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九十五
    下午一上班,錢遠就接到了孫笛的電話。

    孫笛在電話里帶著哭腔:“錢遠哥嗎?能馬上見個面么?有急事和你商量!”

    錢遠試探地問:“什么急事?抽空再說好不好?我馬上還有個會。”

    孫笛說:“敢斗找我麻煩了,要炒我!我在公司對過的‘不夜天’等你!”

    說罷,孫笛那邊便撂下了電話。

    于是,錢遠便到“不夜天”去了。一路往“不夜天”趕時就敏感地想到:可能是自己和周清清的事被劉敢斗發現了。劉敢斗不便和他談,就把火發在了孫笛身上。錢遠心里冷冷發笑,覺得這倒不失為一樁好事真把這層紙捅破了,他干脆和劉勝利離婚,再不做這種家庭婦男了。和周清清好上以后,周清清好幾次提出和他結婚,他都王顧左右而言他。說心里話,如果在兩個女人中選擇一個,他寧愿選擇周清清,也不愿選擇劉勝利。做市長的丈夫太累,而在周清清面前,他卻是個十足的男人。然而,和劉勝利提出離婚,他又開不了口,所以,才一直沒答應周清清。

    到“不夜天”坐下和孫笛一談,才發現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孫笛說來說去都是工程和經濟上的事,不是材料就是貨款,一時間讓錢遠有點摸不著頭腦。

    孫笛看樣子很急:“……錢遠哥,我對你夠意思,你對我也得夠點意思吧?工程上的材料都是經周清清的手進的,材料部經理也是周清清,又不是我,現在發現材料有問題,劉敢斗就全沖著我來了,你總得幫我說說話吧?”

    錢遠懸著心問:“是不是你們以次充好,把不合格的建筑材料都買進來了?”

    孫笛承認說:“是的。你知道的,全是清清給我進的!”

    錢遠愕然不安地看著孫笛:“清清懂什么材料?她不一直是聽你的?你現在咋把賬都算到清清頭上去了?孫笛,你……你想坑我是不是?!”

    孫笛忙說:“不是,不是,錢遠哥,我就想請你幫個忙,去和敢斗談談……”

    錢遠狐疑地看著孫笛:“你給我說真話,在材料上你賺了劉敢斗多少錢?”

    孫笛苦苦一笑:“別說我,得說咱三人,咱三人賺了總有幾百萬吧!”

    錢遠怔住了:“我……我可沒見過你一分錢!”

    孫笛臉一撂:“錢遠哥,這就不夠意思了吧?啊?清清和你明明拿走了一百多萬,你和我裝什么糊涂!你到工商行民主路儲蓄所查查,你賬上有多少錢!每次分錢,我都把你那一份直接存在你的賬上。你信得過周清清,我還怕她坑你哩!”

    錢遠驚呆了:“孫笛,你……你怎么能這樣做?我問你要過錢嗎?”

    孫笛說:“你沒要,清清要呀!去年一百多噸劣質鋼材清清說是你聯系的,問我要了六萬的好處費。哦,對了,上個月還有一批小水泥廠生產的水泥,清清也說是你讓用的,標號六百,其實連四百都不到……”

    錢遠嚇白了臉:“我現在算是明白了,我是在和什么人打交道!”

    孫笛長長嘆了口氣:“好了,好了,錢遠哥,你就別給我玩深沉了!這年頭誰不想發大財?是你的我給你,一點不賴。你呢,也仗義點,別見事就躲。我也想好了,實在不行,我就去向劉市長徹底坦白,包括周清清的來歷……”

    錢遠“哼”了一聲:“這你別嚇唬我,你不是不知道,我也想和劉市長離婚了。”

    孫笛怔了一下,又軟求:“錢遠哥,你……你就幫我找找劉敢斗好不好?這事只要她不查,這些爛賬都不會暴露,你也就沒啥可擔心的了……算我求你了!”

    錢遠無奈,只得違心地應付說:“等我找清清問問情況再說吧……”

    然而,在這要命的時候,周清清竟聯系不上了!打手機周清清不接,打傳呼周清清不回。到周清清住的出租屋去找了幾次,周清清也不在。錢遠困獸似地在街上獨自走來走去,不知不覺挨到了天黑。

    實在沒辦法,錢遠抱著最后一線希望,來到了往天常和周清清一起跳舞喝咖啡的酒吧,獨自一人坐在往日和周清清常坐的位置,等待奇跡的出現。

    這時,演歌臺上,一個小姐唱起了《我聽過你的歌,我的大哥哥》,說是要將這首歌獻給錢遠先生。

    “我聽過你的歌,我的大哥哥,我知道你的心,你的喜怒哀樂……”

    錢遠癡呆呆地聽著,待那小姐唱完,便走到那小姐面前問:“請問小姐,這首歌是誰讓你唱的?你知道周清清現在在哪里嗎?”

    小姐遞過了一張紙條:“錢先生,周清清離開陽山了,這是她讓我給您的。”

    錢遠忙展開紙條看。是周清清的告別信。

    周清清在信中說:“錢遠哥,我的大哥哥,這一天遲早要來,就算工程上的問題不被劉敢斗發現,這一天也要來,我知道!既然你不能給我一個家,那我只好繼續在這個世界上漂泊。不要找我了,我不會再回陽山了,從孫笛手里賺下的這六十萬,足夠我以后的生活了。為此,我要感謝你,我的大哥哥,好哥哥……”

    周清清一走,他哪還說得清?錢遠當即失了態,一點點撕碎了周清清的信,天女散花般地撒在了舞池里……

    錢遠卻沒想到,這時路邊的一輛出租車里,周清清正淚眼汪汪地看著他呢。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