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八百一十四章 霸氣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轟轟轟……

    十八支特制長箭,還沒落下便紛紛凌空爆炸。雅文8  w-w`w-.=y-a-w-e·n=8`.com

    可不等凈念禪院十八位中年和尚松口大松,又是十八支特制利矢破空而至。

    依舊銳不可擋,勁氣凜然!

    轟轟轟……

    凈念禪院十八位實力達到一流顛峰的和尚,再次各施奇招將飛來利矢一一轟爆,只不過爆炸距離他們本人不足兩丈,漫天飛舞的粉塵和肆虐氣勁,瞬間將他們的視線以及氣機感應能力隔斷。

    咻咻咻……

    驀然,又是十八支特制利矢****而至,凈念禪院的十八位武功高強的武僧無不心生凜然,一股濃郁的死亡氣息籠罩心頭。

    他們不敢怠慢,或拳或掌或指或掌氣爆轟鳴勁風四溢,幾乎是面對面貼身在突如其來的十八支特制利矢再一次轟爆。

    轟轟轟……

    這一次的情況不同以往,凈念禪院派出的十八武僧不僅滿身沾滿長矢炸裂時飛濺的木屑,幾乎同一時間都受到附帶于特制長矢上的霸道勁氣侵襲,身子無不震顫抖瞬間鮮血狂噴。

    “哈哈哈,凈念禪院的門房不過如此!”

    林沙哈哈大笑,手中十石強弓不知何時已消失不見,空閑大掌輕輕一按,座下駿馬一聲高昂長鳴,四蹄翻云順著傾斜而上的石階狂奔而上。

    數十丈長短傾斜而上的石階,在狂奔的馬蹄跟前不過短短數息功夫便狂奔而過,待凈念禪院那十八位實力強悍的武僧反應過來,林沙已策馬疾馳挺立于他們跟前。

    “十八羅漢陣,起!”

    凈念禪院十八武僧自然不肯輕易善罷甘休,盡管剛才遭遇林沙所射長箭重擊,狂噴鮮血氣息頓降。雅文8  w·w=w=.-y=a`w=e-n-8-.`com卻依舊身形矯健第一時間布下十八羅漢陣,將策馬挺立身前的林沙包圍。

    “不知死活!”

    林沙眼中精光暴閃,得勝鉤上的沉重大關刀不知何時緊握在手。

    下一刻,一浪高過一浪的雪亮刀光匹練縱橫。氣浪滾滾刀勁凝練,瞬間就將周圍數位來不及反應的武僧淹沒。

    哇哇哇……

    不過眨眼功夫,只見刀浪滾滾勁氣轟鳴,還沒等凈念禪院十八武僧布置的羅漢大陣揮最大威力,幾聲驚人慘叫突兀響起。數道滿身血污的身影倒飛而出,一連竟是撞翻了好幾位意欲接走他們的武僧同伴,好似滾地葫蘆般一連滾出好幾丈距離,沿途地面只留下片片觸目驚心的殷紅血污。

    “征北大將軍休得猖狂!”

    眼見林沙好似戰神臨凡,一刀便將周圍近十位剛剛布下羅漢大陣,站位獨立的同伴武僧擊成重傷吐血倒飛,其余武僧心頭凜然心中彌漫悲壯之氣,好似飛蛾撲火般攜帶無匹勁力飛射而至。

    拳腳指掌,招招凌厲式式霸道,氣息連綿結成一道同氣連枝的天羅地網。瞬間將林沙與座下駿馬淹沒。

    林沙此時的靈臺前所未有的清明,氣機感應能力揮到了極致,近十位凈念禪院武僧的一舉一動,好似慢動作般浮現在他腦中。

    就連其身體氣機變化,甚至是內功運行快慢,都難以逃脫他的敏銳感知。

    刷!

    如雪亮匹練般的刀浪勁氣沖天而起,一式騎戰中瘋狂之極的縱橫八方使出,一時間只見刀浪滾滾將他周身上下全部掩蓋,與凈念禪院武僧編織的勁氣大網狠狠相擊。

    轟隆!

    一聲響亮巨爆突兀響起,近十道矯健身影猛然從雪亮刀浪中倒飛而出。口中狂噴鮮血氣息瞬間降至冰點,生命跡象也跟著迅消散。

    咚!

    收刀凝立,刀把狠狠頓在山門前的青石地板上。雅>文8﹏  w-w·w-.`yawen8.com

    刀把瞬間沒入地面一尺有余,周圍堅硬青石地面密布蛛網裂縫。一直蔓延了半丈方圓才噶然而止。

    “凈念禪院還有什么本事沒有,本將軍要直接扣門了!”

    話音剛落,插在地上的長刀不時何時已拿在手,雙腿輕一夾馬腹,座下駿馬好似受到慘烈的氣息感染,仰出一聲驚人馬廝。四蹄輕盈向著凈念禪院緊閉山門走去。

    強,實在太強了!

    林沙如此彪悍表現,直把隱藏與軍陣之中,和附近山林曠野中的江湖豪杰給驚得目瞪口呆。

    知道征北大將軍林沙實力強悍,可也沒料到竟然強悍到了這等程度!

    足足十八位一流顛峰武僧啊,而且還組成了沒怎么聽聞的羅漢大陣,結果卻連攔阻林征北前進的能力都無,就被滾滾刀浪給轟飛弄得半死不活。

    如此實力,當真可敬可畏!

    “無量道尊,征北大將軍等等我們幾個老道士!”

    就在山下一片寂靜,陷入難言的震撼氣氛之中難以自拔時,從三千親衛鐵騎陣中走出十位仙風道骨般的道長。

    歧暉手中拂塵一甩,哈哈大笑邁步前行,一步近乎一丈距離,好似縮第成寸般快前行,不過數吸功夫便已來到凈念禪院的山門石階之前。

    田谷十老個個不落下風,腳下生風大踏步前行,渾身勁氣鼓蕩氣勢驚人,十人的氣息相連好似漫天烏云蓋頂,威壓四方讓一干暗中潛望的江湖豪杰呼吸一滯,胸口像是壓了塊巨石般難受。

    “是樓觀道的田谷十老!”

    “沒想到連田谷十老都出動了,今日真是大開眼界了!”

    “看來和氏壁必定就在凈念禪院之中,否則田谷十老不會全部出動!”

    “……”

    樓觀道田谷十老的突然出現,讓本就暗流洶涌的凈念禪院所在小山附近瞬間沸騰。

    人的名數的影,不像林沙的名頭在軍中和各方豪強勢力中更加出彩,樓觀道的名頭在達官貴人和江湖人士之中卻是更加響亮。

    如今連田谷十老都出動了,樓觀道和征北大將軍之間的親密關系讓人心驚,同時其中蘊含的意思也讓一干潛伏人等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哈哈哈,田谷十老都出來了,咱們又怎么可以落后?”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山上的林沙,和山下的十谷十老吸引之時,突然一陣哈哈豪邁大笑沖天而起,劉黑撻帶著數名河北竇建德手下大將大步流星走出,度飛快向田谷十老追去。

    “劉將軍這么迫不及待,咱們瓦崗的好漢也不能太過窩囊不是?”

    這時,與劉黑撻相對方向的一處小山林中,走出了數位瓦崗大將,為的領頭人正是李密心腹祖君彥。

    “大家都這么積極,我王世充又怎么能落于人后?”

    瓦崗好漢剛剛露頭,另一方小小山丘之后,王世充滿身豪氣帶著手下一票高手走了出來,渾身氣勢凜然快步直奔凈念禪院山門石階。

    隱藏在暗中的高手再一次震驚了,沒想到樓觀道的田谷十老一出,河南周圍三大勢力的高手紛紛亮相,根本就沒有想當黃雀的心思,一個一個迫不及待跳將出來,好似出來晚了就沒他們什么事一般。

    真是奇哉怪也!

    ……

    不說凈念禪院所在山頭山門之前,生的一幕幕。

    此時林沙已策馬老到凈念禪院緊閉的寺門之前,滿臉冷漠不帶一絲感**彩,手中沉重大關刀更是冰冷鋒利,周身上下彌漫一股凜人殺氣。

    噶吱……

    就在這時,緊閉的禪院大門突然打開,一隊氣息強悍的武僧簇擁一位老僧走出。

    “阿彌陀佛,征北大將軍做得太過了!”

    老僧踏前一步,渾身氣息安詳寧合,雙掌合什施了一禮淡然開口。

    “蔽寺好大的面子,本將軍上門拜訪竟是避門不見!”

    林沙眼中精光閃爍,手中沉重大關刀如同變魔術般放在得勝鉤上,翻身下馬緩步走近老僧跟前,緩緩開口凝聲道。

    “阿彌陀佛,佛門清凈之地……”

    老僧臉色不變氣息詳和,沒有絲毫慌亂緩緩開口。

    “不用解釋!”

    林沙毫不猶豫伸手打斷了老僧的話頭,劍眉輕揚一臉霸道:“凈念禪院是不是佛門清凈之地,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要看看凈念禪院具體做了什么!”

    老僧默然不語,低寒了聲佛號:“阿彌陀佛,不知征北大將軍意欲何為?”

    “自然要進禪院好好看上一看!”

    林沙淡然輕笑,目光冷厲如到在老僧,以及身后一隊氣息強悍的武僧身上輕輕掃過,緩聲道:“老和尚,你不會有什么意思吧?”

    話音剛落氣氛頓時一滯,林沙和老僧八風不動,而跟在老僧身后的氣息強悍武僧卻是沉不住氣,渾身彪悍氣勢大漲戰意沸騰,身上灰色僧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十來道強悍氣息連成一片,好似烏云蓋頂洶涌澎湃,似欲將林沙徹底淹沒。

    “就這么點氣勢,也敢在本將軍面前賣弄?”

    目光微微閃動,林沙臉上平靜無波,嘴角露出一絲譏諷輕笑,目光從淡然平和的老僧身上錯過,放在那十來位氣息強悍滿臉不茬的武僧身上。

    “就讓你們這些坐井觀天的禿驢們好好見識見識,什么才叫滔天霸氣!”

    話音剛落,一股磅礴無匹的滔天氣勢從其身上沖霄而起,浩浩蕩蕩如浪潮滾滾,帶著一往無前又蔑視一切的瘋狂霸道,猶如怒海狂濤席卷,一狼高過一浪向身前的老僧以及其后十來位武僧咆哮而去……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沖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