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共和國往事 > 九十九
    次日上午,劉勝利正在醫院打吊針,湯平來探望了。

    湯平坐到床頭便說:“勝利,你也真是的,能昏倒在公安局門口!”

    劉勝利滿臉苦澀:“湯書記,看來這回我可真該辭職了!”

    湯平當即把劉勝利制止了:“又胡說了!你要辭職,我看咱省一大半市長都該辭職了!”見身邊沒別人,又微笑著,悄悄地說,“勝利呀,我老頭子這回就違反一次組織原則,給你透個底吧,省委組織部丁部長他們剛走,我和丁部長談了三個多小時,你就準備接我老頭子的班吧!”

    劉勝利怔了一下,一把握住湯平的手問:“湯叔叔,這……這合適嗎?”

    湯平揮揮手說:“有什么不合適?我看再也沒有比你更合適的人選了!”想了想,卻又說,“勝利,你也聽我老頭子一句勸,為了干事的大局,就……就……”

    劉勝利馬上意識到湯平要說什么:“湯叔叔,您說!”

    湯平嘆了口氣:“勝利,和錢遠離婚吧!”

    劉勝利問:“就為了接班?”

    湯平說:“為了大局,為了更好地干事!”

    劉勝利緩緩地搖起了頭:“湯叔叔,這是我的私事,我不能聽您的!”

    湯平有些失望:“你這個倔丫頭,就不考慮考慮后果!這是什么時候?”

    劉勝利淚眼朦朧地看著湯平:“湯叔叔,時代畢竟不同了!”停了一下,又說,“我相信錢遠沒和我說假話,他是被孫笛騙了,我要給錢遠請最好的律師!”

    為錢遠請律師的事,劉勝利交給劉敢斗辦了,同時,一再叮囑劉敢斗,要她千方百計找到失蹤的周清清。劉勝利認為,只有周清清能證明錢遠無罪。考慮到周清清原來在王環環那里做過公關部主任,劉勝利打完吊針回辦公室后,還親自打了個電話給王環環,讓王環環也幫著找,并請王環環轉告周清清,自己不會怎么她,只希望她能憑點良心,對錢遠經濟上的清白負責。

    周清清三天后被王環環找到了是王環環在“不夜天”發現的。王環環本想報告公安局,可見周清清一人孤獨地坐著,一副悵然若失的樣子,就想起了當初錢遠和周清清在環環新村頭一次見面的情形,便動了個心思,讓女老板放了首歌:《我聽過你的歌,我的大哥哥》。

    周清清先是呆呆地聽著,后來,不知想起了什么,愕然一驚,起身要走。

    王環環這才從演歌臺后面走了出來,上前攔住了周清清:“聽歌,聽歌!”

    周清清似乎明白了什么,問:“王總,你……你是專為我來的?”

    王環環擺擺手:“不是為你,是為錢遠。”

    周清清說:“王總,你忘了?錢遠從來就看不起你,喊你王大蛤蟆。”

    王環環說:“可劉市長看得起我,讓錢遠當面向我道歉!”

    周清清鄙夷地說:“哦,你原來是為了那個六親不認的女市長!”

    王環環火了,難得動了真情:“劉市長六親不認?她……她這是大公無私!就沖著這一點,我王環環敬她,服她!你呢?周清清?你和咱劉市長能比么?錢遠這么對不起劉市長,劉市長還為錢遠請了最好的律師!你能證明錢遠在經濟上無罪,為什么不去法院作證?你對得起錢遠嗎?對得起你那位幫助過你的大哥哥嗎?”

    周清清眼淚下來了,想了想說:“王總,你……你別說了,我……我跟你走。”

    王環環松了口氣:“這就對了么!那么,我也說清一點,如果你被法院判了刑,不管判多少年,我們環環集團都給你留個位置,有我王環環一口稀的,就少不了你周清清一口干的!而且,我再也不會對你那么兇了,你放心!”

    找到周清清以后,王環環馬上跑到劉敢斗的亞中集團去表功。

    劉敢斗有些喜出望外,問:“王總,你……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王環環說:“在她和錢遠經常約會的‘不夜天’,我剛和她一起去了法院!”

    劉敢斗連連道:“好,好,王總,我先代表我姐姐謝謝你了!”

    王環環說:“別謝,別謝,劉總,我還想請你幫個忙哩。”

    劉敢斗一副爽快的樣子:“王總,你說,你只管說,只要能幫上的忙,我一定幫!”然而,心里卻擔心王環環借錢,馬上又補了一句,“不過,我手頭最近挺緊的,只要不是資金問題就好說。”

    王環環笑了:“劉總,咱們打了這么多年交道,你這人我還不知道么?我連做夢都不敢向你借錢!不是錢的事,是想問你們集團借幾臺車用幾天。你知道的,我的卡迪拉克抵押給銀行了,另外幾臺車也賣了,目前挺困難……”

    劉敢斗一聽不是借錢,爽快地答道:“哎呀呀,王總,你和我說這么多干什么?我們是誰跟誰?王總,你要哪臺我就借給你哪臺,包括我的奔馳!”

    王環環說:“劉總啊,不是一臺車呀,你們亞中的五臺進口好車我全要用。”

    劉敢斗本能地警覺了:“王總,你又有什么大動作了?”

    王環環應付著:“小買賣,小買賣,就是來了一批國際友人,要接待嘛!”

    劉敢斗說:“那好,那好,王總,我的好車都給你,支持你們的國際交流!”

    王環環一走,劉敢斗越想越覺得這里面有名堂她的亞中集團還沒“走向世界”,難道王環環的環環集團真要“走向世界”了?他要這么多好車干什么?是不是真在國外接了什么大工程,抑或是有了合作項目?

    于是,王環環一走,劉敢斗馬上把孫成偉叫到自己辦公室,對孫成偉交待:“這個王圈圈又有蠢動跡象了!老帥,你給我盯上去,再探一回營,這回別給我玩忽職守,一定要探好了……”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