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渾水摸魚
    高俅高太尉的怒火,連身在鄆城的晁蓋,都能清晰感受到。

    無它,由他推薦成為縣衙都頭的門客暗中回報,縣令老爺命他們前往宋家村捉拿宋江這廝的直系親屬。

    結果自然不了了之,宋江早早將其老父接走,直系親屬也紛紛離開宋家村避禍,衙門公差并沒有太過為難宋家村村民。

    怎么說,宋家村都是一個大村子,之前由宋江老父宋老太公牽頭,花費了大代價從晁蓋手頭買去的罐頭制作工藝花費了極大效果。

    如今的宋家村,因為罐頭工坊的緣故,整個村子的村民收入大增不說,還招攬了不少外村青壯做活,影響力相當之大。

    宋江落草歸宋江落草,跟宋家村大部分村民沒多少關系,只是宋江在時于衙門里有人關照,宋江不在也影響不了宋家村村民的生活。

    這就是宋江跟晁蓋最大的不同,晁蓋在鄉間影響力巨大,振臂一呼應者云集,宋江就沒這份強大的號召力。

    當然,誰也不能否認宋江一家在宋家村的影響力,其父宋太公人老成精,要不是宋江落草的話在宋家村的話語權相當之大。

    鄉里鄉親的,前去宋家村捉拿宋江直系親屬的官差,在宋家村好好喝了頓酒后,由于宋江直系親屬確實不在村子里,所以衙門公差也就直接回去復命,并沒有做出敲詐勒索之事。

    鄆城縣令也是個妙人,聽了衙門公差的匯報后信了,干脆就以此說辭向朝廷匯報,至于高太尉會不會惱怒找茬,就不關他什么事了。

    “高俅真以為他成了太尉后,能夠號令天下么,真真不知所謂!”

    聽了門客的匯報,晁蓋連連冷笑,對高俅的行徑相當不以為然,不過他還是吩咐時遷密切關注青州那邊的事情,特別是宋江集團的一舉一動。

    因為早早建立了暗探隊的緣故,又因著晁蓋與宋江集團的密切聯系,時遷手下的探子很輕易就滲透進了宋江集團內部,而且還在高層身邊打在暗子。

    所以,晁蓋對宋江集團內部的舉動十分清楚,也了解他們的大部分行動。

    這次,高俅下了狠心,從東京汴梁傳來消息,高俅向當今官家舉薦,河東名將呼延贊嫡派子孫,汝寧郡都統制,使兩條銅鞭,有萬夫不當之勇的“雙鞭”呼延灼帶兵剿滅宋江集團。

    同時,呼延灼又推薦陳州團練使“百勝將”韓滔,潁州團練使“天目將”彭杞一同剿匪,當今官家全部同意。

    怎么說,宋江集團這次做得太過,竟然殺了高唐州知州高廉不算,還打破了高唐州州城,此等行徑等同造反,要是不好好壓制叫地方上的野心家學了去那還了得?

    于是,太尉高俅派汝寧,陳州,潁州三路人馬剿滅宋江集團。

    這是水滸故事里的橋段,晁蓋一點都沒有想要插足的意思,他倒是搬好了小凳子,準備瞧個熱鬧。

    正如他自己對手下心腹所言那般,除了西軍之外他看不上其他的大宋禁軍,這次攻打宋江集團的幾位同樣如此。

    按水滸故事中的說法,這幫官軍簡直就是宋江集團的最好磨刀石!

    沒過多久,呼延灼率領官軍抵達青州,正式開始進攻宋江集團老巢。顯然高太尉對慕容知州一點期望都沒有,所有相關軍務除了糧草由青州供應之外,其余都無需青州插手。

    就晁蓋得到的消息,慕容知州對此相當滿意,他算是被嚇破了狗膽,一點出頭的意思都沒有。

    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在晁蓋的嚴密監視中,官軍與宋江集團的戰斗終于爆發。顯然宋江集團所部對官軍的正規戰還沒多少概念,初戰便大敗而返,傷了十來位好漢,嘍羅死亡更是近千!

    不過官軍這邊也沒討到好去,那位團練出身的千目將被俘,叫呼延灼也丟了回臉。

    結果第二次大戰,呼延灼拿出在晁蓋看來十分可笑的連環馬大陣,也就是宋代重甲騎兵版坦克集群沖鋒,可土包子一般的宋江集團大軍整得夠戧,差點一敗涂地就此散伙。

    晁蓋好笑不已,這古代版重甲騎兵連環甲馬沖鋒,對地形地勢的要求不小,以他的眼光想要對付實在太過簡單。

    可惜,宋江集團高層明顯被嚇住了,一時慌了手腳閉寨不出,呼延灼一時也拿深處水泊之中的宋江集團老巢無可奈何。

    不過兵兇戰危,盡管宋江集團與官府的戰斗,局限在青州一角,看似對青州的影響不大,事實卻不是如此。

    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呼延灼手下兵馬近萬,人吃馬嚼耗費甚巨,完全依靠青州官府提供支援,青州官府又將這份負擔壓在百姓身上。

    如此一來,搞得青州民怨沸騰,市面蕭條物假騰貴,尤其是生活消耗用品,比如糧食和食鹽的價格一個勁往上竄,搞得民間越發苦不堪言。

    “是該咱們出手的時候了!”

    青州地區動蕩,自然影響到了比鄰的濟州地區,不要說正常商業買賣,就是私鹽販賣都受了巨大影響,晁蓋見此卻是知道機會來了。

    “天王哥哥想把小濟州島上的海鹽,全部運來販賣么?”

    楊志和魯智深又被叫了過來充當參謀,兩人畢竟接受了正規的軍官訓練,能夠幫著出謀劃策查缺補漏。

    青面獸楊志前些時日,跟著海船前往小濟州島看了看,對那里的情況比較了解,同時更加理解晁蓋在海外設立基地的想法,別的不說,單單那積累到現在足有數千擔的海鹽,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消受得起的。

    要是在大宋境內,不管在哪一旦消息泄露,等待晁蓋的便是地方豪強以及官府權貴的瘋狂剝削。

    在小濟州島就不同了,這里是海外之地,就算消息泄露到了大宋,手頭沒有足夠水軍實力的話,也不用指望能夠威脅到晁蓋。

    如今聽了晁蓋莫名其妙的話,楊志立刻反應過來臉上露出興奮神色。

    作為將門世家嫡派子弟,他自然清楚私鹽買賣的利潤到底有多豐厚,不然朝廷也不會下重手持續打擊上百年,結果不僅沒有消滅私鹽的存在,而且還在山東和淮北等地形成了規模龐大的產業鏈。

    不僅江湖上的綠林好漢作為販賣私鹽的主力,各地豪強地主以及官府也參與其中,可見其中利潤有多驚人!

    他也是投奔了晁蓋之后,才知曉這些信息的。晁蓋之前可是山東鹽路上的一號大佬,每年單單收取私鹽販子的孝敬就有上萬貫收入,他對山東私鹽系統相當了解。

    “楊兄弟說得不錯,某打算將島上海鹽全部運過來賣掉!”

    晁蓋輕笑點頭,笑意卻是未達眼底,緩聲道:“某打算按照一斤海鹽十文銅錢的價格出售,爭取直接控制山東的私鹽渠道!”

    之前沒有動手,那是晁蓋不想跟整個山東綠林為敵,眼下青州戰亂局面混亂,正是他渾水摸魚的大好時機。

    咝……

    楊志和魯智深聞言,卻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以兩人的膽氣之豪壯,都忍不住變了臉色,被晁蓋的大手筆驚住了。

    一斤海鹽十文銅子,這價錢實在低廉得可以,比之正常的官鹽便宜了近乎五倍,就是比之私鹽也便宜了一半以上,如果大面積投放市場,簡直就是重磅炸彈啊。

    “反正某家采用的乃是曬鹽法,大海無邊無際海水更是無窮無盡,只要天氣合適就能源源不斷產出海鹽,根本就是無本買賣,只要鹽價不低到三文以下都有得賺!”

    晁蓋淡然開口,說出一番叫兩人無語的事實。

    其實他沒說出口的是,如果放開手腳多弄出幾處鹽田的話,規模效應達到一定程度,海鹽從出產到運輸再到販賣的成本還會更低!

    這是工業化時代的正常思維,可惜楊志和魯智深根本聽不懂,他也就懶得多說廢話。

    “也就是說,以后百姓都能吃得上鹽,吃得起鹽了?”

    魯智深吞了口唾沫,臉上滿是不可思議驚問出聲。

    “本該如此!”

    晁蓋輕笑出聲,眼神卻是格外銳利,冷肅道:“像食鹽這等關乎民生的物事,絕對不能有太高的價格,不然尋常百姓誰能買得起?”

    楊志和魯智深點了點頭,吃不起鹽就渾身無力,不管做什么都沒有力氣,還很容易弄傷自己,絕對不是什么美好的體驗。

    至于大量私鹽涌入,可能會影響朝廷和官府的正常收入,兩位好漢卻是沒有絲毫顧忌,要是能讓百姓有鹽可吃,官府和朝廷就算有所損失有如何?

    于是,就在呼延灼所率官軍,與宋江集團在青州大打出手,搞得地方不寧雞飛狗跳,地方秩序出現問題的時候,突然一大批海鹽悄無聲息涌入青州和濟州地區。

    十文一斤的價格,讓聞知此事的百姓興奮不已,不過短短半月時間不到,涌入兩州之地的千擔私鹽便銷售一空,而且百姓的購買**一點都沒消停,不斷向販賣這批私鹽的鹽販子詢問還有沒有更多可買?

    消息匯總到晁蓋這里,他大手揮直接表示:賣!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