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心意已決
    “什么?”

    張氏如遭雷擊,虛弱的身子軟軟癱在椅子上,氣息變得極為急促,清秀端莊的臉上露出病態的潮紅,驚聲道:“老爺這怎么可以?”

    說著,手捂胸口一陣劇烈咳嗽。心情太過激蕩一時難以平復,可藪聲越發激烈好似要將肺都給咳出來般,一雙漂亮大眼瞬間布滿了委屈的淚水。

    “悠著點,夫人你身體不好!”

    賈赦早有準備,伸指在張氏身上輕輕按揉,幫其緩解突然的心悸。

    “老爺……”

    張氏一臉的不解,看向賈赦的眼神十分古怪。

    “有什么不可以的,就是為了夫人你和瑚兒,也不得不搬出去住!”

    賈赦一邊輕輕替張氏緩解身上的難受,一邊淡然說道:“老太太這是擺明了打壓大房,眼下讓老二夫婦住到榮禧堂只是個開始罷了!”

    “那也不能……”

    張氏的臉色好了一些,可依舊難以理解賈赦如此‘蠕弱’行徑。

    這時代爵位和家族產業乃是上流圈子身份地位的根本,一旦失去將徹底從云端跌落泥潭。

    “你也不想想,就你這身子骨,經得起老太太的折騰么?”

    賈赦手心按在張氏背上,體內勁氣鼓蕩,一絲絲熱流通過掌心,傳遞到張氏體內,不過片刻張氏便露出舒服神色,臉上氣色更好幾分。

    只是賈赦的話,叫她臉色勐的一僵。

    史老太君可不是省油的燈,尤其對她這個長房長媳,因為不是老太太親自挑選的,而是上一任國公夫人徐氏選中的,所以在內宅之中可沒少折騰她。

    每次請安問好,都少不得一番冷嘲熱諷,吃飯布菜玩鬧陪笑等等事情都相當辛苦,可她每次都得完成,否則就會落下‘不孝’之名。

    之前老國公夫人還在時,婆婆史太君做得還不酸過分,可等老國公夫人去了之后,婆婆史氏沒了約束變本加厲一天惡過一天。

    以前身子骨好時還好,可現在她的身子經過一場大病,根本經不起那般折騰。但是只要她還在國公府一天,每天的請安問好就必不可少,婆婆史氏就會找機會挫磨,她也實在感覺苦不堪言啊。

    “可是老爺,你也不能將爵位和家業拱手相讓啊!”

    見賈赦臉色平靜之極,并沒有被鳩占雀巢的惱怒,張氏心頭生起不好預感,硬著頭皮說道。

    “那又如何,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夫人你,被老太太挫磨至死吧!”

    賈赦卻是沒有絲毫惱怒之色,淡淡掃了張氏一眼,搖頭道:“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爵位和家業,我說過要讓出去么?”

    “可是……”

    張氏心中一暖,不過世家大婦的矜持讓她忍住了直接撲進丈夫懷里的沖動,心頭依舊不是很安定。

    “別可是了,你要想想瑚兒,還有璉兒!”

    賈赦擺了擺手,握住張氏雪白柔嫩的小手,緩聲道:“要是夫人沒了,夫人以為瑚兒能順順當當繼承爵位和家業么?”

    “不會吧!”

    張氏剛剛好了一點的臉色,突然又變得十分蒼白,一臉震驚看向賈赦,仿佛有些不認識這位丈夫一般。

    尤其他口中所言的弦外之音,更是叫從小接受世家小姐培養的張氏心寒不已,其間種種血腥甚至不愿多想。

    可是事關她的親身骨肉,怎么可能不多想?

    “不會?”

    賈赦冷笑,眼神平靜淡淡掃了張氏一眼,緩聲道:“或許現在不會,可人的野心一旦被養大了,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此時的老二夫婦在他眼中,還算‘老實本分’,沒有其它什么不該有的念頭,只是想占他這個繼承人的便宜罷了。

    畢竟按照規矩,等老太太去了之后,兩兄弟分家老二只能分得家產的三成,還是剔除了歸于家主獨有的那部分產業,比如祭田之類的,老二能夠得到的分家財產就更少了。

    可是隨著史氏打壓大房的時間一久,老二夫婦獨掌府內大權,惡心一點一點被養大,到最后肯定會出現不該有的念頭。

    原著不就是如此么,大房被踩入泥潭,二房名不正言不順,一邊大肆偷竊公中財產,一邊還肖想原主身上的爵位。

    他們要想繼續坐穩‘當家人’的位置,就必須以來老太太的鼎力支持,老太太的重要性和權威不都來了么?

    只是,拿兩個親生兒子玩平衡,這真的好么?

    也是原主太過愚孝,骨頭又太軟了點,不然隨便換個有點血性的家伙,都受不了這么被老娘挫磨啊。

    “那也不能輕易相讓,老爺要是讓了,瑚兒以后該怎么辦?”

    張氏自然不知曉,在短暫瞬間賈赦便已神游天外,想了很多很多,一臉不甘說道:“瑚兒的身體又是那樣!”

    說著眼圈一紅,淚水在眼眶里打轉轉好不凄涼。

    “我說夫人,怎么說著說著就哭了呢?”

    賈赦有些頭疼,但還是直接道:“我正是為了瑚兒著想,才想著在事情還沒徹底鬧起來之前,搬走啊!”

    見張氏一臉不解,眼神中更滿是控訴,他苦笑道:“瑚兒的身體更經不起折騰,一旦夫人的身體垮了,瑚兒能不能承受得住還兩說!”

    “再說,我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就待在內宅守著瑚兒,一旦有個什么意外……”

    “老爺!”

    張氏不樂意了,這不是詛咒自家孩子么?

    “好好好,我不說就是!”

    賈赦笑笑不以為意,說起來他魂穿到紅樓世界后,對‘劇情’最大的改變,就是保下了張氏和大兒子賈瑚的性命。

    記得初來之時,賈瑚突犯心疾差點喪命,還是他暗中出手才救下這小娃一命,當初可是將府里折騰得不輕。

    所幸他跟師傅黃飛鴻學到的醫術,對心疾這樣的病癥還是很有些手段的,不然只怕賈瑚這小子熬不過去。

    所謂的心疾,就是先天性心臟病,賈瑚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重癥在身,在五歲那年突然爆發,差點被把榮國府折騰得底兒掉。

    至于后世某些紅迷所言陰謀論,說賈瑚是被王氏所害,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當時榮國公賈代善還在,他對賈瑚這個承重孫相當看重,說是把他看成眼珠子都不為過。

    盡管那時王氏懷了賈珠,可她那時絕對沒膽子對賈瑚動手,更別說她在內宅的手還伸不了那么長。

    長房嫡長孫在家族中的地位極高,就算老二夫婦加上肚子里的孩子,都比不上。

    真要是王氏動了手腳,但凡有點點蛛絲馬跡,賈代善都容不得王氏繼續存活于世,就連王家不說覆滅,也得徹底從勛貴圈子里滾蛋。

    榮國公盡管早早病休,可手頭的權力也足以叫王家萬劫不覆。

    當時賈代善可是就在內宅梨香院,想要煳弄久經沙場的賈代善哪那么容易?

    也就是那次賈瑚被診出有心疾,盡管被救回一條命,但是其在家族中的地位卻是一落千丈,賈代善十分失望,加上身體不好突然大病去逝。

    賈赦倒是沒想那么多,每天都會悄悄替賈瑚疏通經脈,這小子竟然熬過了三年苦逼的孝期,不過身子骨卻是不怎么好就是。

    “賈兒那樣的身子,要是沒有爵位繼承了,那以后可怎么辦啊?”

    張氏擔心的卻是這個,作為傳統的世家小姐,她對家族爵位和家產的看重非同一般,這關系到兩個兒子的未來。

    “你的嫁妝,還有我的私房,那兩小子只要不胡亂敗家,吃個幾輩子也不用發愁,夫人你太過多慮了!”

    賈赦不以為然,在他看來與其在一個風暴旋渦過得戰戰兢兢小心翼翼,還不如主動避讓過得瀟灑自在。

    “可是……”

    張氏一臉的不贊同,爵位和家族地位,能隨便相讓么?

    “好了好了,這事我心中有數,夫人你就安心養好身子!”

    賈赦有些不耐,擺了擺手直接道:“我意已決,有些事情當斷則斷,不然以后后患無窮,不趁著老太太此時心虛的時候討些便宜,以后就算咱們想要離開,也不容易了!”

    說完,輕輕拍了拍張氏瘦削的香肩,搖了搖頭起身準備離開。

    “爹爹,爹爹,娘,娘……”

    就在這時,門外腳步聲急促響起,一大一小兩個小身板出現在門口,一個八歲瘦削少年,一個三四歲大小粉嘟嘟的小屁孩走了進來,那小屁孩張開雙手咚咚咚撲了過來。

    “嘿,你這小猴子!”

    賈赦輕輕一笑,矮身一把將小賈璉接住抱在懷里。

    “見過父親母親!”

    這時,那位瘦削少年走了上來,笑吟吟沖著賈赦和張氏笑道。

    “瑚兒你來了正好,陪陪你母親說說話,父親這邊還有事情要做,等晚上咱們父子倆再聊!”

    賈赦掂了掂手中小賈璉,逗得這小胖孩咯咯笑個不停,將他交給張氏這才回頭,沖著賈瑚笑道。

    說完,也沒等賈瑚有什么表示,便大步流星離開了張氏的房間,臉上笑容全部收斂,瞇縫著眼睛看向榮禧堂所在方向,搖了搖頭直接返回東院書房,招來柱子仔細叮囑一番,而后揮了揮手叫他立即去辦。

    “老太太,希望你還沒徹底老煳涂,不然我真不介意鬧上一鬧的……”(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