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天才紈绔 > 第2195章 所謂的交易
    “是你?”盯向江楓所在的方位,莫尊者凝聲說道。

    他剛才有感知到江楓的氣息殘留,這時認出了江楓的身份。

    同時,這樣的情況使得莫尊者臉色微變,有不好的預感,意識到,應該是被江楓給盯上了,不然的話,江楓怎么可能,如此巧合到來?

    “滾!”

    “你算個什么東西,有什么資格和莫尊者交易?”

    ……

    隨著莫尊者話音落下,追隨著莫尊者的幾個修士發作了,在他們看來,江楓不知死活的很,竟是跑到莫尊者面前來丟人現眼,莫非是嫌死的不夠快嗎?

    “你想怎么交易?”莫尊者問道。

    “這……”

    “怎么回事?”

    ……

    伴隨著莫尊者的聲音響起,那幾個追隨者都是目瞪口呆,因為聽莫尊者的意思,竟是有和江楓交易的打算。

    他們都凌亂了,不明白這是什么情況!

    “很簡單,將你手中的雷獸~交出來給我。”江楓笑吟吟的說道。

    “然后呢?”莫尊者不動聲色的問道。

    江楓給他的感覺極度危險,輕易不可招惹,但那是在江楓不曾觸及到他的底線的前提下,若江楓觸及到底線,那么,必不會與之客氣。

    “然后你就可以走了。”江楓說道。

    “找死!”

    包括莫尊者在內,所有人都是震怒了。

    這根本不是交易,而是強取豪奪,莫尊者臉色發黑,殺意涌蕩。

    “這就是你認為的交易?”莫尊者寒聲道。

    “一頭雷獸,換你的一條命,這應該就是交易。”江楓很認真的說道。

    “……”

    莫尊者沉默,他總算是明白過來,江楓所指的交易是什么意思。

    以一頭雷獸,換他一條命,無論是從哪一方面來算,這都是一筆劃算的買賣,但江楓的算法不對!

    “已經有很多年,沒人膽敢威脅我了。”莫尊者說道。

    “那是以前。”江楓提醒道。

    站在江楓的立場,若莫尊者愿意老老實實將雷獸~交出來,自然是皆大歡喜,若莫尊者不愿,那么,他便只能出手,親自去取來。

    莫尊者笑了,說道:“這頭雷獸就在我的手上,但也隨時都能消失……”

    “威脅我?”

    江楓意味深長的掃視了莫尊者一眼,此人竟是反過來威脅于他,不得不說,甚為有趣。

    但莫尊者終歸是太天真了,看不清楚形勢。

    他自以為手握籌碼,可用來與江楓談判,殊不知,一旦江楓出手,他什么機會都不會有。

    “可惜了。”一聲低嘆,江楓說道。

    莫尊者微微一愣,不懂江楓可惜什么,但下一個瞬間,他便是明白過來,江楓所謂的可惜,是什么意思。

    “轟!”

    江楓出手了,橫擊往前。

    莫尊者詭異的發現,他堂堂第七境尊者,面對江楓的橫擊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來不及做。

    “砰!”

    莫尊者橫飛出去,大口吐血。

    他手中的雷獸不見了,出現在了江楓的手上。

    “逃!”

    念頭閃動,莫尊者想也不想,就是施展極速遠遁,江楓太可怕了,其手段比他想象中的更為驚人。

    那是至強尊者,舉手抬足,橫壓一個大境界。

    莫尊者臉色蒼白,心境震蕩,連與江楓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唯一的念頭就是逃,逃的越遠越好。

    同時莫尊者決定,將第一時間離開雷海,只有那樣,或許才能夠留下一條小命。

    “嗡!”

    璀璨的劍氣爆發,鋒銳無匹的一道劍芒自天際之上,朝著下方完整切割,轉即那里爆出一團血雨,莫尊者就此殞命。

    “砰……砰……砰……”

    江楓屈指輕彈,打出幾道劍氣,那幾個追隨于莫尊者的修士,無一例外被擊殺。

    隨后,江楓離去。

    莫尊者未必明白江楓所說的可惜是什么意思,那意味著接下來江楓將大開殺戒,奈何莫尊者和徐驤一樣,過于自我感覺良好了。

    當然,江楓之所以會大開殺戒,也是因為不想自身的身份暴露,這是第二頭雷獸,雷海之內,還有著三頭雷獸。

    江楓有勢在必得之意,可也不想,橫生枝節。

    有了吞噬第一頭雷獸的經驗,江楓在吞噬第二頭雷獸的時候,無比順利,狂暴而精純的能量被江楓納入體內,迅速消化掉。

    一模一樣的滿足之感縈繞向江楓心頭,江楓微微搖頭,還是不夠。

    雖說已經捕掠了兩頭雷獸,但都是幼獸,兩頭幼獸加起來也未必比得過一頭成年雷獸。

    當然,成年雷獸更難捕捉,縱然是尊者,稍有大意也會隕落。

    另外三頭雷獸的具體情況如何江楓并不清楚,但江楓心知至少會有一頭成年雷獸,甚至是兩頭。

    “繼續!”江楓自語,又是行動起來。

    ……

    “怎么又消失了?”

    隨著江楓離去,青年男子四人,迅速趕了過來。

    青年男子一臉的狐疑,他分明感知到了雷獸的氣息,然而那般氣息突然中斷,消失了。

    這讓青年男子有不好的預感,心想難不成又被江楓捷足先登了不成?

    稍微一想青年男子就是否認了此點,畢竟江楓能夠得手一頭雷獸,已經是莫大的運氣,怎么可能如此之短的時間內,就得手第二頭雷獸?

    但這樣的情況還是讓青年男子郁悶不已,他覺得自從和江楓打過交道之后,就再也沒有順利過。

    而在這之前,他這一生,從來都是順風順水,也從來都是他讓別人郁悶,誰人膽敢讓他郁悶?

    “不對,那個家伙的氣息!”

    很快青年男子的臉色就是變了,他感知到了江楓的氣息,那表示江楓剛離開不久,也是表示,第二頭雷獸落在了江楓的手中。

    “混賬!”

    青年男子破口大罵,又是有了吐血的沖動。

    江楓難道是他的克星不成?

    不然的話,怎么會出現這么巧合的事情?

    妙齡少女三人的臉色也都是分外難看,他們也都感知到了江楓的氣息,一時間各自的心情,都無比復雜。

    “你最好祈禱不要落在我的手上,不然,我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青年男子惡狠狠的說道,氣急敗壞的很。

    “少宮主,接下來怎么做?”一個老者問道,嘴角抽搐個不停。

    總之在遇上江楓之后,就再也沒有發生過一件好事,不只是青年男子有這樣的感覺,他們也是有著這樣的感覺。

    “加快速度,我就不信,他一直這么好運氣!”青年男子怒聲說道。

    老者心想萬一江楓的運氣就這么好呢?

    但這話也就只能放在心里想想,萬萬不敢說出口來,不然的話,青年男子肯定要被逼瘋。

    “喬哥哥,那我們快點吧。”妙齡少女說道。

    她見青年男子一副備受打擊的模樣,于心不忍的很,可又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只能在心里將江楓罵了一千遍一萬遍。

    “好!”青年男子用力點頭。

    他發誓,江楓最好是不要出現在他的面前,不然的話,他一定會讓江楓后悔的。

    四人很快就是行動起來……

    ……

    “第四境的尊者!”

    時間不長,江楓就是見到了一個第四境的尊者。

    “這雷海,果然很是熱鬧。”江楓笑著說道。

    算上之前在雷海邊緣的那兩位尊者,再算上打過交道的徐驤和莫尊者,加上青年男子在內,這是江楓進入雷海以來,所遇上的第六位尊者。

    尊者從來都是罕見的,很少出現這般扎堆的情況。

    雷獸無疑是難以抗拒的誘惑,只不過并非每一位尊者都是為雷獸而來,雷海之內,另有其他的機緣,其中的一些機緣,比之雷獸更要甚之。

    當然,也有尊者進入雷海,純粹是為了修煉。

    江楓直接路過了這位尊者,第四境的尊者放眼外界,是那橫鎮一個大域的存在,然而在雷海之內,卻算不了什么,連染指雷獸的資格都不具備。

    既然如此,江楓自是不會在對方身上浪費時間。

    有一點江楓很清楚,如果另外三頭雷獸中有成年雷獸的話,那么,有資格染指的,至少是第七境的尊者。

    第四境的尊者,終歸是太弱了。

    “我現在依舊算是在雷海的邊緣地帶,但倒也不著急深入核心地界。”江楓暗自說道。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風平浪靜,直到第三天,數道身影進入江楓的視線。

    “三位尊者?”看過去,江楓有點驚訝。

    三位尊者同行,其中修為最高之人,赫然是有著第八境的修為,而最低之人,也是有著第五境的修為。

    “賀尊者,恭喜了,沖擊第九境指日可待!”一人奉承說道。

    那賀尊者得意大笑,說道:“耗費如此之長的時間,總算是不至于空手而歸,兩位道兄鼎力相助,本尊者必不會怠慢。”

    “哦?”

    江楓眨了眨眼,聽那賀尊者的意思,很是顯然,他們抓到了一頭雷獸。

    江楓于是走了過去。

    “這位道兄,有何指教?”賀尊者問道。

    他發現,竟是看不透江楓的深淺,這意味著,江楓極有可能是第九境的尊者,這樣的情況讓賀尊者微微一怔,客氣詢問。

    “賀尊者手中可有雷元丹的丹方?”江楓問道。

    大概是沒有想到江楓會這樣問,賀尊者又是一怔,旋即說道:“實不相瞞,正好有一份。”

    “嗯?”

    聞言江楓眉頭微皺,什么時候,雷元丹的丹方,竟是如此泛濫了?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