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七十九
    這日的市委常委會一直開到夜里十點多鐘,這是會前劉勝利沒想到的。

    會議下午三點準時開始,專題研究農業科技園方案和東湖開發方案。兩個方案會前都發到了常委們手上,市委書記湯平親自主持了會議。

    會議一開始,湯平就宣布說:“同志們,我們今天的常委會只有一項議題,就是如何解決紅旗礦的歷史遺留問題,勝利同志工作很努力,一直沉在下面,也有不少新的想法哦,就是前幾天發到大家手上的那個農業科技園構想,構想嘛只是構想,大家可以敞開談,談深談透。”

    劉勝利一聽湯平的話頭,就覺得這里面包含著否決的暗示。

    湯平開場白說完,馬上點了她的名:“勝利同志,你是不是先說說?”

    劉勝利笑著點點頭,打開了筆記本:“湯書記原來答應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拿方案,后來又改成了三天,三天拿出的方案顯然不會很成熟,算是拋磚引玉吧!拋磚也得有磚拋呀,磚我就搬來了我想請原規劃局長陳濤同志現在到會上來,就這個陽山農業科技園構想的可行性問題向大家先做個匯報。”

    讓陳濤到會上匯報的事,劉勝利怕有人反對,事先沒和任何人打招呼,現在一提出來,大家都覺得太突然,會場一下子靜寂起來,與會者紛紛把目光投向湯平。

    湯平繃著臉,沉默著,氣氛有些僵。

    劉勝利也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湯平。

    湯平很不高興,可愣了半天,還是揮了揮手說:“勝利同志,還有你們,你們都看著我干什么?啊?請陳濤同志進來匯報就是了!”

    劉勝利這才舒了口氣,對工作人員交待說:“請陳濤同志吧!”

    片刻,陳濤捧著一堆圖紙材料走了進來,不曾想,一講就是三個鐘頭。

    講到最后,陳濤總結說:“……這個方案花的力氣可能會大一些,困難肯定會多一些。可它最大的好處是,不但保住了東湖和青年林苗圃,還給陽山帶來了新的水面和綠地。哦,對了,關于引水成湖的配套工程,我還得感謝湯書記,湯書記對我早期方案的批評,引發了我的新思路。”匯報完后,徑自走出了會議室。

    劉勝利看了看表,已是七點多鐘了,便用征詢的目光看著湯平問:“湯書記,沒想到陳濤一講就是三個小時,湯書記,您看我們是不是先休會吃飯?”

    湯平鐵青著臉,揮揮手:“趁熱打鐵,不休息了,讓食堂送點湯面過來!”

    劉勝利問:“湯書記,您這么大歲數了,身體吃得消么?”

    湯平沒好氣地說:“劉市長,你哪來的這么多事?接著開會!”

    常委會接著開了下去。

    劉勝利這才開始了自己正式的發言:“好,同志們,我接著陳濤同志的話說下去。困難多一些,資金緊一些,加上紅旗礦工人新村的改造,工程量不小,這都是不利因素,也就是說,我們自己給自己出了點難題……”

    劉勝利盡可能地簡明扼要,這一講,還是講了近一個小時。

    接下來,常委們各自發表意見,大都是反對的,湯平開場的暗示起了作用。

    主管城建的副市長鄭旭升在會前和劉勝利進行過充分研究,已經很肯定陽山農業科技園方案了,可在會上發言時,又不自信了,時而看看湯平,時而看看劉勝利,老是王顧左右而言他。

    劉勝利真有些不高興了:“鄭市長你究竟是什么意見,請明確一點好不好?”

    鄭旭升這才不得不含含糊糊地表了態:“從我分管的角度來看,我比較傾向于接受農業科技園方案,當然,湯書記提出的那個東湖開發方案也有不少合理性,王部長說的也對,因此……”

    湯平不滿地敲了敲桌子:“老鄭,你不要給我含糊其詞,有什么說什么!”

    鄭旭升嘆了口氣:“湯書記,我們還是得對后代負責呀!”

    湯平聽罷,站了起來:“大家還有什么新的意見沒有?”

    會議室內的氣氛緊張極了,包括劉勝利在內的一幫常委們都盯著湯平。

    湯平說:“如果沒有,我提議進行舉手表決!”

    組織部王部長說:“我贊成!我仍然堅持湯書記提出的方案!這是最現實,也是最負責的方案,我再重申一下……”

    湯平擺擺手:“王部長,你不要重申了,你的意見不都說過了么?還是表決。”

    沒有市委書記湯平的支持,劉勝利自知表決起來會是個什么結果,婉轉地阻止說:“湯書記,是不是再議透些?簡單舉手表決恐怕也不是最好的辦法……”

    湯平陰沉著臉:“就讓你們這樣吵下去才是好辦法?你們就不著急?我提議先對農業科技園方案進行表決!我支持!”說罷,率先舉起了手。

    與會常委們看著湯平全愣住了。

    劉勝利大感意外,舉起手時,禁不住激動地叫了聲:“湯……湯書記……”

    由于湯平帶頭支持農業科技園方案,這個方案獲得了多數常委的支持。

    散會后,常委們都走了,劉勝利和湯平卻留了下來。

    劉勝利感動地說:“湯叔叔,會上爭論得那么激烈,說真的,我怎么也沒想到您會帶頭舉手支持我!如果沒有您的支持,這個方案今天常委會上肯定通不過。”

    湯平站在會議室窗前,久久看著窗外的夜色,深深嘆了口氣:“勝利,你的頭腦可一定要清醒呀,這么大的動作,一旦泡湯,局面可就難以收拾了!”

    劉勝利一怔,問湯平:“湯書記,那您怎么還支持……”

    湯平回過頭:“解決了環境問題,又是高科技農業,總比我的那個方案合理性更多一些吧。不過,還要請些專家進一步論證,省里和北京都要派人去跑!”

    劉勝利點點頭,懇切地說:“湯叔叔,一上任就和您產生工作分歧,真不是我的本意。我知道您在陽山威望很高,我對您的感情就像對我父親……”

    湯平擺擺手:“這些話都不要說了,趕快把工作抓起來,不但是說服我,更重要的是說服上面!哦,對了,你在省政府做過三年秘書長嘛,各路諸侯都熟,必要的時候親自出面,請那些管錢管物的諸侯們都到陽山來看看,多爭取點改造資金!”

    劉勝利笑問道:“把您演給我看的戲再演一回,感動感動上帝?”

    湯平手一揮:“胡說!我對你來這一手可以,你對他們來這一手不行,沒有感情基礎嘛!請他們來之前,環境方面的工作先做起來。陳濤不是說了么?白馬河距紅旗礦只有六公里,先把水引進來,清清亮亮,讓人家一看就像回事!”

    劉勝利說:“對,退一步說,就算不上農業科技園,環境也要改造嘛。”

    湯平說:“還有陳濤,要他出來工作,我們的規劃局長不能老守在苗圃里!”

    劉勝利說:“哦,湯書記,這事我正要向您匯報呢,您看讓陳濤出頭來抓這個科技園好不好?”

    湯平想了想:“我看可以,他個人的意見呢?”

    劉勝利說:“辭職后,陳濤也后悔了,前些日子還和我說呢,說是您和市委對他寄予這么大的希望,求賢若渴,把他從北京要過來,又委以重任,很讓他感動。”

    湯平說:“勝利,這是你的話吧?啊?這年輕人不罵我我就謝天謝地了。”

    劉勝利動情地說:“湯書記,誰會罵您這樣的好書記呀?陳濤真的敬著您哩!”

    湯平說:“那好吧,陳濤的工作安排,我出面和組織部門打個招呼吧!這小青年說辭職就辭職,組織部門對他也有看法哩!我來做工作吧!”

    劉勝利說:“湯書記,那就謝謝您了!我和陳濤都謝謝您!”

    湯平說:“這叫什么話?正常工作嘛!哦,對了,你不是說要到王環環那里去看看么?有個情況我也先和你打個招呼,王環環這個同志毛病不少,成績也不小,是我們市的一個典型。東湖開發區的方案一否,他那里可能會有些損失,你心里要有點數,他叫兩聲你就聽著,別太和他認真!”

    劉勝利笑道:“湯書記,您是不是對王環環情有獨鐘呀?”

    湯平說:“王環環這些年也不容易呀,對我們陽山的貢獻不小,要保護嘛!”

    劉勝利說:“保護歸保護,該批評也得批評!”

    湯平不悅地說:“都說我護著王環環,其實,批他最狠的就是我!”

    劉勝利說:“怕是被您批油了吧?我看他真有點啥都不在乎的樣子!”

    湯平想了想:“嗯,是有點油了,我現在稱他王圈圈王套套。勝利呀,你可別被他套住哦,你被套住我可不負責,這招呼我先打在前頭!”

    這一夜冰雪消融,劉勝利到任后一直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