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激戰后的收獲
    拳腳相加,氣爆轟鳴!

    林沙向附近所有隋軍將士,詮釋了什么叫做戰斗之時如瘋師魔!

    拳頭密集如雨點,腿影狂掃如風車。﹏ 雅文8  w=w=w`.-y=a-w-en8.com

    氣血如龍力大無窮,勁道連綿給武尊畢玄制造巨大麻煩。

    一拳連著一拳,林沙打出了狀態也打出了節奏,盡管每一次于畢玄硬拼,與之有身體接觸的拳面或者腿腳,都好似受到熾烈大火熾烤一般,身體水分和體內氣血都受到高溫影響,身子滾燙氣血越凝練,不過短短時間身體內部溫度已飚至一個高度,體表都帶著一股子微紅滾燙。

    心中卻是不驚反喜,感受到體內氣血越凝練,盡管在身體內部的運行度比不上之前,可是給林沙帶來的力量卻更加兇猛持久。

    轟出的拳腳也沒什么章法,沒有依靠大唐世界最常用的氣機牽引之法,單以肉眼所見破綻猛烈攻擊,在貼身肉搏的情況下根本就不給畢玄絲毫反應機會。

    “混蛋混蛋,某一個要殺了你!”

    畢玄怒吼連連,雙眼噴火連連后撤,雙手揮舞成影手忙腳亂抵擋林沙狂風暴雨般的連綿攻擊,體內氣血連連震顫就連一向引以為傲的炎陽真氣,都跟著一陣劇烈竄動似有不穩跡象。

    心中又驚又怒,林沙毫無章法的拳腳攻擊,更是讓他引以為豪的氣機牽引感應失去作用。而且雙方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林沙的出手度又過于迅,就算他看出了這混蛋的出手軌跡,可是身體反應根本就反應不過來,一時竟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自從他成名以來,還從沒有經歷過此時憋屈的狀況!

    可是,林沙的拳腳攻擊強度實在太烈,每一拳似乎都蘊含千斤之力,每一腳似乎都能斷金截鐵,心中警兆不停逼得他不得不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應對。

    但就是如此。﹎>  >雅>文吧﹎  w`w·w=.=y`a-w-en8.com畢玄也不能保證能擋住所有攻擊。

    啊!

    右手小臂受到拳風波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傳來,出手格擋的動作不由一慢。可接著整條手臂跟著一震,一股暗勁涌入瘋狂拉扯破壞手臂內部的經脈和血肉。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疼痛隨之而來。

    砰!

    小臂臂面硬生生扛了一拳頭,筋骨經膜一震一麻,突然沒了力氣軟軟趴在身體一側,心中剛道一聲不好一記凌厲拳風已緊隨而至。

    肩膀微沉硬扛了這一拳,一股劇痛傳來。伴隨著體內氣血翻涌胸口像是壓了塊巨石,真氣在附近流暢不順,實力瞬間下跌一個層次。

    所幸他也不是吃素的,另一支拳頭瞬間轟出,與林沙對拼一記積蓄已久的炎陽真氣猛然爆,將強敵接下來的連攻節奏打亂。

    林沙此時的情況也不好受,滾燙火熱的炎陽真氣入體,熾烈的溫度讓身體水分迅消散,體內氣血越凝練粘稠運行起來十分麻煩。

    雙方就是如此互拼,一時誰也奈何不了誰。畢玄被林沙如瘋如魔的拳腳攻擊弄得狼狽不堪,而林沙則被畢玄詭異的真氣攻擊手段弄得難受不已。

    轟隆!

    盞茶功夫轉瞬即逝,畢玄突然握拳轟出一記雙龍戲珠,度快到極至只見兩條拳影連成一片,劇烈的氣爆轟鳴聲不絕于耳。

    林沙不以為意,以硬碰硬直接轟出一雙炮拳。盡管每每與畢玄對轟,因者對方詭異的炎陽真氣總要難受一會,他卻沒有絲毫退縮避讓之心。

    四只鐵拳凌空對上,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響亮氣爆。

    不好!

    林沙感覺拳勁一空,并沒有想象中噴薄而至。好似火山爆時候的暴烈炎陽真氣襲來,心道一聲不好畢玄這是玩了新花樣?

    可他的反應度也是不慢,原本單純暴烈的拳勁瞬間變化,明暗兩種勁道不停來回變換。如長江大河浪潮洶涌一波連著一波洶涌澎湃。

    “平北將軍林沙,咱們今日便戰至此處,以后有機會再分出勝負!”

    就在這時,耳便傳來畢玄沙啞低沉的嗓音,林沙心道一聲不妙這廝要跑,還沒等他做出反應眼前一花。畢玄便順著他轟出的連綿拳勁,臉色一陣紅白交替迅如利矢道飛出去,身形如疾飛大鳥瞬息之間便隱沒于漆黑的夜色之中。

    “賊子跑了賊子跑了,不要給他機會!”

    “快快快,弓箭手給某******!”

    “攔住那廝攔住那廝,不要讓他跑了!”

    “……”

    畢玄的突然離開,不僅打了林沙一個措手不及,就連在兩人交手外圍,布置了好幾圈弓弩防線的隋軍人馬,先是一愣而后一片人仰馬翻。

    “都不要胡亂追擊!”

    火把照映下的漆黑夜空突然響起一陣弓弩飛射之時的咻咻聲,見手下弟兄慌頭慌腦之下竟要追出營地,林沙立刻大喝出聲:“按照過營區巡邏警戒,沒有某的命令不得追擊出營!”

    說完,跟親衛統領以及附近幾位隋軍將校打了聲招呼,林沙強忍身上不適在營地巡視一圈,安撫受驚的將士這才返回自家臨時營帳。

    “你們都出去,某要運功驅逐體內火毒!”

    一屁股坐在冰涼的地上,林沙掃了跟隨在后的親衛一眼,擺了擺手將他們全部驅逐出去,而后迅閉上雙眼進入淺層入定狀態。

    剛跟武尊畢玄拼得太兇,完全又是以硬碰硬的搏命戰法,難免與之有不少的身體接觸,體內經脈血肉之中可是涌如不少炎陽真氣。

    畢竟人的名樹的影,天下三大宗師之名如雷貫耳,就是林沙實力最近小有突破,也不敢小覷了高武世界的最強戰力。

    畢玄的實力也確實高得出奇,特別是那一身炎陽真氣,當真希奇古怪得緊。

    歷經多世,他還從來都沒遇到過,像炎陽真氣這般性質暴烈,又帶著熾烈高溫的先天真氣,與之對戰簡直就是對精神和肉身的雙重考驗。

    盡管林沙與之戰個不相上下,一度還在戰斗之時占據上風,但那是欺負畢玄武功招式著實一般,真要互拼真氣他雖然不懼卻也并不會好過。

    所幸,這世界的武功威力雖然強悍無比,但因為修煉容易的緣故,像畢玄這樣的絕頂高手太過注重氣機感應和真氣修煉,對招式套路的運用卻是毫不在意,讓林沙在這方面占了不少便宜。

    來到大唐世界這么長時間,他早就熟悉了高手之間的戰斗模式。

    無非就是氣勢壓制,然后以氣機感應的方式尋找對手破綻,而后或言語攻擊又或者使出各種手段打擊對手信心,順著氣機感應中的破綻一擊必殺。

    頗有點李白詩句中的‘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形’的意味。

    這樣的戰斗風格,自然極為犀利狠厲,一旦戰敗下場十分不妙,就算勉強能夠逃得性命,也因著精神受創留下心理陰影,以后一蹶不振止步不前。

    飛鷹曲傲便是最好的例子,好好的一位鐵勒第一高手,就因為跟畢玄對戰之后留下心理陰影,實力多年來不進反退算是徹底廢了。

    可是這樣的打斗方式,在林沙眼中卻很是不以為然。

    以他堅定的心智,區區精神壓制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說放眼整個大唐世界,能夠在精神修為方面強過他的,可能也只有那位不知死活的邪帝向雨田,就算真的被壓制住了,對其堅定的追求武道之念也沒什么影響。

    就是敗了,不過也就是積累不過,等以后底蘊足夠后再找回場子就是。

    至于大唐世界高手的氣機感應作戰方式,也不能說這種手段不厲害。起碼在找尋對手破綻,以及一擊必殺方面效果十分明顯。

    可是對于武學招式已經達到出神入化境界,能夠隨時隨地順著敵人招式變化而變化的林沙而言,顯得太過簡陋單調了一點。

    氣機是什么?

    出招之時帶動的空氣流動,可有些武功出招之際,卻是毫無聲息氣機不顯,這時就得依靠豐富的戰斗經驗和武功技巧來對抗。

    隨著竅穴之中磅礴的北冥真氣在經脈之中洶涌澎湃,身體上少少幾出炎陽真氣迅被消弭干凈,同時受到熾烈溫度損害的經脈血肉也迅恢復過來。

    讓林沙驚喜不已的是,體內氣血在炎陽真氣高溫熾烤之下,體內氣血的濃度更上一層樓,幾乎粘稠成了固體濃液,沿著經脈緩緩流敞迅改造著林沙的身體機能。

    這就是意外之喜了。

    沒想到,跟武尊畢玄短暫交手,竟然還能有這等好處!

    氣血能量可是內家拳的根本,越是濃稠凝練,所能爆的威力以及破壞力,就越是強猛。

    只是以前修煉內家拳,想要凝練氣血卻是需要天長地久的水磨功夫,沒想到畢玄的炎陽奇功竟然還有這等效果!

    那,要不要以后多找機會跟畢玄交交手,也要讓內家拳的根本氣血能力,更上一層樓呢?

    漆黑的夜色中,正飛奔馳的畢玄,猛地打了個寒戰,高飛馳的身形猛地一頓,搖了搖頭很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這種干冷的感覺從何而來?

    回頭深深望了燈火明亮的隋軍臨時軍營一眼,臉上神色好一陣變幻莫測,冷冷笑道:“沒想到這為隋軍平北將軍實力如此之強,倒是某大意了,今日暫且放你一馬,等來日找到機會再……”(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