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忠言逆耳利于行
    五十年后,斷裂的不周山山顛。

    一陣五彩霞光沖天而起,將乾坤鼎的鼎蓋沖飛了數千丈之遠。

    一團團五彩黏液飛出乾坤鼎,在女媧娘娘的妙手施為下,迅速的將天穹之上巨大的窟窿補上了。

    在場所有天地大能齊齊松了口氣,補天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是……

    就當后土祖巫撤去黃天后土大陣時,天穹一陣轟隆隆作響,剛剛補好的天空突然往下一陷,出現道道觸目驚心的細微龜裂。

    “不好,沒有天柱支撐,天穹承受不住天河之水的重壓!”

    后土祖巫大驚,她可不愿看到多年的努力付諸東流,急忙身形一晃化出真身法相,身體瞬間膨脹到數十萬杖高下,手中大地權杖跟著暴漲,猶如一根通天徹地的巨大木柱,一頭頂住了下陷的天穹,一頭握在后土祖巫手上。

    “后土祖巫慈悲!”

    在場眾多洪荒大能齊齊拱身大贊,而后大部分人的目光看向玉清道人,這廝可是把斷裂的半截不周山山峰收走了。

    玉清道人神色不變,小聲跟旁邊的太清與上清道人說著什么,把眾多大能的眼神示意,全然當作不存在。

    “……”

    這廝好厚的臉皮,這是一干洪荒大能心中的想法。

    “洪荒北極之處有一玄龜,不知生長了何許年月,其四肢可作為撐天之柱!”

    就在這時,女媧娘娘不知存了何種心思,突然開口替玉清道人解了圍。

    這女人,真是夠狠的!

    一干洪荒大能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搖頭,妖族和巫族一般,在之前的大戰中損失慘重,不說數以萬萬計的底層戰力,單單頂端戰力的損失就不是短時間可以恢復得過來的,又或者說根本恢復不了。

    兩位實力爍古震今的妖族皇者,十大妖神中的七位全部戰死,妖族的實力崩塌的大半還多,至于主持周天星斗大陣的一干妖神妖圣,同樣損失的絕大部分,說一句傷筋動骨一點都不為過。

    可女媧娘娘做了什么,巫妖大戰時出力不多,此時又率先提議,將一位可能的妖族大圣干掉,真是叫人無話可說。

    本體四肢可以作為撐天之柱,其軀體之大可想而知,放眼整個妖修群體,估計沒一位是其的對手。

    就算女媧娘娘對上了,不依靠手頭法寶,估計也不一定能干得過那頭玄龜。

    好算計!好手段!

    一干洪荒大能,心中無不生起如此念頭,并對女媧提高了萬分警惕,盤算著以后打交道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免得被女媧算計了去。

    女媧并不知曉,因為自己隨意的一句話,就引起眾多洪荒大能的反感和警惕,一雙妙目流轉看向三清道人,意思很明顯就是想要這三位出手。

    事實上,那頭玄龜雖然遲遲不能化形,可是一身法力之濃厚驚天動地,在場能夠戰而勝之的大能少之又少,而法寶多多實力高強的三清明顯就是其中最好的選擇。

    “大兄,二兄,讓我去解決了那頭玄龜吧!”

    太清和玉清道人一時遲疑不語,上清道人被眾多洪荒大能盯得難受,踏步而出毛遂自薦。

    之后的事情就很簡單了,盡管太清和玉清道人很不情愿,可上清道人還是殺氣騰騰去找玄龜的麻煩,最終費了一番手腳將玄龜斬殺,整個北方大陸都被一層濃郁的死氣和怨氣籠罩。

    上青道人取來玄烏四肢,在眾多洪荒大能的幫助下安放在洪荒四極,同時引動天地四方之靈化作青龍,朱雀,白虎和玄武守護撐天之柱,并布下四靈法陣作為守護之用。

    待一切事情全部處理妥當了,一干洪荒大能再次聚集于原來的不周山前,突然天邊一聲雷鳴炸響,滾滾功德金云如潮水一般洶涌而至。

    眾人心中大喜,天道獎賞的功德到了。

    首先功德云一分數份,最大一團足有五成直接落入女媧娘娘頂門之中,頓時女媧渾身氣勢大漲,好象突破了某個限制,實力竟然超脫而出達到了一個新的層次,單單渾身散發的氣勢便逼得一干洪荒大能不得不連連后撤。

    接下來足有六成的功德,如雨點般落在巫族一干人等身上,可惜沒有發生女媧那邊驚人變化,甚至可以說任何反應都沒有。

    功德入體瞬間,林沙只覺頭腦前所未有的清明,頂級大巫初期的實力隱有所動,同時纏繞于靈魂深處的黑絲鎖鏈稀薄了許多。

    可惜,那道黑絲鎖鏈依舊存在,并沒有這一點點功德就徹底消失。

    林沙明白,巫族此番過錯著實不小,身上背負的因果大到驚人,要不是他并沒有太過深入參與巫妖之戰,身后又有十億巫族子民氣運幫扶,他身上的情況不會如此輕薄。

    這是整個巫修攬下的滔天因果,分配到每個巫修身上多辜不一。

    林沙可以說是所有頂級大巫中,受到影響以及因果牽連最小的,沒見刑天還有后羿以及風伯雨師相柳等人,那漆黑的因果之氣甚至都在眉宇間若隱若現,想要將之徹底清除還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

    “后土閣下,還有諸位閣下,咱們還是盡快離開這里吧,還不知道部落那里什么情況!”

    功德到手,身上的因果牽連被削弱了大半,林沙心滿意足不打算繼續留下,估計這些洪荒大能還有得一番爭執,已經元氣大傷的巫修沒必要參和進去。

    “也罷,咱們是該離開了!”

    后土祖巫微一思量,點了點頭沖著三清道人等一干洪荒大能打了聲招呼,便結成陣式浩浩蕩蕩離開已經徹底少了半截的不周山。

    巫族億萬年的積累不是開玩笑的,盡管祖巫只剩后土一位,頂級大巫也只有十來位,精英大巫上百,普通大巫過千,可天巫和地巫的數量依舊超過數十萬,結成陣式煞氣沖霄也不是一般的洪荒大能能夠輕易招惹的。

    “后土閣下,經過千年洪水之亂,估計咱們巫族損失慘重傷了元氣根本,人口數量更是百不存一,必須調整策略休養生息了!”

    等徹底遠離了不周山區域,林沙這才飛到神情悲傷的后土祖巫跟前,大聲建議道:“不然等咱們分散了,肯定會招來那些天地大能的又一輪算計!”

    “他們敢?”

    不等后土祖巫開口,性格火暴的刑天便怒吼出聲,聲浪滾滾有如雷霆炸響,震得一干大巫耳中轟鳴作響。

    “刑天閣下稍安勿噪!”

    林沙輕笑著搖了搖頭,緩聲道:“他們有什么不敢的,這次咱們巫族和妖族大戰,要說背后沒這些洪荒大能做推手,能慘烈到這種程度么?”

    刑天神色一動,很想硬氣說上幾句,不過最后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林沙閣下,你又如何看待巫族眼下的局面?”

    祖巫后土突然開口,一雙妙目看向林沙,眼神連連閃爍叫人琢磨不透。

    “咱們巫族的情況十分糟糕!”

    沒理會周圍巫族強者難看的臉色,林沙直言不諱道:“一場延綿千年的大洪水,幾乎將整個洪荒大地淹沒,沒有受到波及的巫族部落少之又少,除了本身就處于高山之上的部落,可以說其余部落損失絕對慘重!”

    后土輕輕點頭,她之前已經用神識探察過了,確如林沙所言那般,巫族部落的損失大得幾乎難以想象,用百不存一來說還算客氣了。

    “之前咱們巫族擁有十二祖巫,數百頂級大巫,數以萬計的精英大巫,同時部落族人遍布洪荒各處,可謂人多勢眾!”

    林沙臉色沉凝緩聲開口:“可是現在……,不僅高端戰力損失嚴重,部落族人更是傷亡數以千億計,根本無法布武洪荒,能不能自保都成問題,還哪有之前威壓一切宵小的霸道實力?”

    不僅后土,一干頂級大巫的神色全都黯了黯,這就是巫族的現實,十分無奈的現實。

    “那林沙閣下的意思是什么?”

    后土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十分詫異,什么時候巫族出了林沙這么一位‘智者’了?

    只是可惜,林沙出頭太晚,沒有趕上之前布局巫妖大戰,不然巫族的損失可能沒有眼下這般慘重,時間祖巫燭九陰也不會獨木難支,最后生生把自己給耗死,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天意了吧?

    “收縮!”林沙斬釘截鐵說道。

    “收縮?”后土祖巫臉上閃過絲絲疑惑。

    “收縮!”刑天大巫一臉猙獰,忍不住咆哮出聲。

    “收縮?”周圍一干頂級大巫以及精英大巫忍不住暗暗思索。

    “必須把分散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一起,不給那些心懷不軌的洪荒大能絲毫可趁之機!”林沙毫不客氣說道:“語詞等到各個實力大損的部落受到攻擊損失慘重,被人逼著像喪家之犬一般離開,還不如自動自覺早點離開,將主動權掌握在咱們自己手里!”

    “哼,說得輕巧,有哪個混蛋敢將咱們趕得象喪家之犬般?”

    大巫刑天確實十分不滿,瞪圓一雙牛眼不爽道:“林沙,你別盡漲他人志氣滅自家威風!”

    “如果三清道人其中一位出手的話,刑天閣下自信有能力阻攔得住么?”

    林沙不以為意,只淡然開口反問道。

    刑天聞言一滯,半晌都說不出話……(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