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橫掃千軍
    “長老長老情況不妙情況不妙,城墻上的弟兄快要頂不住了!”

    十九部落的核心議事大殿,氣氛沉凝幾近凝滯,部落高層除了巡視城墻防區的幾乎全部在此,突然間一位部落勇士滿臉驚慌沖了進來。

    “慌什么慌,城墻防守不是已經布置好了么。難道那頭六品妖禽動手了?”

    為首地位最高者,不過一位年歲不小,頭發花白的八品巫武長老,此時他猛一瞪眼怒聲厲喝。

    平地如起一聲驚雷,卻是引不起大殿其余人等絲毫反應。

    眼下部落都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了,丫的你能不能不要耍這種毫無意義的威風?

    這是在座其余部落高層心中統一的想法,只是礙于面子沒有出口罷了。

    “沒,沒有!”

    那位報信部落勇士顯然沒這么好的心思素質,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滿臉驚惶連連搖頭。

    “既然那頭六品妖禽沒有出手,你們依托城墻竟然還抵擋不住,真是廢物,一幫廢物啊!”

    被喚作長老的花白頭發老者,一臉暴怒咆哮出聲。

    “那幫兇禽和妖禽,可是從頭頂天空飛過來的,有沒有城墻結果還不都是一樣?”

    終于有人看不過眼了,一位九品巫武巨漢豁然起身,聲音洪亮如雷嗡嗡炸響,一雙銅鈴大眼精光閃閃,此時卻是閃爍不滿冷哼出聲:“哼,都到這份上了,我看咱們也用不著把時間浪費在這里,全都殺出去與部落,共存亡吧!”

    此言一出,大殿一片死寂。

    剛才還氣勢洶洶,威風不可一世的花白頭發長老,氣勢為之一奪滿臉怒色,手指那巨漢卻是一時說不出話。

    “城墻上更適合我一些,先告辭一步不奉陪啦!”

    那巨漢理也沒理在場所謂的部落高層,輕輕一笑大步流星朝著門口便走。

    “慢著!”

    這時,一聲大喝喝住了巨漢,下首一位精壯漢子突的起身,急聲開口:“都到什么時候,向二十三部落求援吧!”

    咝!

    此言一處,頓時引來一片倒吸涼氣之音,在場寥寥幾位所謂的部落高層,齊齊變了臉色一時說不出話。

    十九部落,是此次遭遇空襲的部落里,最倒霉的那個。

    部落兩位七品巫武,在那次空襲中全部戰死,竟是一點念想都沒給部落手下留下,簡直不要太慘。

    “不行,還不到時候!”

    頭發花白的長老,大手一揮當即否決道。

    “都到這時候了,部落是生是死就在眼前,長老以為什么時候才是求援的好時機?”

    那位起身的精壯漢子,正是前幾日親赴二十三部落的使者,此時也霍出去了滿臉不爽怒道:“等到咱們都死了,部落也都殘破不堪了,再去求援請救么?”

    “老虎,你這是什么話?”

    花白頭發老者一臉怒容拍案而起,一頭花白相間的頭發倒豎而起,怒道:“我難道就不想部落好么,可二十三部落連咱們部落都不如,誰知道請他們救援是個什么結果?”

    “哦,長老這是懷疑我的眼光了?”

    叫老虎的精壯漢子冷笑出聲,怒聲咆哮道:“都到什么時候了,咱們不想著盡快解決眼前迫在眉睫的麻煩,反倒為這種小事糾結,好么?”

    “我可不是糾結這事,而是懷疑二十三部落的實力!”

    “我拿性命保證,二十三部落的實力之強,絕對超乎你們的想象!”

    “在這種部落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我可不想拿部落的前途,賭老虎你的人品和眼光!”

    “好好好,既然長老你不去請,那我去請好了,一切后果由我自己承擔!”

    叫老虎的精壯漢子一臉憤怒,臉上青筋根根爆起扭曲猙獰,冷笑著狠瞪了長老一眼,一把拉住之前那位壯漢,大步流星走出了議事大殿。

    待兩位九品巫武離開許久,沉寂的大殿終于被人開口,打破了沉默的氣氛。

    “長老,要不咱們試一試,向二十三部落求援,怎么都得先過了眼下的難關,再說其它吧?”

    “哼,與其向二十三部落求援,還不如向十六部落求援,他們的實力可是實實在在擺在那兒的!”

    “長老跟十六部落,已經聯系好了么?”

    剩余幾位巫武好手,臉上齊齊露出恍然之色,心中不由暗罵出聲:還以為這廝多有骨氣呢,原來也不過是個軟貨!

    “我之前已經跟十六部落的雄鷹大人商量好了,關鍵時刻他自會帶著十六部落的好手,過來支援咱們的!”

    花白頭發長老臉上露著絲絲得色,眼睛微微瞇縫心中暢想十六部落給出的好處,以后他的子孫后代就有福氣了。

    “既是如此,還請長老速速聯系十六部落的雄鷹大人,請他盡快帶人來援!”

    剩下幾位巫武心中憋屈不已,可形勢比人強他們也無可奈何,只得無奈放下身段謹慎探問:“畢竟部落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要是雄鷹大人來遲一步,部落的損失和傷亡就太慘重了!”

    “放心吧,雄鷹大人此時應該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花白頭發長老拈須一笑,臉上滿是掩飾不住的得意和興奮。

    可就在這時,突然一道景天動地的嘹亮呼嘯,猶如浪潮翻滾洶涌而入,瞬間便將在場諸人耳中灌得滿滿當當,體內氣血跟著驚人長嘯一陣沸騰激蕩,只覺頭暈目眩眼前發花好不難受。

    “這是怎么回事?”

    花白頭發長老滿心驚駭,猛然搖晃起身驚聲發問。

    沒人回答他的問話,其余幾位巫武好手,正滿臉憋得通紅死死支撐著呢,哪有功夫回答他的問話。

    而此時,經歷一番慘烈血戰的部落城墻,早已一片狼籍,到出都是部落勇士和兇禽混合在一起的殘缺尸體,滿地血污腥氣撲鼻。

    而此時,剛剛從部落議事大殿趕來的老虎和巨漢,以及城墻上還能勉強站著的部落勇士,卻是一臉震撼看著遠方天空,張大嘴巴半晌說不出話。

    耳中全是轟隆隆的悶響,一對耳朵暫時失去聽力,而且空中那連綿不絕傳來的驚人呼嘯,依舊持續刺激著他們敏感的柔弱的耳膜,有那實力不夠的部落勇士,兩只耳朵的耳孔之中已滲出絲絲觸目驚心的血絲。

    可他們全然顧不得這些,一個個睜大了眼睛,滿心滿眼只有那從天而降,一頭頭兇禽好似下雨一般掉落的壯觀場面。

    沒錯,剛才還不可一世,黑壓壓一片幾乎遮蔽了整座部落城池大半天空的兇禽,竟是在突如其來的響亮呼嘯之音的沖擊下,身形猛一陣搖晃一雙寬大翅膀失去了作用,紛紛像是下餃子般掉落。

    這場面,實在太驚人了,看得一干滿身血污的部落勇士,一個個吃驚得說不出話,心頭震撼久久難以平復。

    “你們看,你們看,那是什么?”

    突然,叫老虎的精壯巫武突然大叫出聲,滿臉興奮雙眼瞪得溜圓,看向遠方天空激動得渾身顫抖。

    可惜,在呼嘯驚人的嘯音中,城墻上的部落勇士,還有他身邊那位巫武巨漢,此時耳中一片嗡鳴根本聽不到他在說什么。

    不過,老虎的動作,卻是吸引了周圍幾位部落勇士的關注,順著他顫抖的手指方向望去,驀然睜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心中滿是震撼和不可思議。

    他們看到了什么?

    只見一位猶如天神下凡的巫武高手,雙手大張好似大鳥般凌空飛渡,縱聲長嘯周圍氣流猶如浪潮翻滾,肉眼可見一道連著一道向四面八方洶涌激蕩,所過之處凡是遇到了兇禽全部將它們震落。

    原來,密密麻麻的兇禽,像下餃子一般的驚人場景,卻是此人所為?

    難道,之前兇禽連番沖擊搖搖欲墜的城墻防御,就當城墻上的部落勇士快要堅持不住,密密麻麻幾乎望不到邊際的兇禽,就是被那位不明來意的超級高手,一聲長嘯給驚走的?

    這實力,這表現,真是強悍得過分了。

    同時,一個深深疑惑涌上心頭:這位突然出現的飛空高手,是誰啊?

    只見那道猶如飛鳥的飛空高手,縱身長嘯霸氣無雙,一頭扎進了密密麻麻此時卻是四下驚飛的兇禽之中,所過之處氣流激蕩音浪翻滾,一大片一大片兇禽好似密集雨點般直接從空墜落。

    驚人,實在太驚人了!

    簡直視那數萬只體型龐大,猙獰恐怖的各類兇禽如無物,連近身的機會都不給它們留上分毫,一路橫飛直撞幾無一合之敵。

    這樣的實力,這樣的手段,已經超出了城墻上,一干死里逃生的部落勇士的想象之外,就連老虎和巨漢兩位巫武都看直了眼。

    好似感受到了他們的‘熱切’關注一般,那位飛空橫渡的高手,突然扭頭沖著他們微微一笑,笑容是那么的神圣亮眼,幾乎刺得他們睜不開眼。

    他朝我笑了,他朝我笑了!

    一干劫后余生的部落勇士,一個個滿臉興奮激動萬分,互相對視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滿滿的驚喜和……不可思議。

    就在這時,震動他們耳膜的驚人長嘯突然變得高昂尖銳,只見那位飛空而渡的超級高手,一路橫掃千軍直撲那頭震動雙翅明顯有不安跡象的六品妖禽飛撲而去……(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