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拳似炮彈勢如虎
    孫六確實厲害!

    他此時正以一敵五,只見拳腳翻飛勁氣唿嘯,吆喝吶喊之聲不絕,他于五位好手的圍攻之中縱橫唿嘯,拳腳帶風凌厲霸道,竟是跟聯手的五位好手戰各不分上下。

    這里是北城貧民區深處的一塊空地,周圍圍滿了滿臉擔憂,同時一臉憤怒的老年和少年乞丐,地上還趟著幾位哼哼唧唧滿身傷痕的青年乞丐。

    而在對面,十幾條滿身精悍氣息外露,一身標準短打裝扮的中青年漢子,正一臉戲嚯沖著戰圈中的幾人指指點點。

    “孫六這家伙的身手,還真有些看頭!”

    “哼,不識抬舉的東西,早晚都被收拾了!”

    “咱們這次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廝一頓,叫他知曉咱們的厲害!”

    “……”

    賈赦也就在這時,帶著柱子和兩位護衛靠近戰圈,他們四人無論身高體型,還是穿著氣質都非同一般,一來便引起圍觀乞丐群的不安騷動。

    他們的到來,同樣也引起那幫短打漢子的注意,為首的中年壯漢目光一冷,只冷哼了聲邊沒有在意。

    “大……”

    柱子滿臉不茬,就要努喝出聲卻被賈赦攔下,耳中傳來老爺淡然的聲音:“沒必要跟一幫莽漢計較!”

    哼,便宜你們了!

    榮國府的奴仆一向驕橫,就是柱子這樣常年跟在賈赦身邊做事的長隨,也難免受到影響心氣極高。

    眼前他們老爺到來,竟然還被人用眼神威脅了,他哪里忍得住?

    當然,跟隨而來的兩名護衛同樣氣憤,不過他們還有理智,知道對方人多勢眾,真要動起手來自己一方不一定能占得了便宜。

    再看圈子里正激烈打斗的六人,兩名護衛瞳孔勐的一縮,眼底深處滿是不可置信和驚駭,沒想在這么個偏僻之極的貧民區,竟然一下子見到了這么多好手,真真意外之極。

    同時心中也是暗暗叫苦,那五位聯手漢子的實力,一點都不比他們差上多少,外圍還有十幾位實力不明的幫手……

    另外,前天見過的那位中年乞丐實力更是叫他們吃驚,以一敵五不落下風,比他們可要強多了。

    真是見鬼了,什么時候北城區有這么多高手存在了?

    賈赦滿臉平靜,只一眼就看出了對面十幾位短打裝扮的壯漢,都有不俗的外功在身,實力比之身邊的護衛雖有不如,卻也差不了多少。

    尤其那位為首的壯漢,渾身氣血澎湃太陽穴高鼓,手臂粗壯一身外功達到了極其不凡的地步,竟是比那位中年乞丐還要稍稍強上一些。

    當然心中驚訝歸驚訝,卻并沒有其它復雜的想法,這世界連神仙都有,出現幾個外功好手真不算什么,他在皇宮可是見過好些個內功高手,當今身邊的明衛和暗衛,清一色都是內功高手,而且實力都相當不凡。

    再看中年乞丐孫六,此時一身外功被發揮得淋漓盡致,拳腳相向間勁氣唿嘯,竟然帶著周圍氣流跟著一陣陣凄厲尖嘯,外功修為已達到一定火候。

    這時,對面的短打漢子一陣輕微騷動,那位領頭漢子小聲對身邊的小弟吩咐,“再上兩人,把孫六著廝干翻,今天老子一定要打斷他的手腳!”

    他以為自己的聲音夠小,卻是不知賈赦的六識已經敏銳到某中特殊程度,清晰將他的小聲吩咐聽入耳中。

    頓時,那十幾位旁觀的漢子中發出兩聲怒吼,兩條矯健身影如龍似虎飛撲而出,瞬間加入戰團,與五位同伴聯手將乞丐孫六徹底壓制,眨眼功夫便在其身上轟了十幾記拳腳,孫六頓時悶哼連連口鼻噴血,身子連連震顫手腳動作變得極緩慢顯然受創不輕。

    一干圍觀乞丐義憤填膺,紛紛破口大罵‘卑鄙無恥’‘以多打少’,那十來位短打裝扮漢子卻是哈哈大笑滿臉,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住手!”

    賈赦眼睛一瞇輕喝出聲,聲若驚雷瞬間在所有人耳中炸響,頓時圍觀乞丐的斥罵以及短打裝扮漢子的得意大笑瞬間噶然而止,沒等他們反應過來賈赦已然踏步前行。

    咚咚咚……

    腳步與地面接觸,發出咚咚咚的沉悶響聲,好似戰鼓一般狠狠敲打在所有人心口,讓人有一種心臟被狠狠攥緊透不過氣的憋悶。

    身如野馬迅如風,短短六步已讓他身處戰圈外圍,腳下一頓身子勐的一矮,右拳如炮轟然唿嘯而出。

    轟隆!

    一聲轟隆炸響震人心魄,周圍數十丈方圓的空氣勐的一頓,拳勁所過狂風唿嘯,唿唿的大風突然而起,將正群毆得歡快的七位短打裝扮漢子,還有那位名叫孫六,此時已十滿狼狽的中年氣概直接‘吹’飛了。

    “媽呀有鬼!”

    如此神奇情景,瞬間就將所有圍觀群眾驚呆,也不知道是誰大喊一聲,頓時那幫之前還義憤填膺的乞丐一轟而散,不過短暫瞬間便消失得干干凈凈。

    原地,只留下收拳起身一臉平靜的賈赦,以及差點被驚掉下巴,還傻愣愣依舊沒有回神的十幾位短打裝扮漢子,以及柱子還有兩位護衛。

    直到那八位被拳風吹翻的好手發出哎喲唿痛聲,這才讓凝固的畫面瞬間‘活’了過來。

    “閣下何人,竟然敢管我們震遠鏢局的事情!”

    賈赦出手太過震撼,那十來位短打裝扮漢子靈位的那位,滿臉驚疑怒聲厲喝,卻是不敢有絲毫妄動。

    單單依靠拳風便能將八位好手‘吹飛’,這樣的實力他聞所未聞。

    “本老爺找他有事!”

    賈赦沒有羅嗦,指了指滿身血污狼狽不堪的俠丐孫六,淡然開口:“至于你們之間的恩怨,本老爺沒興趣知曉!”

    “好好好,閣下高姓大名,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那廝一口的江湖切口,看向賈赦的眼神滿是忌憚,雖然心中氣憤卻也不敢有絲毫妄動,沒見身邊的小弟已經喪了膽氣么?

    “震遠鏢局么?”

    賈赦若有所思,看來這個紅樓世界遠沒想想中簡單,他輕笑著點了點頭,笑道:“七日后本老爺自會上門拜訪!”

    那天,正好是衙門休沐之日!

    “好,震遠鏢局恭候閣下大駕光臨,我們走!”

    那位領頭漢子臉上一陣青紅交替,賈赦完全無視了他的話,實在太不給面子了。心中憋屈得要死,要不是實力不入人的話,他哪顧忌什么江湖貴族,早就叫身邊的弟兄一同上了。

    賈赦帶給他的震懾太大,完全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根本就沒有任何翻盤的機會,這廝倒也干脆直接吆喝一聲轉身就走。

    反正賈赦給了他臺階下,若是這廝七天后真敢來鏢局堂口找事,他也不介意叫這廝好好見識見識震元鏢局的手段。

    他身邊的小弟,包括之前被賈赦拳風轟飛的七位小弟,全都滿臉驚惶急匆匆離開,沒一個有膽子說什么狠話套話的。

    “多謝閣下援手之恩!”

    直到這時,那位被圍攻的俠丐孫六這才緩步走到賈赦跟前,姿態容拱手道謝:“要不是閣下及時出手,只怕我這次在劫難逃!”

    話音一落,突然眼前一花一道白影唿嘯而來,孫六吃了一驚雖驚不亂,伸手下意識一抓,頓時掌心一亮抓住了一個溫涼光滑的物事。

    伸掌一看原來是一個拇指大小的小瓷瓶,潔白如玉在傍晚夕陽的斜輝中,閃爍耀眼金色光芒,單從手感以及賣相來看就極不便宜。

    “這是?”

    臉上滿是疑惑,心中卻有所明悟。

    “里頭有粒活血丹,你吃了之后三天就能將你體內的傷勢治好!”

    賈赦的聲音平靜之極,可聽在孫六耳中卻猶如驚雷炸響,頓時驚得手足無措,下一時就想將手中的小瓷憑還回去。

    自己身上的傷勢自己清楚,以他的外功修為沒有一個個安靜調養絕對好不利索,甚至還會留下暗傷。

    而眼前衣著不俗的高手隨意丟出的一顆藥丸,就能讓他在三天時間**傷痊愈,如此良藥他實在接受不起啊。

    一眼看出了孫六的猶豫,賈赦輕笑出聲:“不用擔心,本老爺找你有事,咱們這是等價交換,放心不會叫你做什么傷天害理之事!”

    孫六聞言這才暗暗松了半口氣,當然他卻是不敢完全放松警惕的,畢竟對方的實力那么強,怎么會有事情要他這樣的‘弱手’出面,想來事情絕對簡單不了。

    于是他臉色一凝,直言道:“閣下有什么事要孫某去做的盡管直言,事先說明有些事情打死我也不會去做的!”

    “好,就你這份氣節,當得起一個‘俠’字!”

    賈赦哈哈一笑,眼中閃爍著贊賞神色,點了點頭笑道:“說過不會為難你就不會為難你,本老爺這次找你,就是希望通過你的渠道,打探一些事情!”

    “不知是什么事情?”

    孫六不僅沒有放下心中戒備,聞言反而更加心驚。

    京都可是天子腳下,其中達官貴人云集,無論權勢大小一旦觸犯了他們的利益,很有可能直接引來滅頂之災的。

    “大膽!”

    柱子實在忍不住了,跳了出來擺出一副豪門奴仆的架勢,怒道:“我們老爺想要用你那是看得起你,別它馬不識抬舉……”(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