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衙門之中有乾坤
    第“以大人的英明,很快就能上手的!”

    主事吳帆恭維了句,這才坐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拿起一份案卷打開一看,只匆匆掃了幾眼便點評道:“大人您看,這案子基本上就沒有錯漏的可能,直接就可以送到侍郎大人那簽押就可!”

    賈赦掃了一眼,案卷上的案子是[京畿府抓住的一位人販子,大傾朝對人販子的打擊力度極其兇勐,凡是被抓住基本上沒有活路可言。

    沒辦法,大部分人販子都是針對富貴家庭的小孩,大慶開國六十來年,單單在官府有記載的孩子失蹤案例已不下八千件,其中丟失的孩子不僅有富貴人家的,官宦人家的也不在少數。

    這些富貴人家和官宦家族的勢力,就是朝廷都得忌憚三分,他們聯合起來要求朝廷對人販子下重手狠治,自然會得到朝廷的大力支持。

    打擊人販子本就是朝廷的義務,加重打擊力度也算不得什么。根據刑部的案卷描述,很有一段時間整個大慶的人販子被打擊得夠戧,差不多都快要被消滅干凈了。

    只是可惜,朝廷的打壓力度不可能一直維持,沒過多久被壓制得差點沒了活路的人販子又活躍起來。

    沒辦法,其中的利益實在太大,所謂利益動人心,也怪不得某些家伙會起這樣的邪念。

    整個大慶朝的青樓數量何其之多,其中的技女單靠從官府手中采購犯官家眷,還有民間女子自發上門遠遠遠達不到需求。

    所以,人販子手中的那些從富貴甚至官宦人家手里劫掠的孩子,都是各地青樓楚館愿意花大價錢收購的重要資源。

    這個時代整個天下的資源,大部分都掌握在富貴官宦人家手中,他們的后代論起相貌來可比農家孩子天生就強了不止一籌,正是青樓楚館需要的寶貴資源,人販子能夠得到巨大利益,自然對這種殺頭買賣趨之若騖了。

    不僅是女童受歡迎,男童一樣也十分受歡迎。大慶朝的男風十分盛行,各地的男風館數量雖然沒有青樓眾多,卻也不在少數。

    正因為如此,官府一旦抓住了人販子,那是肯定要從重從嚴處理的。

    雖然案卷上的內容十分簡單,但是案情卻是一目了然,賈赦也沒從案卷上發現暗紅光芒涌現,只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主事吳帆精神抖擻興致勃勃,能有機會在上官跟前顯露自身本事,對他而言是難得的機會啊,自然十分賣力將一份份案卷自己講解的清楚通透,一旦賈赦露出不解之色,更是再三重閱生怕自己的判斷出了錯誤。

    別看朝廷經常表示教化天下,可在刑部衙門這等地方,賈赦才更加明白大慶朝表面的和煦光景背景,隱藏著多少見不得人,甚至可以說觸目驚心的血腥罪惡,心性稍差一點的可能三觀都會在如山的案卷中崩潰。

    搶劫,強女干,盜竊,斗毆,詐騙,還有各種各樣的罪狀幾乎全都有,什么民風淳樸在這些案卷面前,都是蒼白得可笑的屁話。

    當然,能夠被京畿府遞送到刑部的案卷,基本上都是大案要案,判刑最輕的都是流放千力,死刑更是不在少數。

    還有,這些案卷都是京畿府半年積累起來的,需要通過刑部的復核然后一次性解決。

    因為朝廷對官員的考核之中,有教化這樣比較籠統的要求,怎么說呢,就是看各地的讀書考舉,還有犯罪數量之類的情況。涉及到了升遷考核這樣的重大因素,京畿府肯定還瞞報甚至沒有出手解決一些露出端倪的案子。

    “衙門里都是老油條,只要上頭不催促,他們就是發現了什么,除非有好處可撈,不然直接視作不見!”

    主事吳帆相當的認真,一邊處理案卷一邊向賈赦介紹其中的門道。

    “怎么,衙門沒有獎勵措施么?”

    賈赦有些奇怪,待吳帆處理了一件斗毆引起重大傷亡的案卷后,好奇問道:“上頭想要壓下案子,下面及時破了案子難道還沒功勞不成?”

    “這事,就得看案子有多重要,還有朝廷和刑部是不是重點關照!”

    主事吳帆苦笑:“衙門的人手也是嚴重不足啊,加上官員考核的事情,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只要不是油水太豐厚的案子,一般都會拖拉上一段時間的!”

    嘿!

    賈赦只是輕嘿出聲,倒也沒發表什么憤慨的看法。

    現代時有句話說得好,存在既合理!

    京畿府衙門都這摸樣,遠離京都和朝廷眼皮子底下的地方官府,只怕情況更加糟糕。可是衙門已經形成了一定之規,想要打破也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主事吳帆還是很有能耐的,四十來歲的年紀,讓他的見識和閱非同一般,很多事情只是看上一眼,基本上就能摸清其中脈絡,是個不錯的副手人選。

    而且這家伙在刑部待了足足二十來年,對于刑部的一應事務熟悉之極,同時也對京畿府還有各地衙門的一些事情也是門兒清,當然只是在刑獄方面如此。

    見過的案子多了,自然有自己獨特的看事方向,盡管做不到十成十的把握,但七八分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嘿嘿,大人你看這個張三偷牛案很有些貓膩啊,小小一個佃農哪來那么大膽子,竟敢偷主家的牛?”

    吳帆指著一份在賈赦眼中,散發暗紅微光的案卷笑道:“郊外的佃農一個個老實巴交的,只怕他們就算偷了牛也沒地方銷臟啊!”

    說著,搖頭冷笑道:“這里頭有門道,這位叫張三的佃農肯定是冤枉的,要么就是那位主家陷害,要么就是其他人坑了他!”

    賈赦點了點頭,案卷上的微微暗紅光芒已經相當明顯,再加上吳帆的指點,這里頭還真是很有細節可挖。

    不然,單憑‘郊外紅土村張三偷牛,被主家告發’幾個簡單的描述,還真不一定能發覺其中的問題。

    “這事,該如何處理?”

    既然看出了問題,想來刑部也有自己的處理方式,賈赦并沒有義憤填膺,覺得世道不公一定要替那位叫張三的佃農翻案。

    “這是下官不可下決斷,自有侍郎大人處理!”

    果然,吳帆輕輕一笑不以為然,只是在這份案卷的某處不起眼地方,用毛筆沾墨做了個小標記,然后放在處理過的案卷之中繼續翻閱下一本。

    賈赦看在眼里也沒多說什么,刑部衙門運轉了這么多年,已經形成了一套內部的規則,有些事情他想要插手的話,最好不要頂著來,用旁敲側擊的效果更好。只是像這樣的案子,損海的只是區區一位郊外的佃農,他可以想象刑部兩位侍郎不會太過計較,拿官威卻跟京畿府硬頂,這里頭有一個值不值當的問題,哪一個混官場的都不是孤立存在。

    特別是三品以上的高級官吏,身后連帶著一大票級別不同,或在朝廷或在地方的官員,一個不小心可能得罪的就是一大片。

    賈赦雖然不懼,但是也不代表他會傻愣愣直接沖鋒在前,有些事情完全可以以其它辦法解決。

    就如佃農張三的案子,京畿府就在天子腳下,有的是法子解決,就看張三的家人有沒有這份見識,又或者有沒有人愿意相助了。

    整個一個上午,主事吳帆一邊處理案卷一邊講解,解決了的案卷不過一小半數十份罷了。而這數十份案卷之中,就有足足三份在賈赦眼中,散發淡淡暗紅光芒的案卷,顯然都是有問題的案子。

    其中就有張三偷牛案,還有一起富貴人家的盜竊案,以及郊外某村的小童溺亡案。

    以主事吳帆的眼光,輕松就看出了張三案和富貴人家盜竊案的貓膩,卻是沒有發現那起小童溺亡案的問題。

    那起富貴人家的盜竊案,涉案人員乃是一位小官家的長隨,因為偷盜主家加財被發覺扭送官府,想這樣的奴仆犯主的案子,基本上也都是從嚴從重判理。

    吳帆表示,這位長隨很可能是陷入了那位官宦人家的家宅內斗之中,不然他好好的前程干嘛做這樣大風險之事?

    當然,因為案卷描述太過簡單,賈赦也看不出什么問題,不過這是一件冤案卻是必定無疑的。

    一個上午時間,主事吳帆講解得口干舌燥依舊興致勃勃,賈赦也是收獲頗多,對大慶朝的刑部事務更多了幾分理解。

    中午的時候,他請了包括主事吳帆在內的幾位相熟綠袍官吏一去吃了頓飯,席間自然是熱鬧不已氣氛輕松。

    到了下午上衙,賈赦又重新跟著主事吳帆,繼續上午的工作,一邊處理京畿府送上來的重案案卷,一邊講解點評其中的門道,又或者貓膩細節之處。

    賈赦一邊仔細聆聽吳帆講解其中的門道,一邊暗自感嘆,果然每一個行當都不簡單,想要對其有深入的了解,非得下一番苦功不可。

    好在賈赦別的不多,就是時間充裕,加上自身記憶力和理解能力超群,對于在刑部處理事務上還是很有些自信的,不然最好跟那幾位清高的郎中一樣,只能做個刑部的橡皮圖章了……(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