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百七十五章 靜定生光
    冥冥鴻鴻無上無下,天地間一片混沌不知何所在不知何所往。↑,.

    沒有時間沒有空間,好似整個世界就是一片灰蒙蒙。

    驀然一點光明從灰蒙蒙無邊無沿的混沌中升起,照亮一小片灰蒙蒙空間。

    光明放在整個灰蒙蒙的混沌中實在太不起眼,明暗閃爍間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可那點光明卻十分頑強,不僅沒被灰蒙蒙的混沌淹沒,反而掙扎著逐漸變大變亮,光明籠罩的空間逐漸變大。

    轟!

    當光明籠罩范圍大到一定程度,灰蒙蒙的混沌空間轟然一聲震響,整個世界瞬間顫抖沸騰起來。

    呼!

    林沙驀然睜眼兩道精光一閃而逝,張口長長吐氣一道肉眼可見寸長白氣脫口而出,在半空停留兩三個呼吸功夫才緩慢消散。

    臉上露出舒適愜意表情,緩緩放下結在胸前的大手印,只覺腦袋前所未有的清明敞亮,一些以前早已忘記的模糊記憶都從腦海深處蹦了出來。

    “密宗精神修持之法果然不同凡響!”

    仔細體味腦袋空明好似頓悟一般的美妙滋味,良久林沙才長長嘆了口氣滿臉迷醉。

    嘩啦啦……

    緩緩從盤坐的蒲團上起身,渾身骨節一陣噼里啪啦作響,耳中全是體內氣血如長江大河般奔騰不息的浩蕩之音。

    噗!

    右手閃電般一拳轟出,只聽空氣中傳來一聲爆響,一道拳影氣狼從拳頭頂端脫手而出,噗的一聲撞在兩米開外的堅固青石墻壁上,石屑紛飛間墻壁上出現一道模糊拳印。

    “來人!”

    臉上露出萬分滿意之色,林沙輕喝一聲緊閉的靜室石門無聲無息打開,兩道身著青衣仆役衣裳的男子必恭必敬走了進來,見到林沙急忙躬身行禮:“右使有何吩咐?”

    “將屋子打掃一下!”

    林沙輕輕點頭隨意吩咐一聲,而后邁步不急不緩走出靜室,來到光明右使府后院小花園之中。猛然長吸一口帶著濃郁花香的空氣,只覺神輕氣爽說不出的輕松愜意。

    恩?

    耳朵輕輕一動,聽到一道熟悉腳步聲由遠及近,他臉上露出欣慰笑容。

    “叔父您出關啦?”

    幾個呼吸功夫。遠遠的中堂小花門傳來一聲驚喜呼喊。

    “哈哈沒錯,在靜室待了近一月時間,再不出來身子都要霉了!”

    林沙哈哈一笑,一時聲浪滾滾向四面八方傳開。

    “師父您又有突破了?”

    沒過片刻,一道挺拔身影急匆匆從小花園另一頭走了過來。

    “哈哈偶有所得而已。密宗的精神修持之法果然不凡!”

    林沙哈哈大笑滿臉歡愉,笑吟吟看著急步走來的挺拔青年,仔細感應了一下對方氣血,眉頭忍不住輕輕一跳笑道:“無忌你也不差嘛,體內氣血充盈《龍象般若功》已修煉到第幾層了?”

    “比不得叔父天縱之才,半月前才剛剛突破第二層而已!”

    說話間那身材挺拔青年已走到近前,說不上俊朗但五官立體深刻,一頭長法微卷在墨黑之中隱含淡金之色,面貌中有金毛獅王謝遜的三四分影子,正是其留下的唯一兒子謝無憚!

    “已經很不錯了。畢竟你十五歲后才開始修煉!”

    林沙伸手在謝無忌腕上搭了搭,臉上露出開懷笑容鼓勵道。

    “叔父我明白!”

    謝無忌一臉爽朗,神色間并無任何陰郁不快,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滿是孺慕。

    “哈哈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無忌都到了加冠之年,總算叔父沒有辜負你父謝十王的拜托,將無忌你平平安安養大!”

    林沙哈哈一笑,拉住謝無忌的手走到小花園里的涼亭坐下,滿意的點了點頭一臉欣喜。

    立時便有衣裳華麗長相秀美的丫鬟端上茶盞小吃,待替林沙兩人倒好茶便悄無聲息慢慢退了出去。

    “多賴叔父培養。小侄感激不盡!”

    謝無忌神色淡淡的,一點都沒有聽到父親時的欣喜,只是沖著林沙感激道。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又是一個十年。

    謝無忌已從當年的病弱小少年。一下子長成了身形挺拔壯碩的英武青年。

    他早年被成昆震傷的心脈,經過多年不遺余力的治療和修養,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珍貴藥材,終于于十五歲那年徹底痊愈。

    林沙自是大喜過望,正好那時五行旗在西域的擴張瞬間,經過一番血雨腥風又拿下一塊不小地盤。他干脆借慶功名頭大大擺了一次宴席。

    或許是謝遜的遺傳基因太過強勢,謝無忌身體一好立即像是施了化肥的野草一般猛長,短短不足三年時間長高了近尺,身高達到驚人的六尺有余,標標準準的雄健大漢。

    而多年修煉密宗修持精神之法,又讓他的頭腦格外聰明悟性極高。

    林沙打算讓他修煉疑似《小無象功》的《九陽神功》,畢竟多年養病謝無忌的身子骨還是有些虛。道家高深武學最是養身不過。

    可不知道這家伙是不是因為身體長得太過迅,信心也跟著瘋狂膨脹竟然毫不猶豫拒絕了林沙的提議,表示他想修煉密教金剛宗的護教神功〈龍象般若功〉!

    林沙自是無可無不可,只要謝無忌的身體承受得住,修煉什么武功都成!

    他先是找來供奉的一票中原加西域名醫來了個聯合大會診,確定謝無忌的身體除了有點虛之外再無其它問題,便將〈龍象般若功〉前七層的修煉口訣和秘要傳了下去。

    或許因為之前的身體底子實在太差,謝無忌足足堅持了三年才跨入〈龍象般若功〉的第一層,這還是衣食無憂營養充足的情況下,要是放在青藏密宗那等條件艱苦之地,不要說修煉了能不能活下來都難說得很。

    只是讓林沙沒想到的是,還沒過兩年謝無忌竟然就突破了〈龍象般若功〉的第二層,難怪感覺無論精神狀態還是氣血都比之前充盈不少。

    “小子用不著這么客氣!”

    他哈哈一笑擺了擺手,既然謝無忌不愿輕談他那不負責任的老爹,他也沒有掃興的心思。

    “不知道叔父這次閉關有何收獲?”

    謝無忌輕輕一笑,端起桌上精致細瓷茶杯輕抿一口,滿臉享受的體味了一番中原明茶的美妙滋味,一雙有神大眼在林沙身上左右打量了一番,感覺有些古怪又具體說不清楚,忍不住好奇問道。

    “無思無慮,光明自現!”

    林沙微微一笑,拿起桌上小點心吃了兩口,輕輕吐出八個字。

    “什么,叔父您已達到光明自現之境?”

    林沙說得輕巧,可謝無忌卻像被驚雷劈中一般,滿臉驚駭條了起來神色間滿滿都是不可思議。

    “有什么好驚訝的?”

    林沙嘴角上揚自得一笑,壓了壓手示意謝無忌不必如此大驚小怪。

    “叔父真乃天縱之才也!”

    謝無忌強行壓制心頭掀起的滔天駭浪,臉上笑容既驚又喜,輕輕坐回原位羨慕道:“就是放眼整個密宗,能夠達到叔父這般修為境界的喇嘛都不多見!”

    “哈哈,不過靜定中光明初現而已,等哪天大放光明之時再喜不遲!”

    林沙輕輕一笑,一臉風輕云淡盡顯高手風范。

    十年前他從中原返回后,便取出這些年收集的神功秘籍,想要修煉一門讓身體素質更上一層樓。

    〈紫霞神功〉和〈七傷拳〉被第一個排除,這兩大秘籍都是正統的道家修煉之法,都是從人體十二正經開始修起,并不適合林沙的身體情況。

    本來他很看好〈九陽神功〉的,盡管手上只有〈武當純陽功〉和〈娥眉九陽功〉,從中分拆出的〈九陽神功〉只有全本三四分內容,但對于見識廣博所求不大的林沙而言足以。

    因為身體緣故,他只需要〈九陽神功〉在鍛筋易骨方面的功能即可,至于大成后那一身直達先天絕頂的內功林沙并不看重。

    可等他分析琢磨出〈九陽神功〉乃虛竹所創,底子乃純粹的正宗道家真義,頓時就沒了修煉下去的心思。

    道家功夫在養身方面功效確實強悍,可問題時他暫時不能在十二正經以及奇筋八脈里修出真氣,十二正經中殘留的雷霆之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現中原武功都不怎么適合后,他立即把目光放在了密宗大手印以及龍象般若功上,一門是以修持精神念力為主,一門又是修煉一身巨力,其實質跟內家拳沒有多少差別,都是以氣血修煉為主。

    而密宗武學跟天竺一脈,都是修煉的人體三脈七輪,與中原武學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修行之法大相徑庭,與被雷霆之力侵擾盤踞的十二正經根本沒有絲毫聯系,正可修煉一試。

    當然,隨著與密宗各大支脈交流加深,他也受到一定影響更加看重精神修為,至于龍象般若功的修煉跟內家拳一般,有強健身體打底想要修到高深處并不困難。事情果然如此,不過短短十年時間,他修煉龍象般若功好似坐了火箭一般從第一層直接修煉到第九層初期,一身怪力強悍無匹幾乎無人可擋。

    就是在大手印的精神修煉方面,他的進度也十分喜人……(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