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隨手施為鳳凰有變
    話說,李公甫當捕頭也有段時間了,手下衙役足有二三十人,平時沒事的時候也教過他們武藝。

    以他武學大宗師的身份,指點一幫粗通拳腳刀劍功夫的衙役,還不是小菜一碟?

    隨意就弄出一套簡單之極的橫練功夫,專修強壯身體筋骨,凝練體內勁道,一旦修煉有成渾身勁道如一,盡管沒有內功真氣那么神奇,可是攻擊力一點不差超一流高手。

    當然,他沒有正式收徒,一干衙役也沒有正經拜師,只是有閑暇的時候指點一二,慢慢將一套極為簡單卻又不簡單的橫練功夫傳了出去。

    他沒有太過在意,那些得授完整橫練功夫的衙役們也不在意,以為這只是李頭兒的隨意指點。

    要是讓江湖上有見識的好手見到這套完整橫練功夫,只怕又要掀起一番腥風血雨,只是寶珠蒙塵被一幫懶散衙役無視了。

    結果報應來了吧,學武不勤的后果就是逞兇斗狠的時候,被鄉下砥柱豪強家的打手整得鼻青臉腫好不狼狽。

    這事在衙門里引起一番小小波瀾,可也就是小小波瀾罷了。

    李公甫沒興趣出頭,錢縣令更是對衙役們的武藝不滿,搞得一干衙役好不郁悶,只能蒙頭開始苦練武藝,起碼不能在斗狠的時候敗得太慘吧。

    這一下,衙役們發覺不對了。

    李公甫隨手創造出來的橫練功夫,不要求悟性只看勤奮,無論是誰只要按照步驟一點一點勤奮修煉,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見到成效。

    而且整體搬運體內氣血之法,消耗的能量并不是很大,以衙役們的收入想要撐住也相當簡單,這簡直就是為窮人準備的最好武功了。

    這些衙役不過勤修苦練了個把月時間,便清晰感受到體內氣血凝練,練出了一道或者幾道勁道,頓時開心不已高興萬分。

    俗話說公門好修行,這話真不是開玩笑。

    衙門的庫房中,卻是有好幾本比較低級的外功還有內功秘籍,只要衙役門肯辛苦修煉,這些秘籍都隨便他們翻閱修習。

    只是可惜,衙門里大多都是一些老油條,就算新人進去沒幾個月,就會被那些老油條帶壞,變得油滑無比好似泥鰍,一心偷奸耍滑就算有好東西放在眼前,可要他們努力才能得到好處卻是很難叫他們心動。

    當然也不是沒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角色,就像原本的李公甫,一手學自衙門里的破風刀耍得犀利無比,就算江湖三流好手一個不防都有可能倒霉,這才是他立足衙門并成為捕頭的根本。

    其他衙役不是看不出這點,可他們就是骨子里頭懶散不愿努力,不然只要擁有一身不俗武藝,不說在衙門里的地位會水漲船高,甚至機緣到了的話都有可能調到府城得到重用。

    朝廷對從底層一步步起來的衙役高手還是很看重的,畢竟是自己人,而且還跟那些無法無天的京胡勢力沒多少牽連,對官府和朝廷有著天然的親近,這樣的人不重用安寧到還要用那些身后大大勢力支持的江湖客么?

    別的不說,在余杭見識過李公甫實力手段的權貴們,回去后把他的底細查得清清楚楚,最近可是有傳聞杭州府城衙門,準備調他去府城做事。

    就連錢塘縣令都對他另眼相看,態度不說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起碼也是熱情不少。

    府城捕頭雖然依舊沒有品級,可手頭掌握的資源和權柄卻是不小。

    無論知府老爺想要將什么政策推行下去,最重要的還是這些公門衙役的執行力,況且李公甫的武藝還那么高強,絕對是震懾宵小的不二利器。

    衙門里的消息向來是對外禁絕對內通傳,一干衙役自然也知曉了李公甫可能高升府城的消息,一個個羨慕不已。

    現在又有了深刻的教訓,一個個拼命練武短短時間便有小成,心中更是興奮不已對以后的前程有了更好的期待。

    ……

    李家,中午飯桌上。

    “也不知道漢文現在怎么樣了?”

    正默默吃著飯菜的許嬌容突然手上動作一頓,臉上帶著淡淡擔憂開口。

    “應該沒什么事情,有他們學堂夫子看著呢!”

    李公甫跟著放緩了夾菜動作,輕笑著寬慰道:“衙門那邊可沒聽到什么壞消息!”

    匆匆一月時間過去,當初離開的縣學學子依舊還沒回來,就連一向相信學堂夫子的許嬌容都忍不住升起擔憂之心。

    李公甫卻是并不在意,鳳凰山那邊并沒有傳來什么壞消息,這就是最好的消息。

    話說這時代的通訊條件當真差得可以,錢塘與鳳凰山所在地域之間不過相隔百里,兩地卻是幾乎沒有什么消息往來。

    不像錢塘和杭州,隸屬于上下級關系,消息能夠上下傳達,不同府縣之間的聯系幾乎沒有,想要得到鳳凰山那邊的準確消息基本沒什么可能。

    “呸呸呸,相公說什么胡話呢?”

    許嬌容不樂意了,誒好氣翻了個白眼,怒道:“難道相公想聽到什么壞消息不成?”

    “我可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說沒有壞消息傳來,對咱們來說就是最好的消息!”

    李公甫哭笑不得,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娘子你啊,真真關心則亂!”

    許嬌容也有些不好意思,悶悶道:“一個來月沒見到漢文了,心中著實掛念得緊!”

    “要不我回去問問,看看這次縣學游學需要多長時間?”

    李公甫三兩下將碗中米飯扒干凈,放下碗筷笑瞇瞇道:“也好給娘子吃一顆定心丸!”

    在他看來,要出事一到鳳凰山那片就出事了,到了現在都沒有壞消息傳來,那就證明縣學那幫夫子學生沒啥問題。

    “那就勞煩相公了!”

    許嬌容忙不迭點頭,卻也知道這樣的事情相公不太好問,畢竟文武殊途有些話真不好說。

    “咱們夫妻一體,客氣就見外了!”

    李公甫哈哈一笑,不以為意擺了擺手道:“這樣的事情不算麻煩,只是希望漢文他們不要遇到什么麻煩就好!”

    吃過午飯,在家里休息了一陣,睡了一個午覺后,李公甫也沒跟許嬌容打招唿,拿起腰刀便來到衙門。

    “李頭兒,中午吃得不錯吧!”

    “李頭兒精神抖擻,看起來武功又大有進步啊!”

    “頭兒好,咱們下午的活計如何安排?”

    “……”

    到了簽押房,一干留守衙役以及書辦連忙起身打招唿,一個個態度熱情得不得了,他們可都是聽到了風聲,李公甫不久后可能調到府城當捕頭,那可就一步俸天飛黃騰達了。

    以后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要求到李公甫頭上,又或者要求他的庇護,這時候不趕緊把關系夯實更待何時?

    李公甫也不擺架子,一點都沒有即將高聲的傲氣,以前如何現在還是如何,不管旁人如何作態,反正他的心態平靜得緊。

    他前世可是當過不短時間的皇帝,又做了幾十年太上皇,什么榮華富貴沒有享受過,區區一府捕頭的職位又算得了什么?

    李公甫倒也沒有矯情,說是不想或者喜歡眼下平靜生活之類的屁話,他雖然并不看重名利,但能有更好的資源和生活條件,他也沒有往外推的道理。

    只是此事還只是傳言,盡管之前結識的那幫權貴都有書信傳來,錢塘縣令的態度也不一般,可調職公文終究沒有下達,說多了難免給人以驕橫之態,沒必要的麻煩還是少惹為好。

    “李捕頭例捕頭,縣尊老爺有請!”

    就在簽押房聊天打屁熱鬧之時,錢縣令身邊的親隨急匆匆趕了過來,朝著李公甫擺了擺手急聲招唿道。

    “哦,縣尊老爺這是怎么了,難道有什么事情發生了不成?”

    李公甫不敢怠慢,將腰刀懸在腰側,隨便跟同僚打了聲招唿便出了簽押房,一邊跟著那親隨向衙門里頭走去一邊好奇問道。

    “好象是鳳凰山那邊的緊急公文,不知道怎么回事縣尊老爺的臉色十分難看,可能出了什么事情吧!”

    那長隨倒也沒有隱瞞,小聲告訴了李公甫一些情況,交好之意不言而喻。

    鳳凰山?

    難道小白臉許仙那邊真的出了事情不成?

    李公甫臉色有些古怪,中午才剛剛想著打探一下那邊的情況,沒想到他還沒開口真的就有鳳凰山那頭的公文傳了過來,這也太巧合了點吧。

    輕聲感謝了親隨的提醒,李公甫心中有數收起臉上輕笑,進了衙門后院花廳后也不多說,只是向錢縣令拱手行禮問好,便站在下首靜候錢縣令的吩咐。

    果然,只見滿臉陰郁的錢縣令急聲道:“李公甫,你速速從衙役之中抽調十來位功夫不錯的,馬上跟我前往鳳凰山一趟!”

    李公甫心頭一凜,突然生起不好念頭,沉聲道:“縣尊,出了何事如此緊急?”

    錢縣令一臉郁悶,一邊在親隨的幫助下換上易出行的貼身衣物,一邊氣急敗壞怒道:“縣學夫子和學生遇到鳳凰那邊的強人刁難,現在被困難那里進退不得,我得立即趕過去處理……”(未完待續。。)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