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九十三
    大功告成,孫成偉跑到劉勝利家,找孫成蕙報喜來了。他帶著一臉幸福的笑對孫成蕙說:“成蕙,你看看,你看看,這老都老了,還為陽山做成了這么一件大事!這么看來,一人做點壞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呀!”

    孫成蕙嗔道:“哥,你看你,就做了這么點好事,又得意忘形了!”

    孫成偉在客廳里踱著步感嘆著:“想想這一輩子呀,真像做了場夢!成蕙,你說說看,當時我和白云山要是不做老虎,我再人了黨,憑我這聰明勁,如今也得是個處以上干部了吧?勝利就得聘我個政府顧問,咋著也不能是個員吧?”

    孫成蕙說:“哥,你讓我怎么說你?這老都老了,官癮倒上來了!”

    孫成偉很正經,也很嚴肅:“怎么是官癮?這是進步!人啊,要活到老學到老,要跟上形勢追求進步!成蕙,不是我批評你,你就是缺少一點上進心嘛!后來就不積極追求進步了嘛!你說說看,你一個一九五二年入黨的老黨員,咋到退休都沒混上個一官半職?”

    孫成蕙說:“哥,你這叫追求進步?我看你是活到老學到老!”

    孫成偉說:“怎么是學?成蕙,我不說了么?這叫跟上形勢!”

    孫成蕙說:“哥,你也別說我沒跟上形勢,我也跟著哩!你看我們‘甜甜果品花卉商社’這兩年多紅火!那可是我和援朝、勝利他們硬斗下來的!”

    孫成偉說:“我知道,在這件事上,我是堅決支持你的!敢斗征求我的意見時,我就說了,很好嘛,你老媽勇敢地面對市場,煥發了青春……”

    孫成蕙叫了起來:“哥,原來這都是你的話呀!”

    正說著,劉敢斗黑著臉闖進了門。

    孫成蕙和孫成偉都愣住了。

    劉敢斗往孫成偉面前一站:“老帥,你果然在這里!”

    孫成蕙發現女兒來者不善,忙問:“敢斗,你怎么了?像吃了槍藥似的!”

    劉敢斗火氣很大,沖著孫成蕙一揮手:“老媽,你別管!”遂又將臉轉向孫成偉,“老帥,我現在沒有槍,要是有槍的話,真想一槍斃了你這個老叛徒!”

    孫成蕙掛下了臉:“敢斗,你……你怎么這么說話!”

    孫成偉嘆息著:“成蕙,你別管,也管不了!我們董事長一直這么給我說話,都說了二十年了,真比咱六叔厲害多了!”

    劉敢斗瞪著眼直叫:“厲害?我管好你了么?管好你了么?我要真管好你,就不會出現這種賣國求榮的叛變事件了!”

    孫成偉說:“董事長,這也過分了吧?怎么能算賣國求榮?”

    劉敢斗說:“為了個破聯絡員,不惜出賣公司利益,不是賣國求榮是什么?!”

    孫成蕙說:“哎,敢斗,你老舅這回可真是做了件大好事……”

    劉敢斗說:“媽,你別說話,這是我們公司內部事務!老帥,我問你,你居心何在?啊?為什么在陳夢熊面前這么敗壞我們公司?啊?你究竟是我們的副董事長,還是潛伏在我們公司的階級敵人?老帥,今天我就把你的本來面目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看看你究竟是個什么人物!解放前你沒干好事吧?啊?坑蒙拐騙,為了三十根金條,差點被我六姥爺斃了……”

    孫成蕙插話道:“敢斗,你別胡說,你六姥爺可沒要斃你老舅,這事我知道。”

    劉敢斗嚷道:“老媽,你知道什么?六姥爺是我的顧問,講傳統時,我六姥爺都和我說了,就是差一點斃了!”臉又轉向孫成偉,繼續說,“解放后,你老帥也沒干什么好事吧?伙著一個什么處長大肆貪污,一個立即槍斃,一個判刑十年!別翻白眼,判刑十年的就是你!改革開放以后呢?我帶著你致了富,可是沒能提高你的思想覺悟!見了年輕姑娘眼睛就發綠,一天不泡桑拿皮就癢!”

    孫成蕙說:“哎,哎,劉敢斗,你咋這么不憑良心?是你帶著你老舅致了富,還是你老舅帶你致了富?你可是跟你老舅販衣服起家的呀!”

    劉敢斗根本不認賬:“早期那些小打小鬧不算,我說的是后期!老帥,你說說看,我對你是不是仁至義盡了?啊?從大事到小事,我什么不操心?連你的婚姻都是我替你把的關,替你操辦的!可你怎么對我的?人前背后攻擊我,一開會就打瞌睡,屁事不能干,毛病還不少!尤其令我不能容忍的是,在我一再告誡你的情況下,你還是壞了我的大事,還是到陳夢熊面前去刮臭風了!”

    孫成蕙再也聽不下去了:“夠了,劉敢斗!你該給我閉嘴了!”

    劉敢斗說:“媽,我不是說了么?這是我們公司的內部事務!”

    孫成蕙火了:“你老舅是我親哥哥,我不能再聽你這么胡說八道!”

    孫成偉卻勸道:“成蕙,你別管,讓她說吧,她今天是狗急跳墻!”

    劉敢斗又叫了起來:“我狗急跳墻?我看你才狗急跳墻呢!老帥,你自己回憶一下,你這一輩子究竟干沒干過好事?干過幾件好事!”

    孫成蕙陰著臉站了起來:“好,我就說說你老舅干過的好事!劉敢斗,你給我坐下來支起耳朵仔細聽!”

    孫成偉一怔:“成蕙,你干什么?和這不講理的小姑奶奶較啥真?”

    孫成蕙看了孫成偉一眼:“哥,你也不要說,聽我說!”把臉轉向劉敢斗,又說,“誰說你老舅沒干好事?解放前,鬼子飛機大轟炸時,不是你老舅硬護著,你媽在防空洞里就被人掐死了!沒有你老舅掙錢養家,我們一家都得餓死!那就沒有今天你這個劉大款了!說到解放后,你老舅做的好事也不少。別的不說,就說一九六一年,沒你老舅,你爹的礦長就當不安生,你們就沒個飽飯吃!你知道不知道?你老舅自己吃鹽水就菜窩窩,還給你們做糍粑吃,為這還挨了你姥姥的罵!劉敢斗,你現在就可以去問問市委湯書記,他當時是建安煤礦礦黨委書記,你問問湯書記,你老舅是不是為建安煤礦幫過大忙!改革開放以后,你老舅自食其力,不但自己不找政府的麻煩,還帶出了你這么個劉大款,敢斗,你咋就這么不憑良心?”

    孫成偉聽著孫成蕙的話,眼圈禁不住紅了。

    孫成蕙繼續說:“說到你老舅的婚姻,敢斗,你給我伸開舌頭說,當初你真是關心你老舅,還是怕你老舅把錢帶走了?你老舅心眼好,一直護著你,讓著你,不和你計較,你倒好,越來越不像話了!訓起你老舅像訓兒子!”

    孫成偉落了淚:“別說了,成蕙,別說了……”

    孫成蕙仍在說:“劉敢斗,我問你,你老舅這次哪里做錯了?你姐做著市長容易么?農業科技園項目是她提出來的,是她抓的,差點要了她的命!你姐不急么?你老舅不急么?你老舅為你姐急,就像當年為我和你爹急一樣,那叫有良心!對咱自己的親人有良心,也對咱改革開放有良心!你敢說你老舅不是好人?我看他比你劉大款好!”

    劉敢斗被自己母親訓呆了,張口結舌地再也說不出話來。

    孫成偉卻抱頭痛哭起來……

    孫成偉怎么也想不到,一輩子沒說過他什么好話的妹妹孫成蕙,會一氣說出他這么多好處……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