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惹愛成癮 > 第三千零一十九章 占有和成全
    到現在他才算徹底明白,她的堅持離開,其實也是愛他的一種方式而已。

    一個人固執的喜歡他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輕易變心呢?

    她這性子,還真是多年如一日的沒有變過。

    看來是自己不夠好,才不夠了解她。

    其實在兩人離婚的這段時間里,龍離陌未曾真的恐慌過。

    以他的認知而言,他們其實只是短暫的分開了一下。

    而且現在看來,這段分開其實是很值得的。

    龍離陌學會了很多,也看明白了很多,對她的了解更是多了很多。

    而且他一直堅定的明白,年小暖不會徹底的離開自己,多年來的追隨,他習慣了她,本就已經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了,又怎么可能放任她離開呢?

    年小暖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看到龍離陌還維持著剛才的姿勢坐在沙發里。

    只是臉上多了一抹笑容。

    那笑容給她的感覺,有點難以形容出來。

    “我洗好了。”年小暖輕輕的說了一聲。

    龍離陌便起身,過來的時候還摸了摸她的頭,“嗯,把頭發弄干再乖乖去床上等我。”

    年小暖,“……”

    她怎么覺得這話聽起來怪怪的呢?

    而且……龍離陌今晚怎么總是摸她的頭發?

    等龍離陌去洗澡的時候,年小暖才能慢慢靜下心來想許多的事情。

    當初選擇離開的時候,她很害怕會就此錯過自己喜歡了多年的人。

    可后來又想著他至少平安了,至少沒人再非議他了,那她的離開也就值得了。

    年少的喜歡總是充滿著占有。

    可真正成熟的喜歡,就會是成全。

    龍離陌出來的時候,年小暖已經胡思亂想的睡著了。

    他走過去的時候,刻意放輕柔了動作,就怕吵到她。

    她的頭發還不是很干,龍離陌摸了一下,眉頭微微蹙了蹙,又找了毛巾過來給她輕輕的擦了起來。

    年小暖動了動,迷蒙的看了一眼。

    發現是龍離陌之后,她又安穩的睡了去。

    那是一種對他的信任,龍離陌低頭在她額頭上輕輕的親了一口,“睡吧。”

    ***

    相比起年小暖這邊的小溫馨,年蕭就顯得比較慘了。

    年小暖是渡劫成功了,可年蕭是渡劫失敗了啊。

    許意周用手銬把他拷住了,這會兒他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兩人從會所離開的時候,年蕭要求過許意周把手銬打開。

    她一口就拒絕了,只用圍巾把兩人的手遮擋起來。

    在別人看來,兩人就是手拉手離開的而已。

    到底是一對年輕人,別人也不會覺得這行為有多奇怪。

    年蕭心里苦啊,他甚至沒辦法跟人訴苦。

    許意周問了他住處之后,就跟他直接去了酒店。

    到酒店大堂的時候,年蕭謊稱自己的門卡弄丟了,要去前臺補辦卡。

    前臺詢問的時候,他還不停的跟對方眨眼睛。

    “年先生,你……眼睛怎么了?”前臺到底還是關心的問了一下。

    許意周伸手在他屁股上狠狠一掐,笑瞇瞇的對前臺說道,“他就是喝得有點多,飄了,沒怎么。”

    “哦,需要送醒酒湯嗎?我們這邊有這項服務的。”

    “不用了,再送兩瓶好酒到房間里就好,謝謝。”

    “好的,這是您的房卡,請收好。”前臺把房卡遞了過去。

    意周抽過來就拉著年蕭走了,年蕭幾乎是被拖著進的電梯。

    電梯里有一對情侶正在熱烈的接吻呢,即使兩人進去,也沒干擾到對方。

    這畢竟是酒店,又是深夜,大家都是成年人,這種情況也是能理解的。

    年蕭雖然喝了酒,也知道非禮勿視,雙眼目不斜視的看著前面,腦子還在想著要怎么擺脫這個女人。

    可許意周卻盯著那兩人看了許久。

    看到后來,接吻那女人看到她看,便不好意思的推開了那男的。

    男人就不滿的回頭來瞪她說道,“看什么看?沒見過別人接吻嗎?你這女人懂不懂禮貌啊?”

    “是啊,沒看過,所以觀摩學習一下。”許意周毫不避諱的說道。

    年蕭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他扯了扯許意周,意思是讓她少說兩句。

    只是許意周根本沒理會他就對了,還說道,“為什么你們接吻的時候,女的會閉上眼睛,睜開眼睛沒辦法接吻嗎?”

    她不說還好,一說,那對情侶就更尷尬了。

    最后男的憋足了氣罵了一句,“神經病!”

    電梯也在這個時候到了樓層,兩人氣呼呼的出去了。

    年蕭用自由的那只手捂著自己的臉,一副沒臉見人的樣子。

    電梯門再次關上,許意周還在那嘀咕,“我看他們才是神經病呢,看一下都不行!自己在公眾視野里接吻還不讓人看了,真是的!”

    “許意周,你低調點行不行?”年蕭恨不得把這個女人按死在電梯里。

    “怎么?你覺得我的話有問題?”

    “不不不,你怎么可能有問題呢,你做什么都是對的。”

    也不怪年蕭說這些話,畢竟許意周是什么樣的人,年蕭是十分清楚的。

    “年蕭,你跟人接吻的時候,是睜著眼睛還是閉著眼睛的?”許意周突然湊上來問了一個很認真的問題。

    年蕭雖然是個情場浪子,卻也是第一次被人問這種問題。

    而且對方還是許意周,他突然就有種被難到的感覺,“我,我怎么知道?”

    “你沒跟人接過吻?”

    “怎么可能!”年蕭矢口否認。

    “那你怎么不知道?”許意周追問到底。

    年蕭支支吾吾的,“太投入,忘了,再說了,怎么可能有人去記這些東西?”

    許意周半信半疑,似乎在琢磨他說這些話的真實性。

    兩人說話間,電梯也到了年蕭所住的樓層,這一次是年蕭拖著許意周回房間的。

    畢竟他怕再逗留,又遇上什么人什么事,這女人又會好奇,萬一惹來什么不必要的麻煩就不好了。

    一進房間,年蕭第一件事就是讓許意周把手銬解開,“你趕緊把這東西給我打開,我要去洗手間!”

    “打開不了。”

    “為什么打開不了?”年蕭瞪她。

    許意周聳聳肩說道,“鑰匙被我丟了啊。”

    年蕭,“……”

    他再次想把這女人掐死!

    “那我怎么去上廁所!”年蕭幾乎是用吼的,不過為了不影響別人,他還是壓制了幾分怒意。

    許意周不以為意的說道,“你上你的廁所啊,又不影響。”

    “你這樣連著,讓我怎么上廁所?”

    “我在旁邊就行了啊。”

    年蕭覺得自己跟這個女人根本沒辦法溝通了,“你是個女人,我是個男人,我們之間是有區別的。”

    “是有區別,但是又怎么樣?我又不是沒見過男的。”許意周對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在意。

    年蕭突然就啞口無言了。

    這一點,他還真沒辦法反駁。

    也只有許意周說出這種驚天動地的話會讓年蕭覺得很正常了。

    畢竟……許意周的經歷可不是誰都有過的。

    要不是尿急,年蕭真想一直憋著,可最終他也只能去上廁所。

    他的手上還掛了個……玩意兒!

    許意周是跟著進去的,在年蕭再三的要求之下,許意周背對著他的。

    不過年蕭還是不習慣,怎么都尿不出來,站在那里干著急。

    還是許意周撅起嘴開始吹口哨,才讓他尿了出來。

    年蕭那么臉皮厚的一個人,都臉紅了。

    反觀許意周,她一女的,居然一點都不覺得羞澀。

    年蕭都不得不感嘆一句,世風日下,世風日下啊!

    “許意周,我們來談判一下吧,我覺得我們之間有必要好好的溝通一下了。”年蕭拖著許意周到沙發坐下之后,打算跟她好好的談判一下。

    畢竟兩人這么鎖著也不是個辦法。

    許意周自然是同意的。“如果你說的條件讓我很滿意的話,我可以答應你。”

    年蕭知道沒那么好搞定的,心里清楚著呢,“難道你就打算這樣一直鎖著我?”

    “這不怪我,誰叫你一直躲著我的。”

    “好……”這一點是年蕭理虧了,他不跟她爭辯,“那你要怎么才解開我?”

    “你答應我不離開我的視線我就解開你。”

    這個要求,看上去很簡單,可年蕭卻沒辦法答應,但他不能明面上說自己沒辦法答應,想先把許意周糊弄了來。

    反正他糊弄許意周又不是一次兩次了。

    “我答應你,你可以解開了吧?”年蕭把手銬露了出來說道。

    許意周揚著紅唇冷艷一笑,“你還但我是以前的許意周呢,那么好騙?”

    “那你要怎么才相信我!”

    “我是怎么都不可能相信你的。”

    “所以這個問題沒得談了?”年蕭焦頭爛額的問道。

    許意周勾勾唇,笑盈盈的往前一傾。

    她身材本來就很好,這會兒在房間里,她解開了外套的拉鎖,露出了里面穿著的貼身衣服。

    那衣服領口稍低,這么微微一傾斜吧,那完美又好看的溝溝就露了出來。

    很誘人,非常誘人。

    如果對方不是許意周的話,年蕭肯定覺得自己這是艷遇了。

    年蕭還是避開了視線說道,“你說話就說話,這么看著我做什么?”

    “覺得你好看咯。”許意周輕笑起來,她還伸手在年蕭的臉上摸了一下說道,“年蕭,你在我這里的信用度早就是負數了,你覺得我怎么可能相信你?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逮住你的,怎么可能會放了你?”

    “難不成你要這樣一直捆著我?”年蕭無可奈何的問道。

    “辦法嘛,也不是沒有,一條明路,一條暗路。”許意周盈盈的笑了起來。

    明明是很壞的笑,可配上她那副美艷的臉蛋,就顯得很勾人了。

    年蕭可不敢亂看,在他的認知里,這個世界上的女人分三類,一類是他能碰的,比如他以前的那些鶯鶯燕燕,一類是家人,還有一種就許意周了。

    不能碰還得遠離的那種。

    “明路就是,你跟我去登記結婚,我就解開這手銬。”許意周噙著壞笑說道。

    “暗路暗路,我選第二個暗路!”年蕭想也沒想就急切的表態。

    (大家猜猜暗路是啥哈哈哈)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