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八十七
    劉援朝終于對母親失去了耐心,沒和劉勝利打招呼,就在某一天夜晚帶著車和人到“甜甜果品花卉商社”來了。劉心以為自己老子又是來買花的,竟樂呵呵地從店里鉆了出來,說:“爸,這么晚了,你還來照顧我們的生意呀?”

    劉援朝說:“對,照顧你們生意,這店里的東西我們都買了,包括柜臺。”

    劉心這才覺得不對頭:“爸,我們不賣柜臺!”

    劉援朝說:“你說了不算!”手一揮,對卡車上的員工道:“快搬,快搬!”

    劉心急了:“哎,爸,你……你這是干什么?這就犯法了!”

    劉援朝一把揪住女兒:“犯什么法?你奶奶是我媽!你跟我回家去!”

    劉心不干,掙扎著:“爸,我……我要喊救命了……”

    劉援朝說:“喊救命也沒用,給我上車!”

    劉心大叫大嚷:“劉總,你……你這是綁架……”

    把劉心“綁架”走了,劉援朝手下的員工們又把小店里的水果、鮮花和柜臺等物全裝上了車,還把一張轉讓門面的告示貼到了門上。員工們正要離去時,劉盼盼突然出現在店門口:“你們怎么把我們店里東西都搬走了?誰說我們店要轉讓了?”

    一位員工說:“是我們劉援朝總經理說的!”

    劉盼盼說:“這不是你們劉總開的店,是我們開的……”

    那位員工說:“那你找我們劉總去!”說罷,爬上卡車,揚長而去。

    劉盼盼無奈,當即到對門小賣部給孫成蕙打電話:“媽,咱小店被搶了!援朝派人把咱商店里的東西都搬走了,還貼了張轉讓告示!”

    孫成蕙問:“劉心呢?她怎么看的店?”

    劉盼盼說:“我沒見到劉心,沒準是被她爹帶走了!”

    孫成蕙生氣了:“這也太無法無天了!盼盼,你過來,劉市長就在這里,咱們先問問劉市長,是不是她指使的,是她指使的,咱們就到公安局報案!”

    劉勝利沒想到劉援朝會來這一手,可也不同意母親和劉盼盼去報案,再三聲明:對劉援朝這種胡鬧行為要嚴肅處理。

    孫成蕙問:“劉市長,你怎么處理?這可是個搶劫事件!”

    劉勝利哭笑不得:“媽,這算什么搶劫事件?援朝這做法不妥,可不讓你開店還是為你好。”說罷,打了個電話給劉援朝,要劉援朝馬上過來一趟。

    劉援朝自知鬧出了麻煩,不愿來,說是天不早了,自己得睡覺了。

    劉勝利說:“你睡覺我就不睡了?咱老媽正折騰我呢!不是我和錢遠攔著,她老人家就跑到公安局報案去了!敢搶咱老媽,你膽子不小!”

    劉援朝說:“那你就叫她去報案,公安局才不會理她呢!”

    劉勝利說:“哥,你別胡鬧了,我現在是公事、私事忙成了一團,你就別給我添亂了,好不好?快過來,把她的東西還給她,別讓她四處嚷嚷了。咱老媽硬說這是搶劫案!”

    劉援朝沒辦法,只好來見孫成蕙了,一見面就說:“媽,您也是老同志了,還是老黨員了,對不對?咋能這么意氣用事呢?!您說我這叫搶,我說這叫買,您店里那些東西我全付錢嘛。來,來,老太太,咱們算算賬,多少錢!”

    孫成蕙倔倔地道:“劉援朝,我告訴你,店里的一草一木我都不賣!今天當著劉市長的面,我把話和你說清楚,要么,你馬上把我們的小店恢復原狀,要么,我現在就去公安局報案。”

    劉援朝說:“媽,您看您,還去報案?您真以為公安局會把這事當案子辦?我看除非您當公安局長……”

    孫成蕙火了:“我還就不信公安局不接我這個案子,我還就不信劉市長領導下的這個陽山市沒有法制了!”說著,走到電話機旁,要去抓電話。

    劉勝利笑著,把孫成蕙攔住了:“媽,哥是和你們鬧著玩呢!”

    孫成蕙說:“鬧著玩?這好玩嗎?!我們都被搶了!受到了嚴重損失……”

    劉盼盼眼圈也紅了:“你們當市長的當市長,做老總的做老總,你們想咋著玩都行,可不能這么玩我們的小買賣呀!這不是拿窮人開心嘛!援朝,你知道么?我們紅紅還指望做小買賣的錢交學費哩!”

    劉勝利心里一沉,繃起臉對劉援朝道:“這事我看就是怪你,太粗暴了嘛!媽和盼盼真報了案,我就真叫公安局處理你!”

    劉援朝這才道:“好了,好了,媽,盼盼,你們別鬧了,我說點正事!媽,這小店就別開了,我準備讓你走向世界了!”

    孫成蕙有些茫然:“走向世界?怎么回事?”

    劉援朝說:“媽,您老辛苦了一輩子,哪都沒去過,太虧了嘛!您過去常說,要‘胸懷祖國,放眼世界’,咋放眼世界呢?就得到世界各地走上一走嘛。改革開放后,我和劉市長經常去放眼世界,也不好帶您去,想想也覺得挺對不起您的。”

    孫成蕙愕然不安地問:“援朝,你不是開玩笑吧?你安排我出國?”

    劉援朝說:“是啊,是啊,出國旅游,港泰新馬四地十日游六千多塊錢,我已自作主張地給旅行社的季總打了聲招呼,給您掛了個號。當然,是我請客嘍。”

    劉勝利接上來說:“媽,今年是哥請客,明年就我和錢遠請客,我們是工薪階層,沒法請您去國外旅游,就請您去趟北京;再下次,就讓敢斗請客她最有錢,讓她請您去美洲!”

    孫成蕙受了感動,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大兒、大女,好半天才說:“出國旅游這種事,過去媽連想都不敢想哩!要是……要是你爸還活著,能陪我一起去該多好!”

    劉勝利和劉援朝都默然了。

    過了好半天,劉援朝才真誠地說:“媽,您那小店就別開了,好不好?”

    劉盼盼也說:“媽,勝利和援朝都是好心,這小店就讓我來開吧。”

    孫成蕙卻拍拍劉盼盼的肩頭:“媽繼續陪你開!”遂又對劉援朝道:“放眼世界我一定去,這店呢,我們也得開下去……”

    劉援朝苦苦一笑:“這么說,我白請您客了?”

    孫成蕙笑了:“也沒白請,我不報案了嘛!”

    第二天上午,劉援朝把拉走的東西送了回來,“甜甜果品花卉商社”恢復了原狀,孫成蕙非常高興,不時地和劉盼盼、劉心說起出國的事。

    劉心很驚訝:“奶奶,您要真走向世界了?也不帶著我一起走?”

    孫成蕙說:“奶奶這次出國是商務考察,是工作。”

    劉心叫了起來:“什么商務考察?還不是公款旅游么?當我不知道!奶奶,別以為您是董事長,就能利用職權!大姑,我提議開董事會,討論一下董事長的出國考察問題!”

    劉盼盼笑道:“劉心,我告訴你,咱們董事長出國考察不是商社出的錢,是她兒子、你爸爸出的錢,用不著開董事會討論!”

    劉心泄了氣:“奶奶,這么說,您已經被我爸的糖衣炮彈打中了?”

    孫成蕙說:“沒打中,糖衣奶奶剝下來吃了,炮彈讓你爹摟著了。”

    劉盼盼笑了,笑罷,卻說:“媽,只有我啥也不能給您,還盡拖累您……”

    孫成蕙嚴肅起來:“盼盼,你這叫什么話?你拖累我啥了?你能自強自信,把劉紅培養上大學,就是對媽最好的報答了!”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