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九百七十章 初會
    “劍中雄林沙?”

    一道突兀的話語,打斷了林沙和聶風的敘舊。雅文8  w·w=w=.-y=a`w=e-n-8-.`com

    “如假包換,難不成還會有人假扮區區不成?”

    輕輕回身,看著眼中異彩連連閃爍的徐福,林沙嘴角掛上一絲莫名笑意,淡然開口:“這個江湖果真藏龍臥虎讓人驚嘆!”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

    徐福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古怪神色,輕笑著邀請道:“既然閣下來了,還請坐下一敘!”

    “恭敬不如從命!”

    林沙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大大咧咧一屁股坐下,趁徐福不察給了聶風一個隱晦眼色。

    “不知徐先生,叫區區過來有何事吩咐?”

    聶風秒懂,開門見山直接問道。

    徐福微微一笑,一副和樂長者風范,淡淡掃了默然不語的林沙一眼,輕笑著突然問道:“不知聶風你聽過,天門么?”

    “天門?”

    聶風聞言臉色大變,一雙清亮目光突然爆發懾人精光,語調一冷沉聲道:“徐先生這是何意?”

    他要不是受到天門的逼迫,又豈會帶著父母遠避海外?

    云師兄要不是被天門弄得煩不勝煩,又怎么可能一躲近十年,幾乎連家人都不知其具體去向?

    天門,是他心中的一塊心病。

    “老夫不才,恰好知道天門的一些隱秘,這才找上聶風你的!”

    徐福微微一笑,悠然開口一副隱士高人風范。

    “哦,徐老先生何以教我?”

    聶風眼睛威脅的瞇起,嘴角掛上一絲若有若無的輕笑,給人的感覺,很像一頭即將擇人而噬的猛獸。

    林沙冷眼旁觀,嘴角含笑任由帝釋天在那表演。

    徐福不慌不忙,一點都沒有因為聶風的神態變化,而出現什么驚慌神色。

    “我只是想提醒聶風你而已,天門最近尋找你師兄步驚云,尋找得十分厲害!”他輕輕一笑,臉上帶著一絲‘擔憂’說道。﹏>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哦,天門找我師兄,這是為何?”

    聶風小吃一驚,神色平靜冷聲問道:“以天門的勢力,我師兄那點實力,還入了不他們的法眼吧?”

    “但你師兄手中的絕世好劍,卻入得了天門的眼啊!”

    徐福滿臉平靜,淡淡述說道:“我在天門有些硬關系,據他們所言天門門主最近將有大動作,將收集天下有名的幾件兇兵!”

    說到這兒,他眼神很有意味的掃了林沙一眼,淡然笑道:“就像林沙小友,從鐵心島門人那搶來的兇兵天罪一般!”

    “徐老消息聆聽!”

    林沙嗤笑出聲,不為己甚道:“他們既然有膽子跑來中原撒野,那就得有付出慘痛代價的覺悟!”

    “不知老夫,可以看上一眼兇兵天罪么?”

    徐福自是不置可否,突然開口懇求道:“老夫,對于天下有名的神兵,和兇兵一向都好奇得很!”

    “這個,自是不太方便!”

    林沙根本就沒多想,毫不猶豫便拒絕道:“那玩意兇煞之氣太重,我怕沖著了徐老先生!”

    說著,似笑非笑掃了徐福一眼,嘴角掛上一絲莫名笑意。

    徐福眼底深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森冷,輕笑著說道:“如此啊,那真有些可惜了!”

    裝,你這老王八給老子使勁的裝。

    林沙臉上平靜如常,心中卻早就罵開了花,徐福這廝真是不當人子,都活了千年的老烏龜了,身上衣服還是那副方士摸樣,真讓人鄙視不爽啊。

    “呵呵,多謝老先生提醒!”

    林沙這邊心中腹誹,那頭聶風雖然不知曉眼前老者身份,不過他還是很客氣的道了聲謝,搖了搖頭一臉苦笑道:“可惜,我和師兄失去聯系已經有近十年光景,就是想提醒師兄也不知道在哪啊?”

    “那真就可惜了!”

    徐福臉上神色不變,端起茶杯輕抿一口,仔細體味了一番口中的甘甜滋味,輕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看來,是我孟浪了,聶風小友不要責怪才是!”

    “哪里哪里,我感謝老先生的提醒還來不及,哪還會責怪?”

    聶風臉上溫和儒雅,面容俊秀很有君子之風,輕笑著和徐福談笑風聲,說了些有的沒的便出聲告辭。>雅文吧  w·w-w·.·yawen8.com

    “哈哈,徐老先生這里的茶水不錯,我亦與聶風許久不見,正好說說話聊聊家常,就此告辭還請不要怪罪!”

    林沙輕笑著放下茶盞,也跟著起身告辭,不等徐福開口挽留,便和聶風使了個眼色,兩人一前一后轉身離去。

    “嘿嘿,劍中雄林沙……”

    徐福臉上神色不動絲毫,只一雙目光詭異難測,靜靜看著林沙和聶風離去不的背影,突然輕笑出聲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神色。

    ……

    林沙和聶風沒有絲毫停留,兩人肩并肩直接離開了徐福的私密莊園。

    “林大俠,剛才你給我連使眼色,這是何意?”

    漫步于鄉間小路上,兩人說都沒有開口說話,過了好半晌聶風才突然開口問道:“難不成,那位徐福老先生有何異常么?”

    “不愧是當初天下會三大堂堂主之一,感覺就是敏銳!”

    林沙輕笑出聲,淡淡掃了聶風一眼,直接提醒道:“這位的身份可不簡單,絕對不是什么隱居山林,心懷寬廣的賢達之士!”

    見聶風一臉茫然,他沒有直接言明徐福的身份,淡淡說道:“你無需知曉他的身份,只要知道他在天門之中,身份十分重要就成!”

    “又是天門!”

    聶逢眼中厲色一閃,握緊了拳頭,一張儒雅俊秀的臉膛,竟隱隱有可怖的扭曲猙獰,不爽道:“也不知道這幫家伙,到底是從暗冒出來的?”

    “哈哈,你小子好自為之!”

    林沙沒有接話,下一瞬間身影已出現在數十丈開外,聲音輕輕緩緩傳入了聶風耳中:“以后,估計你還少不得和天門打交道,一切小心……”

    說到后來,聲音已逐漸小了下去,到了最后已微不可聞。

    聶風臉上露出迷茫之色,望著林沙離去的方向,很有些悵然若失,嘴里忍不住喃喃自語:“云師兄,你可千萬不要出事啊!”

    ……

    等林沙回去之后,獨孤鳴這小子已經等候多時了。

    “林大俠,你之前去哪了,讓我一通好找!”

    見到林沙,他猛的起身,一臉‘驚喜’迎了上來。

    “出去走走!”

    林沙淡然輕笑,毫不客氣說道:“難不成,還要向少城主你報備不成?”

    “那倒不用,我只是好奇而已!”

    獨孤鳴訕訕一笑,立刻轉移了話題,故作神秘小聲道:“大俠你肯定不知道,我剛才看到了誰?”

    “你見到了誰,不會是你父親吧?”

    林沙似笑非笑掃了這廝一眼,說出的話就不怎么好聽了:“獨孤城主既然到了,怎么不出來一見,是打算與我劃清界限么?”

    “哪里哪里,大俠說笑了!”

    獨孤鳴急忙擺手,開口解釋道:“是已經消失了足有十年之久的,原天下會風神堂堂主,素有‘風中之神’稱呼的聶風!”

    “哦,是他啊,你怎么不請太過來一敘?”

    林沙露出‘恍然’之色,一點都不介意在這廝的傷口上撒鹽。

    因為神將的緣故,林沙與獨孤一方之間的關系,突然間就陷入了一種難言的尷尬之中,獨孤一方和獨孤鳴父子好不尷尬。

    他懶得滯留無雙城,整日里跟獨孤父子見面,所以打聽了最近的江湖風向后,將靈兒托付給獨孤夢照料后,他便出了無雙城四下晃蕩。

    之前的十幾年風景已經看得夠多,這次他主要便是湊熱鬧。

    凡是在江湖上,鬧得浩大的熱鬧,只要有時間他都不忘前去湊個熱鬧。

    于是乎,在某某幫派和某某門大械斗時,出現了他的身影;某某門內部大亂斗時,也出現了他的身影。

    像是尋找步驚云下落,這樣有趣的事兒,又哪能少得了他的身影?

    說起失蹤的步驚云,只能感嘆一句劇情力量太過強悍。

    這廝本以躲過聶風入魔那一劫,結果天門提前出世,逼得他不得不早早躲了出去,就連老婆孩子都顧不得了。

    如今還鬧騰出了這么大的事情,看來距離步驚云的出山,已經不遠了。

    步驚云又不是神,沒有吞云吐霧辟谷的能耐,要吃飯要生存就得在露面。不管他隱藏得有多深,大半江湖中人都在尋找他的時候,能藏得了多久難說得很,也許下一刻就會暴露身形。

    這也是他孤身一人的無奈,那些江湖中人,全都沒將他‘不哭死神’的名號放在心上,一個個蹦達得歡讓人不喜。

    步驚云要沒跟雄霸徹底翻臉,估計江湖上鬧騰得轟轟烈烈的尋人之旅,就不會有這么大的聲勢和動靜。

    之前,在山門之上的那間廟宇外,斷浪和獨孤鳴對峙的局面,他全都看在眼里,看來雄霸那廝經過十幾年的蟄伏,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暗處有好幾股強悍之極,起碼都不弱于當初絕無神最強之時的氣息若隱若現。

    心中苦笑不已,他知道這是自己的到來,引發的蝴蝶效應,將某些不該此時出現的家伙給引了出來。

    之后聶風的出現讓他吃了一驚,不僅吃驚與這廝的突然到來,更吃驚于他的實力進步之神速,沒想到更大的驚喜還在后頭,帝釋天這老烏龜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