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怒火
    ps:不好意思晚了

    “進去!”

    那人左足一點,抱了孩子便欲躍上屋頂,突覺肩頭一沉,身子滯重異常,雙足竟無法離地,原來張三豐悄沒聲的欺近身來,左手已輕輕搭在他的肩頭上。●⌒,那人大吃一驚,心知張三豐只須內勁一吐,自己不死也得重傷,只得依言走進廳去。

    那孩子正是張翠山的兒子無忌,他被那人按住了嘴巴,可是在長窗外見父親橫劍自殺如何不急,拚命掙扎終于大聲叫了出來。

    砰!

    這時另一只手搭上那人肩頭,那人身子輕輕一震猛然睜大眼睛,而后身子像沒了骨頭一般軟趴趴倒了下去,手中挾持著的孩子自然也跟著驚呼落地,被張三豐先一手接住。

    “林沙小友,有勞了!”

    “哈哈沒事小菜一碟而已!”

    出手的正是林沙,以他化勁顛峰的實力以及對人體的了解,加上那人又毫無防備沒有來得及運使內力護身,自然輕輕松松便著了道渾身骨節被瞬間錯開。

    “孩兒孩兒你怎么樣了?”

    變故生得太快,從張翠山準備自殺被林沙一拳轟暈,再到張三豐瞬間制服挾持張無忌之人,最后張無忌獲救不過幾個呼吸功夫,本來撲向張翠上的殷素素立即轉變方向,一把從張三豐手里接過兒子,心情一時大起大落臉上露出病態的嫣紅之色。

    “娘,孩兒沒事!”

    張無忌小同學很乖巧的搖了搖頭。

    “他們又沒有逼你說出謝遜大伯爺的消息?”

    殷素素將懷中小小孩童抱得緊緊的,貼著張無忌的耳朵小聲問道。

    “他們問了,孩兒打死都沒說出口!”

    張無忌一臉堅定搖了搖頭。

    “好孩子,真是娘的好孩子!”

    殷素素輕輕拍了拍懷中孩童。絕美臉上露出后怕神色。

    這一次冰火島之行謝遜并沒有跟張翠山結拜,不像原著那般孑然一身可以無所顧忌,不說他親兒子謝無忌還活得好好的,就是明教一干高層也受不了他‘屈尊下顧’與晚輩結拜啊。

    而且他也沒在江湖上做下諸多惡事,正常的江湖紛爭少不了,手上也沾了不少鮮血人命。不過卻不像原著那般聲名狼籍。

    這次江湖各大門派聯手逼宮武當山,找的借口也不過是當年龍門鏢局滅門之事以及王盤山島‘揚刀大會’的一些恩怨而已,他們最終的目的不過是屠龍刀!

    “張老道,你這位五弟子當真好‘擔當’。在你百歲壽誕上來這一手,這不是懷疑你不能壓制在場諸多江湖好漢么?”

    林沙面不改色一腳踹出,直接震斷那蒙古武士的心脈,回頭沖著一臉后怕之色的張三豐調侃道。

    “哼,這個孽徒。也不知怎么性子竟變得如此古板僵化!”

    張三豐臉色難看之極,看到大徒弟和二徒弟將昏迷的張翠山抬起送到后殿,忍不住怒哼出聲一臉不爽。

    他活了這么大歲數心胸豁達清風朗月,別說紫霄宮中這一干江湖人士,就是正道和邪道所有高手齊聚武當他又怕得誰來?

    沒想到資質悟性一向都被他看好的五徒弟竟然如此不智,想要一切罪責都攬在身上以死謝罪!

    他就不想想,人家齊聚武當為的是什么,龍門鏢局的事兒不過一幌子而已,人家的目的是謝遜手中的屠龍寶刀,就算你以死謝罪人家就不再詢問謝遜的具體下落的么。真是幼稚!

    如此不成熟心態實在讓他失望,螻蟻尚且偷生何況人乎?

    這邊殷素素忙著安撫受驚的兒子,張三豐又陷入難得的惱怒后怕情緒之中,在座數百江湖豪杰也是驚出一身冷汗。

    所幸張五俠自殺沒有成功,不然他們跟武當派的梁子可是結大了,就是少林三位空字輩神僧也是慶幸不已,惹惱了武林第一人張三豐可不是開玩笑的,尤其知道這位武當創派祖師是先天高手,心頭慶幸更甚。

    坐在前排高手倒是想趁機拿下張摧山呢,不過武當其他幾位大俠反應太快。根本就不給他們機會,還有林沙跟張三豐這兩位級高手壓陣隨都不敢輕舉妄動以免惹火燒身。

    林沙這廝真是個怪物,剛才那一拳距離張摧山足有一丈距離吧,竟然直接便將堂堂的江湖一流高手震暈過去!

    盡管張翠山毫不防備。可江湖一流高手也不是吹出來的,無論反應度還是應變能力都極為驚人,就是如此張翠山毫無反抗之力被轟暈,其實力得有多恐怖,在座眾多江湖豪杰一個個心頭凜然神色嚴峻,自忖沒法相抗這樣的狠人。

    不過后怕歸后怕。謝遜的下落他們還是要問清楚的,不然這次武當之行不就白跑了一趟么?

    當然白跑一趟也不算什么,關鍵是此舉大大得罪了武當派,要是還落不到半分好處空手而回的話,那就太不值當了。

    這不,眼見一場慘事消弭,少林方丈空聞顧不得合適不合適,直接雙手合適宣了聲佛號開口道:“阿彌陀佛,張五俠性子剛烈了點,所幸沒有出現意外張真人還請消消氣!”

    接著他又轉頭沖著殷素素道:“既然張五俠身體有恙,不如由殷姑娘說出謝遜下落,也好早點安了武林同道之心!”

    殷素素抱著張無忌身子猛然一僵,將懷中孩童抱得更緊回頭滿臉猙獰,眼神冰冷沖著空聞道:“空聞老和尚你不要太過分!”

    “空聞大師,我武當派內部還有些事情要處理,那就招待了請便!”

    武當四俠張松溪氣得差點涂血,陰沉著臉色拱手做了個請的手勢,人家都欺負到頭上了還客氣什么?

    “阿彌陀佛張四俠可要想清楚了,這么多武林同道都想知曉謝遜的下落!”

    空聞卻是眉頭都不皺一下,只是雙手合十行禮不溫不火輕聲道,一副得道高僧好涵養摸樣。

    “我想得很清楚,武當不歡迎諸位,諸位還是盡快下山的好!”

    張松溪心情惡劣到了極點,沒好氣擺了擺手一臉不耐。

    “張四俠憑什么趕我下山,我們又不找武當的麻煩!”

    “就是,我們找的是天鷹教妖女殷素素!”

    “謝遜乃武林公敵,張四俠這么維護是不是已經與謝遜那狗賊合流了?”

    “……”

    張松溪如此不客氣,在座數百江湖豪杰頓時炸來了鍋,一個個唾沫橫飛要么將武撇開要么直接給武當扣大帽子,別說離開了恨不得就此在紫霄宮扎營,一副把問出謝遜下落誓不罷休的架勢。

    “夠了!”

    張三瘋猛然一聲怒喝,聲音不大卻好似炸雷在數百江湖豪杰耳邊炸響,震得他們耳膜生疼氣血翻涌,一個個滿臉駭然看向激將飚的張三豐。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真以為他好欺負可以容忍這幫江湖豪杰一再挑釁?

    “張老道還是我來吧,畢竟涉及的是我明教高層!”

    林沙從那死去蒙古人身上搜索一陣沒有任何收獲,搖了搖頭起身說道。

    “好,林沙小友盡管施為,我老道今天為你掠陣!”

    張三豐脾氣再好也受不了啦,微微點頭凝聲說道。

    “哈哈用不著,對付這幫烏合之眾小菜一碟!”

    林沙哈哈一聲長笑,搖了搖頭滿臉不屑,身形一閃晃到紫霄宮中央位置,直視數百或不善不冷然或不屑的數百目光,裂嘴露出兩派森森白牙,可還沒等他開口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便跳了出來,叫囂道:“魔教賊子滾一邊去,這哪有你說話的份啊……”

    林沙眼睛一瞇身形暴閃突前,右手閃電般一拳轟在唐文亮胸前,陰陽兩股勁道瘋狂攪動撕扯其經脈血骨,唐文亮措不及防之下身子倒飛出去,滿臉冷汗連連慘呼,其聲音之慘烈駭人聽聞。

    “三師弟!三師哥!”

    其余崆峒四老根本來不及反應,只驚呼出聲二話不說縱身飛躍,咬牙切齒連出重拳向林沙猛襲而至。

    拳還未至林沙便感受到股股凌厲勁道撲面而來,他嘴角掛笑不退反進雙拳如出膛炮彈連連轟出,拳拳相撞出轟鳴爆響,他只覺從拳上竄來七股不同勁道,或刁鉆或蠻橫或輕靈或隱晦,瞬間涌入經脈血肉之中瘋狂破壞林沙身體。

    手臂肌肉只是輕輕一陣顫抖便將七股勁道全部震散,體內氣血流動順暢自然沒有受到絲毫影響,緊接著揮拳再次轟出與崆峒七老對轟一處。

    轟轟轟……

    震耳欲聾的轟隆炸響連綿不絕,氣勁飛揚狂風大作,林沙越戰越勇連連前突,崆峒四老卻是好象遭受重型攻城錘轟擊身子連連被轟飛不說,臉色也是蒼白若紙毫無血色,竟是在拳頭直接對轟中敗下陣來被連連轟飛看樣子受創不輕。

    “七傷拳,你竟然也練會了七傷拳!”

    崆峒五老老大關能仰躺在地一連驚駭,一邊大口噴血一邊滿臉不可思議怒吼:“你怎么會……”

    剛才教授雖然短暫,可此時依舊在他體內瘋狂肆虐大搞破壞的陰陽二勁,明顯就是七傷拳中的獨門手段,他心中震驚可想而知。

    “嘿,井底之蛙孤陋寡聞!”

    林沙撇了撇嘴一臉不屑,這是內家拳明暗勁變化好不好……(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