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八百一十五章 驚人手段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噗噗噗……

    老僧和身后武僧根本沒料到,林沙的氣勢如此驚人如此霸道,措不及防之下連結成片的氣勢被一沖而散,受到氣勢震蕩反噬,又被林沙恐怖的氣勢一沖,心神受創頓時狂噴鮮血。> 雅文_﹎8 _ w=ww.yawen8.com

    剛才還精氣神飽滿,轉眼間已是精神委頓臉色蒼白,氣息頓降再無之前橫眉冷目的傲然之氣。

    只有那老僧,依舊氣定神閑一臉詳和。

    “阿彌陀佛,征北大將軍好重的煞氣!”

    老僧垂目合什行禮,聲音平緩卻好似暮鼓晨鐘激蕩人心。

    “老和尚,不用跟我來這一套!”

    林沙嗤笑出聲,雙目厲芒一閃直刺老僧眼底深處,一股凜然殺念噴薄而起,之前在怒海狂濤般的瘋狂氣勢中如堅如磐石的老僧,瘦削身子猛一搖晃臉色微微顯現不自然的潮紅。

    “不過如此!”

    林沙曬然輕笑,每一個字都好似重錘轟擊,直直轟在老僧出現空隙的心神,頓時擊穿了老僧的心防,直接讓這位精神修為強悍的老僧委頓倒地。

    “讓開吧!”

    輕輕一笑,雙掌前揮盡風肆虐,心神受創的老僧和一票武僧,根本連反應都來不及,便被狂風吹得七零八落向后和兩側翻滾倒退。

    瞬間,擋在身前的攔路虎全部消失不見。

    悠悠揚揚讓人心神安寧的禪唱聲,好似從遙不可及的遠方傳來,飄飄蕩蕩洗滌人心,不知不覺心中負面情緒消散。

    不得不說,佛門功法和儀式對人心的影響確實很大。

    “凈念禪院好大的架子啊!”

    打眼一瞧,寺門內是一塊空蕩蕩的巨大廣場,此時毫無人煙冷冷清清沒有絲毫人影蹤跡,讓人心神寧和的禪唱從大雄寶殿不斷傳出,根本就沒有知客僧主動上前迎接。雅文吧  w·w=w.yawen8.com林沙心中不由一怒。

    所謂上門是客,不管是惡客還是善客,凈念禪院都得老實受之。

    可是現在他們卻是不管不顧,好象林沙根本就沒有上門一般。這種無視態度讓人不喜。

    “阿彌陀佛,征北大將軍不要誤會!”

    剛才精神遭遇重創,又被一陣勁風直接刮走的老僧,不知何時臉色白走了過來,語氣溫和解釋道:“寺中僧眾正在做功課!”

    “又不是早晨也不是傍晚。做什么功課?”

    林沙曬笑出聲,搖了搖頭掃了老僧一眼,淡然道:“老和尚帶路吧,本將軍的來意你應該心知肚明,還是盡快帶我去見方丈了空大師的好!”

    咻咻咻……

    就在這時,山門石階之上躍上十來條矯健身影。

    田谷十老,河北劉黑撻和同伴高手,瓦崗祖君彥和瓦崗好漢,長安王世充和手下干將,一個個精氣神飽滿氣勢凌厲上了小山。

    小山之上佛寺院落林立。將一座面積不小的山頭占得滿滿當當。

    “哈哈,征北大將軍貧道等人沒來晚吧?”

    歧暉手中拂塵一甩,滿臉豪氣爽朗道。

    “沒晚,我正要跟著這老和尚進去,拜訪禪院方丈了空大師!”

    回頭淡淡掃了眼王世充和祖君彥,眼神中的冷漠讓兩人不禁心頭寒,胸口像是壓了一塊沉重巨石般,憋屈得難受卻不敢多言。

    在征北大將軍林沙跟前,他們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要不是和氏壁的吸引力太過巨大。這里又是佛門圣地的凈念禪院,相信林征北也做不出大肆殺戮的事兒來,只怕他們當即便會轉身就走,不敢有絲毫停留。小命還是很重要滴。

    “正好,了空大師作為佛門領袖,貧道已是多年不見,同去同去!”

    歧暉眼睛一亮,笑吟吟看向那位氣息衰落精神不濟的老僧,緩聲道:“如何。雅文吧>  w`ww.yawen8.com凈念禪院不會不歡迎吧?”

    “阿彌陀佛,遠來是客,諸位施主請!”

    老僧眼中精光閃爍,低眉垂目合什宣了一聲佛號,而后側身伸手延請道:“請諸位施主隨貧僧來!”

    說著,步伐沉穩頭前帶路,一點都不像剛剛受了重創的樣子。

    踏足凈念禪院的漢白玉地板,一股神奇的感應涌上心頭。

    敲打木魚混合著禪唱之音響在耳中,心頭涌起一股奇妙滋味。

    心神安詳喜樂,一股濃濃的‘佛’味彌漫身周,讓他不由自主心神安寧,好似置身西天佛土。

    呼!

    只一瞬間,林沙便從這種奇妙的狀態中清醒。

    頓時,后背滲出一層細密冷汗。

    好厲害的精神共振之術!

    林沙真是沒想到,凈念禪院竟然有這等幾近神通般的手段。

    單這一點,凈念禪院佛門圣地之稱名不虛傳。

    回頭望了眼田谷十老和王世充他們,卻是對此一無所覺,他不由啞然失笑,對凈念禪院又多了幾份認識和看重。

    能影響到大宗師級的精神,又對大宗師級以下精神修為沒有多少妨礙,不得不說凈念禪院這一手玩得漂亮。

    以四大圣僧的實力,大宗師以下幾無敵手!

    君不見,號稱魔門第一人,實力和名頭與天刀宋缺不分上下的邪王石之軒,不也在四大圣僧聯手之下只有狼狽逃竄的份?

    下一刻,他全身精氣神瞬間收斂,好似一個尋常人一般讓人看不出絲毫端倪,不認識的話只以為是個尋常軍漢。

    刷!

    林沙身上突然的變化,立即引來周圍高手的注目禮。

    不僅凈念禪院的老僧側目而視,田谷十老也是滿眼不解。至于河北,瓦崗還有長安三方高手則是心頭凜然,不知林征北這是想搞什么鬼?

    “好好好,凈念禪院果然不愧是佛門圣地,這種高明手段實在讓人佩服不已!”沒有理會周圍眾人的詫異目光,林沙輕笑著連連道好。

    田谷十老,河北,瓦崗還有長安三方高手聞言,齊齊心頭凜然。不由自主升起濃濃戒備之意。

    都是人精,他們要是聽不出林沙話中的不爽,那真就活不到現在了。

    盡管不清楚原因,可是林沙的實力遠他們是肯定了。

    林沙如此作態。肯定是凈念禪院做了手腳,讓他都不得不忌憚三分,這才突然收斂外露的精氣神!

    難道,凈念禪念悄無聲息間,對他們動了手腳不成?

    田谷十老。劉黑撻,祖君彥和王世充齊齊變色,急忙運轉體內真氣身上磅礴氣勢更是升騰而起,卷起道道狂風呼嘯聲勢駭人之極。

    “你們……”

    帶路老僧又急又氣,猛的咳嗽出聲,一張有老樹班駁樹皮似的老臉閃過一片酡紅,一時控制不住又引起身上傷勢反噬。

    幾人沒有理會帶路老僧,疑神疑鬼仔細探察,不僅探察自身狀況,同時也仔細探察周圍環境。

    可是。仔細觀察感應了半天都沒有任何現,頓時又讓幾人心中驚疑不定。

    “征北大將軍,你剛才現了什么?”

    歧暉受到同伴的眼神示意,不得不硬著頭皮開口問道。

    幾人全都豎起了耳朵,就連前頭帶路的老僧都不例外,他也不知道林沙現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呵,你們的精神修為都不到!”

    林沙只淡淡一句,便讓眾人臉色狂變差點沒氣炸了肺。

    這不是赤落落的看不起人么,什么叫做精神境界不過?

    林沙沒有理會眾人復雜的眼神,回頭沖著一臉莫名的老僧輕輕笑道:“這就是佛門的度化之道么。果然神奇哈,竟然有壓制同化精神修為的能耐,果然不愧是佛門圣地,手段就是高明!”

    咝!

    那老僧還沒什么感覺。田谷十老,河北,瓦崗和長安一干高手則是齊齊臉上變色,忍不住倒吸涼氣驚疑不定。

    他們不知道事實真是如此,還是林沙的恐嚇之言?

    如果林沙所言是真,那凈念禪院真就太過可怕了。壓制精神力之法不是什么希奇事。道門也有這樣的手段。可是度化同化之術就太過驚世駭俗了,簡直比魔門的詭異手段還叫人頭皮麻。

    “征北大將軍休得胡言!”

    帶路老僧臉色一變,顯然明白林沙話中含義,頓時怒目圓睜一臉憤然。

    “難怪,凈念禪院搞這么大場面!”

    沒有理會老僧的金剛怒目,林沙悠然一笑,閑閑道:“莫非凈念禪院的度化手段,必須要配合這等讓人心神寧靜的禪唱才成?”

    閉眼仔細感應了一番,盡管完全收斂了精氣神,可以他敏銳的感知能力,依舊輕易分辨出了響徹整個禪院的木魚禪唱聲中,那一絲絲不起眼的精神波動,好似匯集的全寺僧眾的精神意念般,能輕易將心志不堅之輩,又或者本就心慕佛道之輩,瞬間帶入幻想中的西天極樂之境。

    果然好手段!

    “呵呵,我還道凈念禪院做功課的時辰與其他佛剎不同,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林沙輕笑著搖了搖頭,回頭掃了一眼,果然看見田谷十老他們幾個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

    帶路老僧也是心驚不已猶豫不決,不知道林沙所言是真是假,不過內心深處他還是有些傾向于相信的。

    當當當……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清越激蕩的鐘聲響起,傳遍整個禪院,同時也傳到了山門內外。

    禪院之中,原本讓人心神安寧詳和的禪唱聲噶然而止,讓幾位客人都感覺十分不適,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難受,可不知為何包括田谷十老在內,幾人竟是暗中齊齊松了口大氣……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沖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ps:  還有一更,求推薦票,希望能掛在分類推薦榜上,拜謝書友了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