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出來吧
    狗血大劇,又是一幕酸牙的狗血大劇!

    由天臺山智光大師深情講述,‘鐵面判官’單正,譚公譚婆以及趙錢孫補充完善的一幕狗血大劇,就在喬峰滿臉不可思議的震驚情緒中激情上演。雅文8﹏> ﹍ w-w-w`.·y·a-w`e-n·8-.`c=om

    幾個老家伙費盡心機,為的就是告之喬峰一個殘酷事實:你丫不是宋人,而是被丫口口聲聲喊打喊殺的遼狗,因為這個原因丫已經不適合擔任丐幫幫主一職,識相的話老實退位讓賢!

    吼!

    在事實面前,喬峰傷心,絕望,悲痛,迷茫種種復雜情緒交織,最后化作一聲震動山林的咆哮怒吼,幾個老家伙被震得直接吐血滿臉駭然不知所以。

    “喬幫主,還戀位否?”

    林沙淡然輕笑,喬峰的驚人怒吼對他而言好似輕風拂面完全無害。

    呼!

    喬峰滿眼血絲密布神態駭人,盯著林沙久久不肯移動目光,半晌過后突然長長吐出一口胸中濁氣,滿臉頹然澀聲道:“林沙兄弟以為我還能待在丐幫么?”

    “你想待的話,沒人可以阻攔!”

    輕輕淡然一笑,林沙眼神平靜緩聲道:“不想待的話,丐幫中人也沒誰有資格說不!”

    喬峰聞言默然不語,徐長老,譚公譚婆趙錢孫還有智光大師,以及單正和他五個兒子,全都滿臉擔憂望了過來,他們的心思都寫在臉上,自然不希望喬峰繼續待在丐幫的。

    最讓他們擔心的是,喬峰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底牌,以其在丐幫的崇高威望想要壓下其實不難。

    真要如此的話,他們的下場可就不妙了,旁邊身形魁偉實力強悍的神秘六袋弟子林沙的態度又讓人摸不著頭腦,他們心中自然十分憂心。﹎ 雅﹎文吧 ﹍ w·w·w·.·y`a-w`en8.com

    只要一想到堂堂天下第一大幫幫主喬峰是契丹人,他們這幾個自詡正義為先的老家伙便一陣心急火撩難受不已。

    哈哈哈……

    突然,喬峰仰天長笑,一滴一滴眼淚從眼眶無聲滴落,順著臉頰流入大張的嘴巴之中。味道是那么的苦澀。

    聲浪滾滾好似戰鼓轟鳴,這一刻天地之間只有這一道充滿悲涼的長笑,就連天上的云朵都似不忍目睹紛紛消散于天際。

    “丐幫幫主,不作也罷!”

    長笑延綿足足有盞茶功夫。幾個老家伙尤其是功力已全失的智光大師,臉色蒼白連連后退滿臉擔憂望了過來,只聽喬峰突然語氣一轉朗聲道:“喬某拜謝丐幫的培養之恩,自此之后脫離丐幫再無瓜葛,還請徐長老以及諸位做個見證。告辭!”

    話音剛落,雄壯身軀一閃一縱已消失在原地,幾個老家伙急忙抬頭四望,喬峰的身影已隱入數十丈外的密林之中,身影再次一閃已徹底消失不見。

    好厲害的輕功!

    這是在場眾人心中的驚嘆,與此同時一陣呼呼風聲從頭頂落地,一根顏色碧綠的棍棒從天而落,直直深入眾人身前泥地之中,棒頭劇烈顫抖嗡嗡搖晃不停,好似在告別舊主人一般讓人忍不住心生側然。

    “好了好了。如你們的愿喬峰脫離了丐幫!”

    幾個老家伙所在空地氣氛壓抑之極,林沙卻是不以為然撇了撇嘴,毫不客氣打破了這種尷尬氣氛,沒好氣道:“也不知道你們這些老家伙是怎么想的,帶頭大哥的身份很難測么?”

    跟原著一樣,幾個老家伙將汪劍通的遺書拿了出來,最后卻又把帶頭大哥的名字也隱了去,無論喬峰如何追問都不肯吭聲,林沙就看不過他們如此嘴臉。雅文8  w-w`w-.=y-a-w-e·n=8`.com

    “你什么意思?”此時徐長老正陷入悵然若失的心緒之中不可自拔,聞言稀疏白眉一抖怒聲道。

    喬峰如此決絕離開。絕對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原本按照徐長老的想法,就是以其身世逼喬峰讓出幫主之位,依舊保留其丐幫弟子身份,這樣一來丐幫實力依舊可以說毫未損。

    可是喬峰的決絕離開。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人都不見了心中想法自然也沒沒了實施的可能,此時心情之糟糕可想而知。

    “徐老頭你就別打什么鬼主意了,你自己老糊涂了不要以為別人也都跟你一個樣!”林沙曬笑出聲,搖了搖頭一臉不屑,臉色平靜淡然道:“武功實力到了喬峰這等地步。無論他在哪里都能混大名堂,根本就不會因為少了一個丐幫幫主之位就遜色半分!”

    徐長老頓時老臉漲得通紅怒目圓視,林沙這話就像鋒利的刀子,狠狠戳他的心窩子啊。

    “這時候不知道賣個好,還一味隱瞞什么狗屁帶頭大哥的信息,真是可悲復可笑!”林沙搖頭晃腦一臉‘不屑為伍’的神態,差點沒將徐長老直接氣暈過去,他依舊沒有停口的意思,沒好氣道:“三十年前的江湖成名高手又有著大威望的就那么幾位,丐幫前任幫主汪劍通倒是有這個威望,可惜實力不夠直接排除!”

    見幾個老家伙老神在在不為所動,他輕笑出聲:“至于聲明遠揚的大理段氏,不說那時候國內動蕩楊義真勢大,單單他們非中原之士便可斷定他們不可能是什么帶頭大哥!”

    林沙帶著譏諷意味的曬笑在杏子林傳出來遠,根本就沒理會幾個老家伙難看的臉色,慢悠悠道:“江湖上能跟丐幫和大理段氏齊名的勢力就那么一兩家,只要稍微動腦分析一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么?”

    幾個深知詳情的老頭頓時臉色青白交加,像開了染坊似的十分精彩,林沙雖然沒有道破‘帶頭大哥’的名姓,其實已經分析得十分清楚,只要腦子沒壞掉就不會猜錯帶頭大哥的身份。

    “還有……”

    沒理會幾個老家伙難看之極的臉色,林沙語帶感嘆說道:“真不知道丐幫前任幫汪劍通是怎么想的?”

    回頭直勢滿臉憤然的徐長老,他悠悠然說道:“既然防著喬峰,就不要讓他坐上幫主之位,給個九袋長老把他當作金牌打手不就成了?”

    聽了林沙這話,不要說譚公譚婆他們幾個面面相覷,就是徐長老都露出尷尬疑惑之色,之前沒想大這上頭也就罷了,如今林沙把話說開他們也不得不認真思索一番,這情況確實不同尋常。

    “還是汪劍通早知道喬峰能力非凡,換個人當上幫主根本就彈壓不住?”

    林沙卻是不理會幾個老家伙的心思,沒好氣道:“之前做什么去了,還特意將喬峰收為關門弟子,將丐幫鎮幫絕學降龍十八掌傳授,臨到死前又后悔玩了這么一手?”

    “汪劍通真真毀人不倦,這不是擺明了玩兒人么?”

    林沙悠然的聲音依舊沒停:“讓喬峰坐上幫主之位,又在他最為風光得意之時兜頭一盆冷水澆下,將他前半生努力拼搏應得之物統統弄個一干二凈。徐老頭你得慶幸喬峰心胸寬廣對丐幫感情深厚,否則丐幫招惹了這么一位絕頂高手以后將永無寧日!”

    語氣一貫平淡聲音也不響亮,可林沙的一番言語好似震天鼓響轟鳴,在徐長老耳便來回炸響,震得他精神恍惚幾乎站立不穩,一張老臉又是羞愧又是尷尬,心情復雜難堪到了極點。

    譚公譚婆趙錢孫,單正和他五個兒子,還有天臺山智光大師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心中好不后怕連額頭泌出一層細密冷汗。

    喬峰心性和胸襟只要稍稍差上那么一點點,他們以后也別指望過什么安生日子了。

    “真不知道你們幾個老家伙怎么想的,喬峰一沒犯錯二來威望卓著,你們聯合全冠清和四大長老幾個野心分子,擺下打狗大陣難道以為能留下喬峰么,真是無知者無畏!”

    林沙這時候也反應過來,全冠清他們的偌大陣仗所為何來,不由得連連冷笑一臉不屑。

    “你你你,你小子胡說什么?”

    盡管被一口道破實情,徐長老一張老臉漲得豬肝也似,硬著頭皮矢口否認。

    “去,我懶得跟你個老糊涂多說,事情忙完了也達到了目的,你們也心滿意足了吧,趕緊的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別在這里礙眼讓人心情不痛快!”

    林沙擺了擺手一臉不屑,還不忘說出一番氣死人不償命的話語。

    譚公譚婆趙錢孫早有離開之意,直接拱手告辭而去,單正和他五個兒子一臉氣憤卻又無可奈何,保護一臉苦笑的智光大師同樣告辭離去。

    “兩位長老,徐老頭這個老糊涂就交由你們護送回去了!”

    這時,林沙悠悠然的聲音遠遠飄了過來,背著身子擺擺手讓執法和傳功兩位長老帶著手下以及徐老頭離開。

    “林沙,咱們也離開吧!”

    親眼目睹喬峰被逼出丐幫,徐舵主此時一臉心灰意冷,見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便走過來跟林沙說道。

    “舵主你帶著弟兄們先離開,打起精神來估計回去的路上并不太平,我還有事先留一會兒!”林沙淡然回頭,語氣平靜說道。

    “那好,你自己小心!”

    徐舵主聞言心頭一凜,沒有多說招呼身邊小弟急急離開了杏子林。

    等到杏子林再無外人在場,林沙這才滿臉悠閑沖著林子某處淡然道:“閣下看夠了戲沒,出來吧……”(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