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八十六
    母親開花店的事沒完,妹妹劉敢斗又惹事了,此人真是膽大包天,竟打著她的旗號拉著市團委搞起了什么“傳統教育”,竟然公開接受香港老板的捐款。

    劉勝利是在無意中知道“傳統教育”這碼事的。

    那日,市團委書記查子英突然來了,說是要匯報一下工作。劉勝利說,只要你們團委別讓我批錢,你匯報啥都行。查子英說,我們不要錢,就想匯報一下對團員青年進行傳統教育的事,請您多支持。劉勝利說,主要是市委支持,湯書記支持,政府這邊能幫的忙一定會幫。

    于是,查子英便匯報起來,大談和亞中集團的劉敢斗同志如何籌劃的事。

    劉勝利一下子愣住了,不得不打斷查子英的話頭:“哎,小查,你等等你們市團委搞傳統教育,與亞中的那個劉敢斗有什么關系?咋和她攪和在一起了?聽你這口氣,好像我也參加了你們的策劃似的這又是怎么回事呀?”

    查子英頗感意外:“劉市長,這事您妹妹劉敢斗沒和您說過嗎?”

    劉勝利火了:“小查,我明確告訴你,這事我一點也不知道,你別聽劉敢斗胡說八道!我問你,小查,劉敢斗是商人,商人是趨利的,這基本常識你應該知道吧?沒有商業利益,劉敢斗會對傳統教育感興趣?肯定不會感興趣吧?據我所知,我們這位劉敢斗小姐好像沒有這么高的思想覺悟!”

    查子英也愣了,訥訥地說:“那……那當然,劉敢斗和亞中集團當然想賺錢。”想了想,又老老實實地補充說,“我們……我們市團委也想搞點創收,敢斗答應給我們市團委十萬管理費。今天就有個香港老板捐給亞中集團八十萬港幣。我……我原想請您支持一下,參加一下他們的捐贈儀式……”

    劉勝利嚇了一跳,忙往亞中集團趕。

    趕到亞中集團公司時,孫立昆正兩手叉腰發表講話,也不知捐款開始了沒有。劉勝利擔心陳夢熊的八十萬已被劉敢斗騙到手了,沒顧上多想,推門闖進了會議。

    孫立昆中斷了講話,笑呵呵地招呼劉勝利說:“哦,劉市長來了?”

    劉敢斗也興奮地站了起來:“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劉市長講話!”

    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攝像機鏡頭也對準了劉勝利。

    劉勝利根本沒有講話的意思,擺擺手,毫不客氣地道:“對這個會,我現在沒有什么話要講”,指著劉敢斗,口氣益發嚴厲,“你給我出來一下,我有事要談!”

    劉敢斗說:“姐,你就給大家講兩句嘛!咱的事回家再談不行么?”

    劉勝利說:“不行!”想了想,又走到孫立昆身邊,低聲對孫立昆道,“六姥爺,您是不是也陪我和敢斗一起談談?”

    孫立昆有些茫然:“勝利,怎么回事?”

    劉勝利說:“您馬上就會知道。”

    到了劉敢斗辦公室,把門一關,劉勝利發了大脾氣:“劉敢斗,你可是真敢做,也真能做,竟然打著搞傳統教育的旗號,欺騙到港商陳夢熊老先生頭上去了!你亞中集團作為一個以盈利為目的的企業,有什么資格接受港商的捐款?你說!”

    劉敢斗辯解道:“陳老先生的捐款不是給我們亞中的,是用于傳統教育的,我們不會用他一分錢,再說我們亞中本身投入更多……”

    劉勝利指著劉敢斗的鼻子問:“你劉敢斗搞傳統教育?還投入更多?我問你,你的投入要不要回報?想不想賺錢?你真是致富不忘國家,還是想借機撈一把?我請你說實話!”

    劉敢斗說:“姐,這你讓我怎么說呢?我要說自己一心回報社會,大抓精神文明,你肯定不信……”

    劉勝利手一揮:“知道我不信,你趁早別說!”

    劉敢斗一副真誠的樣子:“可我還真是想做一回好事呀!見到劉心這樣的年輕人一天到晚追星,連首革命歌曲都不會唱,我著急呀。看看咱六姥爺,咱老媽,再看看那幫年輕同志,我就感到這傳統教育太重要了!是不是呀,六姥爺?”

    孫立昆不便表態,只道:“你們談,你們談,我現在只帶耳朵不帶嘴。”

    劉勝利逼視著劉敢斗:“少給我來這套花言巧語,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有沒有經濟目的,是不是要盈利?”

    劉敢斗也很坦然:“姐,你說呢?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做啥項目不為盈利?你們宣傳部讓我們訂報,不盈利?可這并不等于說我們就鉆到了錢眼里,我們向六姥爺這些顧問同志匯報時就說了,我們要把社會效益放在第一位,把經濟效益放在第二位,就算萬一虧了本,也得把這個項目搞好!”目光轉向孫立昆,又向孫立昆求援,“是不是呀,六姥爺?”

    孫立昆這才點點頭:“勝利,我證明,這話敢斗和孫笛倒真說過。”

    劉勝利不悅地道:“六姥爺,您就這么相信他們?”

    劉敢斗說:“主席當年說過嘛,我們應當相信群眾,我們應當相信黨,這是兩條基本原則咱六姥爺總不能光相信黨,不相信群眾吧?再說了,改革開放搞了這么多年,像我這種群眾的思想覺悟普遍較高嘛……”

    劉勝利說:“劉敢斗,你不要說了!我就是不相信群眾了,是的,尤其是不相信你這種群眾!講清幾點:一、陳夢熊先生這八十萬港幣你們不能接受;二、今天的捐贈消息不但是陽山的新聞媒體,任何地方都不準宣傳報道;三、你們的傳統教育不要搞了!給我馬上停下來!”

    劉敢斗根本不服,和劉勝利較上了勁:“我還就要奉獻一回!劉市長,你不要看不起我,陳夢熊先生的八十萬港幣我可以不接受,可這項目我還得干下去,哪怕賠本我也得干!”

    劉勝利發狠道:“好,劉總,你只要干下去,我一定讓你連褲衩都賠上!”

    劉敢斗說:“劉市長,這你可別嚇唬我,也嚇唬不了我!就算連褲衩都賠上,我也能再次白手起家!爹媽給了我個賺錢的好腦袋,那是誰也沒辦法的!”

    劉勝利氣白了臉:“劉小姐,我可提醒你一下,現在不是改革開放初期了,我們可沒有那么多政策空子讓你鉆了!”

    這時,孫立昆倒打定主意,站起來勸解道:“好了,好了,你們姐妹不要吵了,陳夢熊先生還在那邊坐著呢!”看看劉勝利,又看看劉敢斗,又說,“你們看,是不是這樣,陳夢熊的捐款亞中既然不能要,那么,我們就動員他捐給陽山的希望工程好不好?至于傳統教育的事,我們下一步再商量吧!”

    劉勝利不滿地道:“這還有什么好商量的?!六姥爺,您一輩子堅持原則,這到了晚年可別栽在他們這幫小字輩手上,真惹出事,我們沒法向老百姓交待!”

    孫立昆和言悅色地說:“勝利,我們抽空再談好不好?”

    這樣一來,在劉勝利的動員下,陳夢熊的八十萬港幣捐便給了陽山市希望工程。

    劉敢斗氣死了,憤憤不平地對孫成偉說:“老帥,過去你老說我六姥爺不好,可你看我姐是什么東西?專給自己家里人作對!這到手的八十萬港幣又飛了!你說說看,她到陽山來當什么破市長,老老實實在省里呆著看報紙喝茶多好!”

    孫成偉勸道:“敢斗呀,你也別氣了,要我說,飛了也好,咱別再瞎折騰了。你說咱搞啥傳統教育呀?那不是笑話嗎?!”

    劉敢斗眼一瞪:“什么笑話?這么正經的事是笑話嗎?!老帥,我告訴你,這項目我還非搞不可!我還就不信咱劉市長能讓我把褲衩都賠上,真賠上了,我就穿她的!”

    劉勝利也火得要命,向孫立昆聲明:只要劉敢斗干下去,就一定讓她吃苦頭。

    孫立昆卻對劉勝利道:“勝利呀,今天的敢斗,倒讓我想起了當年你舅舅孫成偉。當年你舅舅要和陳夢熊的三娘牟月雯結婚時,我說啥也不相信他不是圖錢。可你舅舅還真不是圖錢,結婚后就沒用過牟月雯的錢。”

    劉勝利說:“這事我聽母親說起過,情況好像很復雜我舅舅沒用牟月雯的錢不錯,可卻貪污做了老虎,還以為這就是自食其力呢,真是笑話了!”

    孫立昆說:“他畢竟是從舊社會過來的人嘛,就算后來做了老虎,能堅持不用牟月雯的錢,從某種意義上說,也算是一種進步了。”

    劉勝利警覺了,問:“六姥爺,您這話是什么意思?”

    孫立昆說:“我的意思是說,今日的敢斗倒有點像當年你舅舅呢!你自以為看透了她,沒準她就變著法子讓你看不透!你這個市長越是信不過她,她也許越會干得很出色哩。再說,還有我和幾個老同志做著她們的顧問嘛,你不必太擔心。”

    劉勝利說:“您就這么相信他們?”苦苦一笑,“反正我是不相信他們!”

    孫立昆說:“那么,勝利,請相信我這個老同志好不好?”

    劉勝利說:“這是兩碼事嘛!您在省城了,對他們也是鞭長莫及。”

    孫立昆笑笑:“我已經想好了,就煥發一回青春,陪他們搞搞傳統教育了!”

    劉勝利怔住了:“六姥爺,您”

    孫立昆和氣地微笑著:“勝利呀,真把這個傳統教育項目搞好了,確實功德無量呀,對劉敢斗和孫笛這些年輕同志本身也是一個教育嘛!再說了,他們買下的那塊地和地上的建筑與其老擺在那里曬太陽,倒不如派點正用場了。不論算政治賬,還是算經濟賬,我看都是有利的嘛。”

    劉勝利仍不放心:“六姥爺,我可提醒您,劉敢斗這幫年輕人可不是當年我舅舅,他們在商海里泡油了,滑得像泥鰍,別把您老弄個晚節不保。”

    孫立昆笑道:“還不至于吧?你六姥爺這一輩子可是經過風雨、見過世面的。當然了,我老頭子真要是晚節不保,你劉市長完全可以公事公辦!”

    劉勝利也笑了:“我當然要公事公辦這可是您老教我的!”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