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百四十章 戰成昆
    “怎么回事,好濃郁的血腥味?”

    距離謝遜家還有不足半里距離,隱隱看到他家那巨大的庭院輪廓,林沙突然腳下一頓抽了抽鼻子疑惑道。﹍雅文吧  w·w·w-.-y·a·w`e`n=8=.-c-o·m`

    以他敏銳的嗅覺,聞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血腥味,越向謝家靠近血腥味越濃!

    作為堂堂的明教副教主,謝遜為人一向豪爽大氣立身正派,教中給他的家人安排了不錯居所,是一處山谷中的巨大庭院,周圍住的都是教中高層家眷,算得上明教的‘權貴’區。

    “老大,我什么都沒聞到啊!”

    跟在林沙身后,手捧西域特產禮物的一位年輕親兵疑惑道。

    “是啊老大,我們也什么都沒聞到!”

    “我也是,這里可是教中高層所居之地,怎么會有什么血腥味?”

    “我只感覺氣味有點怪異,卻不知是不是血腥味!”

    “……”

    其他幾位跟隨而來的親兵,也紛紛發表自己意見,表示沒有聞到血腥味。

    恩?

    林沙眉頭又是一皺,他剛才好象聽到隱約的悶哼慘叫,要不是身體經過《易脛鍛骨篇》的持續改造,內家拳也達到化勁后期境界,可能也跟手下親兵一樣什么都感應不到,可是現在么……

    不對,絕對有情況!

    “快快快,大家腳步都快點,情況不對你們幾個做好心理準備!”

    林沙沒理會幾位親兵的說法,臉色變得嚴肅之極急忙揮了揮手,大步流星朝謝遜家走去。

    幾名親兵互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疑惑和鄭重。

    林沙在西域時的驚人表現猛然在心頭浮現,哪一次遭遇危險狀況不是林沙老大第一個發現,看來老大又發現了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幾人不約而同摸了摸腰間的彎刀跟手斧。雅文8  w·w=w·.=yawen8.com定了定神急忙小跑著跟上林沙的腳步,行走之間心照不宣組成了一個隱隱的小小戰陣,腳下步伐也開始逐漸統一頻率,砰砰砰的踏步聲好似一人發出顯示了他們良好的訓練成果。

    “不好,謝獅王家出事了,我先走一步你們隨后趕來。王三你快回營搬援兵!”

    幾人腳步匆匆很快就到了謝遜家五十米范圍,這下不用林沙提醒幾位親兵都發現不對,林沙的臉色更是難看因為他根本就沒聽到謝家有任何動靜傳出!

    謝家他又不是沒來過,不說仆役成群卻也有十幾位,家中還養了幾頭看家猛犬,此時卻半分聲息皆無傻子也知道出事了,更別說空氣中彌漫的血腥味越發濃郁,就連幾位親兵都聞到了。

    他想也沒想拔腿便沖了出去,聲音遠遠的傳入幾位親兵耳中。

    “謝獅王謝大嫂。林沙看你們來啦!”

    腳踏麒麟步身形迅疾如飛馳奔馬,幾個跨步間便是十來丈距離,看著眼前謝府緊閉的大門突然大喊出聲,腳下猛一蹬地身子拔空而起,硬生生躍起一丈來高穩穩停在謝府高大的圍墻之上。

    咻!

    他才剛剛在墻立穩身形,還來不及觀察院子里的情況,便聽一道凄厲破空聲響起,一枚銀光閃閃的細小物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疾射他面門而來。

    哼!

    他怒哼出聲右手猛然甩出。寬大的衣袖卷起陣陣狂風,瞬間便將襲來銀光閃閃的細小物事掃飛。

    “救。救命!”

    就在這時,林沙耳中猛然聽到謝大嫂虛弱的呼救聲,以及小嬰孩虛弱之極的悶哼啼哭,他心頭一沉二話不說翻身下墻,目光一掃頓時心頭凜然,只見偌大的庭院里家丁仆役躺倒一地。﹏ 雅文8  w=w=w`.-y=a-w-en8.com看他們七竅流血的恐怖摸樣顯然早已斃命多時。

    “是……”

    他也不是傻子,對上‘混元霹靂手’成昆這樣的江湖超一流高手真沒把握,如果放在笑傲世界之時還好,現在身體底子受損只能發揮暗勁實力卻有些力有未逮,一個不好就得提前領盒飯回老家。

    可惜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拍。剛想大吼出聲驚動周圍人家,從正堂方向便散出一道青衣身影,幾個縱躍間便已閃到外墻不遠處,右手一揮又是幾道銀光閃閃的細小暗器甩出。

    林沙這次看得清楚,卻是幾塊散碎銀子。

    不過他也大意到用手去接,依舊袍袖飛舞將其掃落,不等他有喘息之機,一雙手掌已帶著雷霆之勢猛拍而至!

    炮拳如火!

    林沙眼神一凝,身子不退反進向前大踏一步,雙拳如出膛炮彈左右開弓,帶著沉悶威壓竄起連綿氣爆,聲勢驚人之極!

    拳掌相擊!

    他只覺一股磅礴巨力從手上傳來,手臂一陣酸麻身子不由自主向后倒飛出去,直直砸在身后不遠處的院墻之上。

    哼!

    眼睛微微瞇縫露出危險寒芒,怒哼出聲身上肌肉一陣顫動,骨節噼里啪啦連連爆響,腳下夯勢地面砰的一下塌陷三寸小坑,脊椎一彎一直借著院墻上的反震之力,腳踏麒麟步猶如野馬奔馳瞬間掠過三丈距離,沖著青衣人身前左腳猛然前跨右手從腰間轟然出拳。

    半步崩拳!

    青衣帥氣的成昆輕飄飄一掌接過,體內真氣運轉輕松化解林沙兇猛一拳,而后身形如大鳥般飛起,雙掌連環轟拍出化作片片凌厲掌影。

    不好!

    一拳轟出卻像打在棉花之上不著力氣,林沙心道不好還沒等他做下一步反應,成昆的連綿掌勢便已鋪天蓋地轟下。

    崩拳如箭!

    情勢危急他雖驚不亂,身子一沉站了個標準馬步樁,雙拳如離弦利箭連環轟出,帶著‘咻咻咻’的刺耳氣爆與天上掌影直接對轟!

    砰砰砰……

    一連串如炸豆般脆響傳出,林沙滿臉猙獰根根青筋爆起,腳下夯實地面生生下陷半尺有余,身上肌肉骨骼連連顫動抵消手上傳回磅礴巨力,經脈也跟著連連抖動將涌入異重真氣震散化解。

    超一流高手就是超一流高手,交手不過短短片刻時間成昆明便占據絕對優勢,一雙肉掌時而飄忽不定時而沉重如山,時而氣勢凌厲時而狂猛霸道,果然不愧為‘混元霹靂手’之稱,一手掌法已運使至出神入化信手而為之精!

    不僅如此,他一身渾厚之極的《混元功》真氣也是厲害之極,每每涌入經脈絲毫就給林沙帶去極大痛苦和傷害,要不是他經脈堅韌又有渾圓如意的暗勁顛峰手段化解,只怕過不得幾招就得徹底敗下陣來!

    內功高手對外功高手的壓制,實在太過巨大!

    喝喝喝……

    林沙也不是吃素的,怎么說他已是化勁高段境界,換算成內功的話起碼也是超一流高手中的資深老鳥,在笑傲江湖之時打過的風清揚和東方不敗武功只比成昆更高,雖說此時他只能發揮暗勁顛峰實力也不是成昆輕易可拿下的。

    連連呼喝越戰越勇,體內氣血不由自主加快流速,出招力量也跟著越來越大,速度也是隨著一升再升,拳影連綿勉強能跟得上成昆的《霹靂手》。

    砰!

    成昆越戰心中越是驚訝,真氣運轉手上力道也跟著迅速加大,每一掌揮出都帶著強勁的力道跟霸道的破壞力,卷動周身氣流跟著一起呼嘯旋轉。

    一掌‘電閃雷鳴’使出,出招速度快到極致,裹脅勢不可擋的狂猛氣勁直擊林沙頭顱,要是被拍中了非得變成砸碎的西瓜不可。

    林沙也不甘示弱,感受到成昆自掌的猛惡和洶洶惡意,他身子猛然后撤又迅速前探,右手揮出拳上帶著凌厲的鉆勁與襲來大掌狠狠相撞!

    一聲砰然悶響之后,兩人不約而同借著手上傳回巨力向后跳出戰圈。

    呼呼呼……

    林沙此時的狀態并不是很好,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額頭人汗滾滾臉色一片不自然的潮紅,仔細觀察可以發現他整個身子都在細微抖動,顯然剛才一番短暫卻又激烈的交手,對他的身體負擔極大!

    成昆的情況就要好得太多,盡管剛才一連串重手消耗了不少內力。可對于像他這樣打通了任督二脈,在體內形成小周天循環的超一流高手而言,只需加快運轉幾個周天便可勉強回復過來。

    只不過與林沙的內家拳連連互轟,手上被那種怪異勁道震得十分不適,讓他心存少許忌憚而已,就連熱汗都沒流出幾滴更別提喘氣了。

    “小子報上名來,我成昆不殺無名之輩!”

    林沙的年輕讓他到現在還驚嘆不已,心中更是確定了要將之擊殺的決定,明教有此后起之秀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嘿嘿,你成昆不僅是花心渣男,而且還是人面獸心的畜生,大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銳金旗是也!”

    林沙嘴角掛著不屑冷笑,眼神微瞇說出的話惡毒之極,趁此空擋迅速調運體內氣血,在他耳中此時已聽不到其它任何聲音,只有在血管中奔騰澎湃如長江大河般的洶涌潮水之聲。

    雖說身子疲憊了點卻感覺前所未有的舒適痛快,體內氣血洶涌手腳力量十足,渾身上下充滿了運使不完的力氣,一雙眼睛精光閃閃神氣十足,心臟砰砰砰瘋狂跳動猶如戰鼓狂擂,此時他的狀態達到了穿越倚天世界后的最佳,果然生死大戰是激發潛力的不二法門……(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