉的胳膊:“舅舅,看在你是我舅舅的份上,我也不計較了。”

    孫成偉和劉敢斗舅甥二人嗣后長達二十年的合作和斗爭就這樣開始了。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