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半步精英不足憑
    這是哪位大神,單單氣勢就有如此恐怖威能?

    盡管林沙挨了一記悶棍,可心中卻沒有絲毫憤恨之意,有的只是滿滿的震驚和駭然。

    轟隆一聲在山林里砸出一個大坑,等他灰頭土臉爬起,看向斷裂的不周山之時嚇了一跳。

    此時不周山上瑞彩千條霞光萬道,包括水火兩大祖巫在內十二名男女傲然挺立虛空,神色森冷滿身殺氣。

    身后,以大巫刑天為首的一行頂級大巫,煞氣繚繞連結成云,氣度凝然手持各種兇狠兵器,滿臉肅殺一副隨時準備開打的架勢。

    對面,三位清氣繚繞的道人站在一朵清云之上,渾身氣度飄渺高深難測,身上的氣息好似與天地相合,不是眼睛所見根本就發覺不了他們的存在。

    另一邊,兩位身著大日金烏帝泡的高大男子傲然凝立虛空,身后兩側還跟著數位打扮各異,氣度不在帝袍男子之下的男女。

    另外,還有十位氣息強悍張揚之極,一點都不弱于頂級大巫的男女戰將,頂盔貫甲渾身妖氣森森叫人側目。

    此外,周圍虛空還三三兩兩凝立數十位或結伴而立,或孤身一人的強者旁觀,氣憤緊張一觸即發。

    林沙只輕輕掃了一眼,便覺眼睛刺痛難忍,淚水不自覺流了出來,同時心中也掀起驚濤駭浪。

    但凡對洪荒神話有所了解的,都能猜得出那幾波火暴對峙的大能誰誰。

    十二祖巫,頂級大巫,三清道尊,妖族帝皇帝俊太一,十大妖神,至于散落周圍的零散大能,都是洪荒赫赫有名的存在。

    “三清,還有帝俊太一,你們好算計,竟然阻攔我兄妹前來調停,導致祝融和共工兩位兄弟犯下滔天大禍,你們好樣的!”

    十二祖巫為首那位,給人一種嚴重空間錯亂感的大漢破曉出聲,一身煞氣凜然霸道,看向對面兩撥人馬幾欲噴火。

    “哈哈,我們兄弟只是想找幾位祖巫請教請教,怎么能說是算計呢?”

    “哼,我們兄弟三個如何行事,還輪不到帝江你來置喙!”

    妖族兩位天帝,三清道人很是不滿的怒喝出聲,根本就不給十二祖巫面子。

    林沙卻是恍然大悟,心中暗道這么明顯的陰謀算計,說出來干什么直接開打啊。

    之前他心中也不是沒有藏著疑惑,水火兩位祖巫大打出手,鬧出了那么大的動靜,林沙不相信其余祖巫沒有察覺到不對。

    還有大巫刑天等人,帶著手下前來勸解調停的大巫急速離開,同樣是準備返回各自部落向祖巫匯報的。

    以祖巫的實力,想要過來勸架真的太容易了。

    水火兩大祖巫,并不是十二祖巫中的最強者,就連前五能不能進都兩說。只要十二祖巫其中一位,實力排在前五之位的祖巫前來,就能輕松將兩大中招陷入瘋狂狀態的祖巫攔下。

    可是林沙足足在一片的山上觀戰七年,直到兩大祖巫聯手將不周山轟成兩截,也沒見有一位祖巫過來調停。

    之前還以為十二祖巫之間的內部矛盾太大,其余祖巫不愿意過來呢,卻原來是半路被妖族和三清道人這樣的大能半路攔截了啊。

    再一看,天穹的窟窿卻是越來越大,傾瀉而下的九天弱水越發磅礴,不周山除了半截主峰依舊挺立如昔,其余邊緣山脈開始倒了大霉,此時全部浸泡在沉重無比的洶涌波濤之中。

    轟隆隆的水浪拍擊之音不絕,以不周山為核心周圍數萬里方圓幾乎全部浸泡在一片翻滾汪洋之中,水面上漂浮著各種兇獸尸體以及參天古木,并以肉眼可見速度迅速消融化解。

    林沙所待的這片外圍的外圍山脈也受到了波及,一**帶著濃郁消融之力的九天弱水,慢慢的升騰而起從山腳直蔓山腰而來。

    真是,叫人好生無語!

    諸位,天上還破了個大洞了,不趕緊扎將他描補好,等大地都被九天弱水演化的洪水淹沒,這個世界也就徹底消停了。

    除了金仙以上強者還有一絲自保之力,其余生靈在這場洪水浩劫之中,根本就不會有生存機會,除非金仙強者肯出手相助。

    鴻均道祖呢,怎么還不賜下乾坤鼎和五彩石,赦令女媧大神補天?

    結果卻叫他大開眼界,十二祖巫一個個脾氣暴躁,跟帝俊太一還有三清道人互噴幾句后,二話不說擼起袖子大打出手。

    一時天地風云變色,就連天上懸掛的九天弱水瀑布,都受了影響四下拋飛化作漫天大水席卷四方。

    十二祖巫和兩位妖帝,還有三清道人不管不顧大打出手,周圍的零散大能也沒有勸解的意思,而是離得遠遠的注目旁觀。

    真是,讓人無法理解的景象!

    “咦,你小子可以啊,一身實力竟然快要突破精英大巫了!”

    就在林沙心中遲疑,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一股神識波動突然從天而降在他識海中響起,不是大巫刑天還能是誰。

    “大巫尊下,眼下可不是說笑的時候!”

    林沙對刑天的脾氣也有所了解,直言不諱道:“九天之上還有個大窟窿呢,祖巫大人們怎么不著手堵上,要是洪水蔓延將整個大地淹了的話,那情況也就不太妙了!”

    “別說了,祖巫大人眼下正在氣頭上,先把算計咱們巫族的家伙打一頓再說!”刑天語氣嚴厲,十分不爽的說道。

    “可是……”

    林沙還想多說一句,卻被刑天毫不猶豫打斷:“好了,這里不是你該待的地方,早點回去吧免得受了波及!”

    好吧!

    林沙心中無奈,對刑天還有十二祖巫的短視好不郁悶。

    這要是大水蔓延整個大地,人族部落損失慘重的話,巫道的影響力肯定將遭遇重創。

    同時失去了大批信仰人口,新生代的人族還會不會依舊信仰巫道,將巫道作為主流修煉之法看待還兩說呢。

    畢竟,造成人族部落損失慘重,犯下滔天罪孽的可是水火兩大祖巫!

    這時候不想辦法盡量描補,等以后局勢崩壞真的無法收拾之時,巫道遭遇重創還是輕的,說不定還會徹底退出主流舞臺。

    這可不是林沙愿意看到的結果,可惜他此時人微言輕,實力不夠說話也沒啥分量,聽得進去的根本沒有。

    就連刑天這樣性格豪爽的漢子,都對林沙的提議嗤之以鼻,更不要說其它頂級大巫了。他們高高在上的時日實在太久,久到他們都已經忘記了自身根基所在,實在叫林沙心情沉重無可奈何。

    對于他來說,不周山之行結果十分滿意,收獲也是極其巨大,也是時候離開這處風險極大之地。

    回去之后,他能做的事情有很多。

    其它地方無法影響,可是青土部落卻是沒啥問題,以他此時的實力,相信青土也不敢跟他炸刺。

    輕輕搖了搖頭,跟大巫刑天道了聲別,身形一晃沒入山林地面,以土行遁術悄然無聲迅速離開此地。

    天上的大能太多,十二祖巫和兩位妖帝還有三清道尊打得激烈無比,隨便溢出絲絲戰斗余波,都不是他能夠輕易承受得起的。

    林沙雖然短短時間內實力薄增,不過半步精英大巫的實力,放在不周山區域屁都不是,隨便出來一位天地大能,隨手就能教他做人。

    所以,還是走地下的好,即不惹眼速度也差不到哪去,還能繼續參悟土之法則力量,繼續提升自身實力。

    從不周山倒塌的半截山梁處,他匆匆收集的土之元氣,已經被吸收得七七八八,剩余的那點對他此時提升實力作用不大。

    毫不猶豫投入后天葫蘆藤根莖所在的戍土精華中,頓時暗黃顏色的戍土精華光芒大盛,透出一股子勃勃生機。

    后天葫蘆藤更加青翠碧綠,小葫蘆們更是歡呼雀躍,嚷嚷著告訴林沙他們此時十分舒服,小葫蘆們在短短時間內就長大了一圈,油光發亮的葫蘆皮上散發陣陣彩色光芒。

    “林沙林沙,剛才那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覺這么舒服?”

    “是啊是啊好舒服啊,我的身體又長大一些啦!”

    “林沙林沙,以后多給我兄弟弄這樣的好東西來,我們也能快快長到,等我們長到了再幫你的忙!”

    “……”

    小葫蘆們又在林沙的識海鬧騰開了,林沙樂呵呵陪著它們笑鬧一陣,一點都沒有不耐煩的情緒。

    他幫了小葫蘆們不假,可小葫蘆們對他也不是沒有任何幫助。

    隨著小葫蘆的成長,它們其中蘊含的法則之力越發精純,通過小葫蘆放開的法則領域,他能夠感悟到不一般的法則領悟,對他此時的修行幫助不小。

    林沙此時已經徹底穩固了構建的土之法則空間,形成了一個獨立且穩定的法則領域,就像他自創的一個小小世界般,不過此時世界的規模還太小,放出去只有一座萬刃高山大小。

    戰斗時將敵人圈入領域空間,在這里他就是絕對的主宰,除非敵人的實力高出太一個大階,否則起碼都會被弄個灰頭土臉,說不定就此隕落也不是沒可能。

    這樣的實力放在以前難以想象,只是現在他見識了更加高桿的實力,對此卻很是無感認為不足以憑借……(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