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 大戰一觸即發
    豫州州牧府,林沙手下首席謀士閻忠,正跟林沙討論討董聯盟之事。

    “君侯,曹家和夏侯家一下子拿出了四千家兵投奔曹操,難道你一點都不生氣?”

    閻忠笑道:“果然不愧是歷經數百年不倒的世家豪門,出手就是不凡!”

    “有什么好生氣的!”

    林沙擺了擺手,一臉不以為然,道:“既然明知不是一條心,那就隨他們去吧,倒了外面正好,省得還得時刻防備這么一股力量!”

    曹家和夏侯家,乃是譙縣大族,不僅在譙縣,甚至在整個豫州的聲望都不小,當然比不上汝南袁氏,但論真實實力也相當驚人。

    林沙一早就盯上了這兩家豪強,無它,這兩家在正史上的東漢末年和三國時期,可是人才輩出將星璀璨。

    不說曹仁和曹洪,還有夏侯淵和夏侯敦這樣赫赫有名的存在,單單虎豹騎之首的曹純,也是相當厲害的高手。

    曹氏兄弟和夏侯兄弟名頭最響,林沙初來時便有聽聞。

    可惜,對方乃是老牌地方豪強代表,林沙不認為自己能跟他們是一路人,也就沒想著招攬對方。

    估計就是誠心招攬,也不會有什么結果的,他對地方豪強子弟的行事作風十分了解。

    以曹家和夏侯家的能力,如果這兩對兄弟真想出仕,根本就不是難事,可他們偏偏沒有在官場折騰,情愿一身本事在鄉間好勇斗狠白白浪費。

    這就是地方豪強,以自我為中心,根本就沒怎么將朝廷放在眼里。

    如今曹操早陳留舉起招兵大旗,這兩家立刻做出反應,曹氏兄弟和夏侯兄弟各帶一千家兵前驅投奔。

    這么大的事情,又是在州牧府眼皮子底下,林沙怎么可能沒注意到?

    曹家和夏侯家的家兵,其實州牧府很早就知曉,數量起碼超過五千,平時作為兩家的幫工和護衛,閑時便組織起來操練一番,介于民兵與正規軍之間的存在。

    不僅這兩家,凡是有些底蘊的世家豪門之家,基本都有家兵存在,數量從數百到數千不等,單看家族勢力和實力如何,眷養的家兵數量自然也大不相同。

    曹家和夏侯家如此動靜,州牧府有不少屬官都建議強行干預,不過林沙卻沒采納,任由曹氏兄弟和夏侯兄弟帶著家兵,裝扮成商隊順利離開豫州。

    就算強行干預又如何,這些家兵都烙上深深的痕跡,官軍根本就不能隨意吞下,不然后果實在難料。

    他好不容易花了幾年時間,才將地方豪強伸入官府衙門和官軍的觸手,起碼明面上的觸手全部清洗一遍。

    如果真的有能力和才干,只要底子不是污黑一片,林沙也不會趕盡殺絕,會調離原崗位到其它郡國任職,算是相當大方了。

    至于那些依靠所謂關系進入官府的,自身沒能力,底子又不干凈,還跟地方豪強關系莫逆的,林沙全都毫不猶豫清理干凈。

    要說地方豪強在官府衙門里的勢力依舊不小,卻不像剛來時那般烏煙瘴氣,起碼有州牧府盯著,不會出現明顯的偏癱和勾結,這對林沙而言就夠了。

    至于州牧府,基本上都被他清洗干凈,全部換上了信得過的人,不會讓地方豪強有插手干預州牧府決策的機會。

    不僅如此,隨著豫州經濟發展百業興旺,底層百姓的生活水平顯著提升,對地方豪強的依賴也開始減弱,同時又著力培養提拔一批寒門甚至農門出身官吏,迅速削弱地方豪強的影響力和實力。

    這是赤落落的陽謀,就是地方豪強看清楚了也無可奈何,拳頭不如人就得按照林沙劃下的規矩行事,否則等待他們的絕對不是什么好消息。

    “君侯倒是大方!”

    閻忠輕笑著搖了搖頭,臉上露出無奈之色。

    如果按照他以前的思維模式和行事作風,肯定會建議林沙強行干預曹家和夏侯家之事,甚至更狠一些,直接趁機將兩家拿出的四千家兵一網打盡全吞下。

    只是跟隨林沙日久,他的思維模式和行事手段也跟著漸漸變化,沒有那么激進和極端,更顯大氣和圓滑。

    “不是某大方,只是覺得沒必要太過大驚小怪!”

    林沙搖了搖頭,笑道:“某還巴不得地方豪強手頭的家兵,全部參與討董聯軍,閻先生真以為這是什么好差事不成?”

    “難道君侯不看好討董聯軍?”

    閻忠笑吟吟問道:“聯軍的聲勢可是不小啊!”

    “再大又如何,不能齊心的話,只是一幫烏合之眾罷了!”

    林沙嗤笑出聲,悠然道:“只希望董卓表現得不要太糟,好好教訓教訓討董聯盟一干諸侯,叫他們知曉厲害!”

    說著,掃了眼淡笑不語的閻忠一眼,嘿嘿笑道:“估摸著,但凡參與了討董聯軍的豫州豪強子弟,都會從家族帶家兵參戰,真希望他們將家里的人手全部帶手,也省得咱們以后麻煩!”

    閻忠眼神微閃,點頭跟著露出一抹冷厲。

    ……

    事情果然不出所料,隨著討董聯盟決定于陳留算棗會盟,各方動作越來越大甚至再不遮掩。

    汝南袁氏家族,一口氣派出六千家兵,分別加入袁紹和袁術麾下,成為他們手中最為核心的軍事力量。

    其余諸侯也多是如此,所謂的十幾路諸侯,除了個別幾路,其實都是新近上任不久的存在,對自家地盤的掌控力度都不怎么樣,能夠招募的兵員數量悠閑,基本上都是依賴家族的家兵支援,才能把架子搭起來。

    于是在四月的酸棗,一路路地方實力派,也就是所謂的諸侯,多著率軍數萬,少則領軍數千紛紛趕來,一時間酸棗兵將云集人喊馬嘶聲不絕。

    后將軍南陽太守袁術、冀州牧韓馥、豫州刺史孔、兗州刺史劉岱、河內郡太守王匡、陳留太守張邈、東郡太守喬瑁、山陽太守袁遺、濟北相鮑信、北海太守孔融、廣陵太守張超、北平太守公孫瓚、上黨太守張楊、烏程侯長沙太守孫堅、祁鄉侯渤海太守袁紹、驍騎校尉曹操、西涼太守馬騰、徐州刺史陶謙。

    一個個,正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十八路諸侯。

    這還不算,另有何東太守丁原,并州刺史陽球,還有烏丸校尉張飛!

    這么一算,足足有二十一家諸侯,兵馬近二十萬,當真聲勢浩大驚人之極。

    就連之前不以為意的董卓,聽聞后都驚了一下。

    不過也就是驚了一下而已,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那就是調皇甫嵩回京,確保三輔后路無恙。

    董卓跟皇甫嵩的關系相當惡劣,倒不是私人恩怨,不過是利益之爭罷了。

    皇甫嵩作為天下名將,在三輔之地牢牢壓著董卓,這也是董卓趕赴關中‘賭一把’的主要原因之一。

    明知正面干不過皇甫嵩,董卓自然沒有拿自己身家性命開玩笑的想法。

    現在他成功了,手握天下權傾天下,雖然依舊不好殺皇甫嵩,卻是可以讓這個討厭的家伙直接滾蛋。

    一道圣旨直接送到長安皇甫嵩案前,這位漢室的忠實擁護二話沒說,直接與前來宣旨的董卓女婿牛輔做了交接,不顧手下將校反對直接趕赴雒陽。

    等到皇甫嵩來了雒陽,董卓這才長松口氣,后路無憂他打算給關東一干跳梁小丑深刻的教訓,讓他們知曉他董某人不是那么好欺的。

    可是從豫州送來的一封邀請函,卻叫他心生疑惑甚至有些恐懼。

    豫州牧林沙,邀請賦閑在家的皇甫嵩前去做客!

    這讓董卓心生疑惑,卻又不好攔著皇甫嵩行動。

    外頭還有一個討董聯盟呢,所幸豫州牧林沙沒有參合進去,董卓已經相當滿意了,要是把林沙惹急了直接加入討董聯軍,到時候就該輪到他哭了。

    眼巴巴目送皇甫嵩離開雒陽直奔豫州,心氣不順的董卓準備把怒火撒在聲勢浩大的討董聯軍身上。

    初平元年五年,西涼董卓與討董聯軍爆發激烈軍事沖突,戰爭的陰云瞬間籠罩河洛大地,西涼鐵騎轟隆隆轉調各地駐防,討董聯軍一干諸侯意氣風發連連調兵遣將,大戰一觸即發。

    而豫州牧林沙此時,卻是悄然來到了汝南官軍大營,一直坐鎮此處主持的謀士郭嘉將何洛地區的狀況,一五一十向林沙匯報。

    “……,總之,董卓那頭已經做好了準備,就不知討懂聯軍是個什么狀況?”

    “嘿嘿,一盤散沙而已!”

    林沙臉上露出嘲諷之色,譏笑道:“袁本初何得何能擔任聯軍盟主一職,整日里吃酒扯皮,陽方正寫來的信中滿是不爽,估計他的那點子對漢室的忠誠之心,快要被那幫諸侯給磨光了!”

    郭嘉笑道:“方正公乃性情中人,不知并州那邊會不會有事?”

    “有黃敘那小子坐鎮太原,出不了事!”

    林沙擺了擺手,輕笑道:“只怕等聯軍散去之后,陽方正也沒心思再去并州了!”

    那不正好,豫州軍可以將并州一舉吞并啊!

    郭嘉輕輕一笑,心中想法如此卻并未說出,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輕笑,悠然道:“時局真是風起云涌,叫人心潮澎湃啊!”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