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零四 驚退
    “你看我象人象鬼?”

    林沙不聲不響站在一干衙役身前,堵住他們的前行之路,沒好氣得翻了翻白眼,手中細竹竿輕輕戳了戳腳下松軟的地面。﹍雅文吧  w·w·w-.-y·a·w`e`n=8=.-c-o·m`

    “哥,哥,肚,肚,餓,咯肚,肚,餓……”

    原本坐倒在地號啕大哭的小屁孩,見到林沙頓時哭聲一止,在地上打了個滾踉蹌著起身,揉著肚子一臉可憐的嚷嚷道。

    “乖,等會哥就給你做好吃的!”

    林沙回頭,沖著小屁孩露出大大笑臉。

    “小子,土匪劫村時你沒在村里?”

    既然是人那就好辦了,老何頓時膽氣一壯腰桿挺得筆直,一雙賊眉鼠眼上下仔細打量了林沙一番突然問道。

    “自然,我當時上山采藥!”

    林沙扭過頭來微微一笑,說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

    “村子里的尸體是你清理的?”

    老何眼神閃了閃,‘居高臨下’繼續問道。

    “是的,這天氣要是不早點清理,可能要爆發瘟疫!”

    林沙態度依舊不溫不火,語氣平靜得讓人詫異。

    “那村里遺留的財貨,都被你小子收攏了?”

    洪班頭沒老何的耐性,此時他已從驚恐當中清醒過來,看都懶得多看林沙這小子一眼,伸長了脖子向籬笆院子里望去。>> 雅>文8_﹎  w=w`w=.`y=a=w·en8.com

    都不用林沙回答,籬笆院子里玩泥巴的小屁孩,眼巴巴等了會見林沙還沒動作,委屈的嘟起了小嘴,從懷里扒拉一串銅錢甩得‘嘩啦啦’作響。

    一干衙役眼睛都亮了,不管眼前小子有沒有將村子里遺留的財貨收攏,起碼這小子手里肯定有些存貨!

    “怎么,幾位官老爺差姍姍來遲,就是為了村里遺留的財貨?”

    林沙臉色‘突’的一冷,目光銳利緩緩掃過一干衙役。

    以他的經驗,哪能看不出衙役眼中的貪婪,心頭更添幾分惱怒!

    “咳咳,小子你胡說什么呢?”

    洪班頭老臉一紅,輕咳出聲睜著眼睛說瞎話:“我等奉縣尊大人之令,前來此地查看土匪襲村情況,這不想找你問個清楚么?”

    “小子多什么廢話快點讓開,洪老大跟他解釋什么?”

    老何有點惱羞成怒,剛才他竟然被一個半大小子的眼神給嚇住了。

    “小子,知道他是誰嗎,縣衙的洪班頭!”

    “小子識相的就快點讓開,不然有你好看的時候!”

    “還想不想在縣里混了,小子你膽兒真肥!”

    “……”

    其余衙役見老開了頭,林沙又是個半大小子沒絲毫威懾力,頓時紛紛跳腳鼓噪起來,歪眉斜眼撇嘴呲牙恐嚇道。>> 雅>文8_﹎  w=w`w=.`y=a=w·en8.com

    有那性子急切的,已經沖了出來準備把林沙推開。

    啪!

    林沙手中細竹竿化作一道殘影,狠狠抽在性急的衙役腿上,頓時一聲凄厲慘叫傳來那廝翻身就倒,捂著左腿在地哀嚎翻滾。

    “這里不歡迎你們,給我滾!”

    林沙橫眉立目,渾身煞氣環繞臉色冰冷,喉嚨里發出一聲好似野獸般的沙啞低吼。

    畢竟是做過開國之君的人,一旦放開身上氣勢當真非同小可,起碼以洪班頭為首的衙役根本抵擋不住,紛紛臉色大變連連后退,一臉驚疑不定不敢與林沙對視,心中狂呼這小子好重的威勢啊!

    冷場,一半大少年與近十位身高體壯的衙役對峙,竟然形成了詭異的冷場局面,當真希奇古怪得很。

    身處其中的衙役卻不這么認為,他們被林沙剛才突然爆發的驚人氣勢嚇住了,自忖就是在縣官大老爺身上,也從沒感受過如此驚人氣勢。

    不自覺的,他們竟然想到了山精野怪,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小,小子,你是什么人?”

    過了好半晌,洪班主感覺這樣下去不行,丟臉事小失了威信以后就沒法約束手下這幫油滑小弟了,盡管心中十分害怕,還是吞了吞口水壯著膽子問道。

    “村里人!”

    林沙手中細竹竿一揚,不耐煩道:“走不走,不走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怎么個不客氣法?”

    不等洪班頭開口,老何便硬沖沖怒道:“小子諒你小小年紀不知事,知道襲擊官差是什么罪名么,那可是殺頭的大罪!”

    說著,還不忘惡狠狠做了個砍頭動作。他人老心細,看出眼前少年確實不是山精野怪,膽子頓時就大了起來。

    “對對對,小子你最好識相點,不然下次可就不是咱們幾個出面,而是直接出動軍隊了!”

    老何一開口,其余衙役頓時反應過來,眼前半大小子可能是個愣頭青,不妨嚇唬嚇唬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就是,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你還有身后那小娃娃好不容易逃脫土匪殘殺,可不要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真等衙門動真格的,你一小小孩童,又哪里是衙門官兵對手?”

    “……”

    威脅恐嚇一陣,見林沙依舊沉穩如山不動分毫,幾位年輕些的衙役忍不住了,互相打了個眼色大喝出聲猛然撲了出去。

    咻咻咻……

    林沙眼中冷芒一閃,手中細竹竿化作道道殘影,點刺撥掃抽等等槍法招式一一使出,只眨眼功夫便將這幾位不知死活想搞突然襲擊的衙役掀翻在地翻滾哀嚎,臉色一冷厲聲喝道:“你們到底走不走,我耐心有限下次出手可就不會這么簡單了!”

    說著手腕一抖,細竹竿‘刷’的一下插入腳下松軟泥土中,直直沒入一尺半!

    咝……

    其余眼冒兇光蠢蠢欲動的衙役齊齊倒吸一口涼氣,都從同伴眼中看到了震驚和害怕,沒想要眼前半大小子看起來瘦瘦弱弱的,竟然還是個功底不弱的練家子!

    “小子你……”老何暗自心驚,張口還想再爭取一下。

    “哪那么多廢話,再不走我可要動手了!”

    林沙煩了,察覺到身后小屁孩躁動不安心里就更加不爽,手中細竹竿猛然突刺,在半空化做點點梨花,咻咻咻的氣爆之聲帶著狂猛勁風,直刮得洪班頭等衙役臉頰生疼眼睛都差點睜不開。

    “走走走,我們走!”

    洪班頭心頭駭然,額頭冷汗滾滾感受到眼前少年的不耐,再不敢多放半個屁,忙不迭轉身就跑。本來還打算先抓住里頭那小屁孩做威脅的想法拋到天外,那小子的武藝槍法當真了得,他沒沒信心一幫衙役小弟有能耐抵擋得住,別到最后偷雞不成蝕把米可就劃不來了。

    其他幾位還站著和躺地上哀嚎翻滾的衙役一見,頓時一個個面如土色連滾帶爬灰溜溜跟了上去,一個個惶惶如喪家之犬,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條腿似的。

    不過眨眼功夫,剛才還耀武揚威的一幫衙役就跑得不見蹤影。

    “看來必須得離開了!”

    林沙收起細竹竿搖了搖頭,打開籬笆緊閉竹桿門,一把將撲來的小屁孩抱起,心中暗暗下了決定……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