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七百七十七章 你們還不夠資格
    “一天到晚都不知道你們在想什么?”

    “軒轅皇帝御女三千,在你們眼中絕對的荒淫無道,可他手下有那個臣子敢說三道四?”

    沖著丞相比干和上大夫楊任,林沙毫不客氣訓斥一通。

    比干和楊任的臉漲得通紅,卻是不敢言聲好不羞愧,只覺老臉丟盡不知所措,他們也不知少師哪那么大火氣?

    “大王只要沒做自毀大商根基之事,你們以后就不要胡亂折騰了!”

    斥也斥過了,林沙緩和了臉色叮囑道;“大王也是有脾氣的,不要老是拿你們心中的所謂圣王要求他,不然最后倒霉的還是你們自己!”

    “少師,大王做錯了就是做錯了!”

    丞相比干臉色逐漸恢復正常,沉聲道;“難道連說都說不得了?”

    “嘿嘿,別以為你是大王的王叔,就可以無視規矩了!”

    林沙冷笑道;“有些事情可以說一說,卻也用不著直接跟大王頂著來,說話不知道委婉點啊,瞧你之前跟在商容身后當小弟的時候,怎么就沒見你跟他說話犯沖呢?”

    “少師,那是身歷三朝的老丞相!”

    比干臉色陰郁,聲音沉悶怒道。

    “那又如何?”

    林沙嗤笑出聲,目光咄咄逼人不屑道;“身歷三朝就是他不斷頂撞大王的資本,還是他有什么依仗,可以無視大王的權威了?”

    見比干和楊任想說什么,他大手一揮沒好氣道;“不用說了,只要你們腦子沒問題,就該知曉商容前段時間的所作所為已經過線了,大王只是趁機發難要他回家養老已經很給面子了,怎么你們心中不服怎地?”

    比干和楊任默然,之前一段時間老丞相商容確實做得不怎么樣,讓人感覺他腦子突然就變糊涂了,怎么老是跟大王針鋒相對,這是想干什么?

    “也就是太師聞仲和我不在朝歌,否則哪容得他如此放肆?”

    沒理會眼前兩位的復雜心思,林沙冷笑道:“當時商容針對大王時,你們兩個又做了什么,現在還有臉指責大王行事不周?”

    以他輪回多世的眼力,哪看不出眼前兩位心中的盤算。

    不過就是君權與臣權之間的爭斗罷了,或許眼前兩位沒有明確的想法,可不妨礙他們順著有利于自身的方面行事,就是跟在商容身后得好處。

    他們自己都可能沒有意識到,只是林沙對此卻相當不爽,有沒有你們這么當臣子的,真把大王當軟柿子捏了?

    等到哪天帝辛受不了啦,你們這幫渣渣就等著倒霉吧。

    有誰見過大臣動不動就喝罵皇帝昏君的?

    要顯示自己是直臣,也用不著如此冒險吧,簡直就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勾當啊。成功固然聲名大振,可失敗了后果卻是相當嚴重。

    “可是這大王將姜王后送去東夷,實在太不妥當了!”

    比干臉色難看,轉移了話題直接說道;“難道大王就不怕逼反了東伯侯?”

    “怕什么?”

    林沙冷笑,不屑道;“要不丞相你去問問東伯侯,他有膽子反么,真以為東夷駐軍是吃干飯的,再說了大王又沒弄死姜王后!”

    “可大王要廢后,這不是要與東伯侯徹底撕破臉面么?”

    楊任不甘被少師完全掌握話語權,直接大聲說道;“一旦東部不穩,大商又要花費多少精力彈壓安撫?”

    “誰說大王要廢后了?”

    林沙瞇縫著眼睛,冷冷看向楊任,不滿道;“楊任你作為上大夫,應該有自己的主見和判斷,不要人云亦云叫人看了笑話!”

    “不是這樣么?”

    楊任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就知道,你以為你是誰?”

    林沙毫不客氣譏諷道;“有些事情,你還沒資格參與,就不要瞎攪合了!”

    楊任的臉,此時已經不能用紅來形容,簡直就象煮熟的蝦殼,紅得似乎都在冒煙,心中的尷尬可想而知。

    在少師面前,他可沒多少底氣大聲指責,人家的能力比他強這是事實,地位比他高也是事實,被鄙視了也只能怪自己無能罷了。

    “既然大王沒有廢后心思,又何必將王后送到東夷惹人閑話?”

    比干一見情況不妙,急忙開口轉移話題,同時也問出了心中疑惑。

    “王后犯了錯,大王不想再見到她,然后我就提議送王后去東夷坐鎮,就這么簡單!”

    林沙淡淡一笑,說出一番叫比干和楊任極度震驚的話來。

    “什,什么,是少師提議送王后去東夷的?”

    楊任猛的立身而起,雙眼瞪得溜圓,眼神炯炯竟帶著一絲奇異力量,好象能夠看穿人心一般十分奇妙。

    “怎么,你有意見?”

    林沙冷冷掃了這廝一眼,冷道:“給我坐下,你想干什么,我可沒大王那么好的脾氣,敢在我跟前唧唧歪歪,最后半年你就不用上朝了,在家里待著好了!”

    “你只是少師,憑什么這么霸道!”

    楊任真有些受不了,一點都不客氣反駁道;“想搞一言堂,也要問問我同不同意……”

    話音還沒落下,林沙順手一揮,像是趕蒼蠅一般直接凌空將楊任拍飛了出去,等他落地之時已是悄無聲息昏死過去。

    “楊大夫楊大夫……”

    比干一臉慌張跑了過去,發現楊任只是昏迷后才送了口氣,回頭怒視林沙不滿道;“少師你這是干什么?”

    “干什么?”

    林沙沒好氣道;“教他做人的基本道理,別以為頭上掛著個正直名義就能隨意針對旁人!”

    “那也用不著直接動手吧?”

    比干臉皮一陣抽搐,還是不滿怒道;“都是同僚……”

    “他有把我當同僚么?”

    毫不猶豫打斷了比干的話頭,林沙嗤笑道:“我說什么了,王后犯錯被大王厭棄,與其留在王宮里看相厭最后可能出現不好的結果,讓王后去東夷坐鎮表示很好么。他有什么理由跟我瞎嚷嚷?”

    比干一時無言,心中對趙任的沖動也是無奈,這廝就聽進了主意是少師林沙所出,然后就迫不及待開噴。

    如果少師真的做錯的也好,比干都會堅定不移站在楊任一邊,可少師貌似沒做錯什么啊。

    盡管提議送王后去東夷很是荒唐,可也得看看眼下什么情況!

    大王都要廢王后了,送王后去東夷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只要大王不廢了王后,大商跟東伯侯之間的關系就不會輕易破裂,這樣就足夠了,沒必要苛求太多。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求大王在道德層面上的無暇,簡直就是無理取鬧的做法,不怪少師心頭火起直接動手。

    比干作為王族元老,能不知帝辛是什么樣人么?

    年輕的時候有沖勁還好說,想要立下一番功績,甚至不惜冒風險親征東夷,最后他成功了,同時王位穩固,威望也跟著起來了。

    然后,大商國力蒸蒸日上,帝辛卻是沒了多少奮斗目標,之前的沖勁也跟著下來了。

    等到蘇妲己入宮,帝辛更是表現出貪戀美色的一幕,甚至開始出現怠政的狀況,引起了部分朝中正直大臣的強烈不滿。

    這也是老丞相商容做事相當過分的時候,比干沒有出面阻攔的主要原因,想要讓帝辛清醒清醒。

    只是同時,帝辛的性子也顯露無疑,絕對不是三皇五帝這樣的圣皇之才,那就不要以三皇五帝的標準來要求這位大商之主了。

    可惜,上大夫楊任和梅伯等人,顯然沒看出這一點,老是拿超高的道德標準要求帝辛,確實顯得十分討厭。

    比干心中清楚卻不說破,朝堂上也需要趙任這樣的直臣!

    只是這家伙或許直慣了,在少師跟前也如此撒野,那就是自找沒趣了。少師可比太師聞仲難侍侯得多,這位的心思也叫人難以琢磨,行事霸道而又有章法,還真叫旁人說不出什么不事。

    “好了,丞相你帶上大夫離開吧,少師府不歡迎你們!”

    林沙沒有理會比干什么想法,直接揮手下了逐客令,冷笑道:“奉勸丞相一句,做好本職工作就好,不要插手太多不是你該管的事情,那樣很討人厭的!”

    比干老臉發紅,道了聲告辭,便叫來護衛背起昏迷的趙任,滿心尷尬離開了少師府,心中也很有些不岔,對少師的不客氣有些惱火。

    少師說的話太過了,什么叫做本職工作,他堂堂一位丞相,本職工作是什么難道自己還不清楚么?

    “一幫不止所謂的家伙!”

    目送兩人離開,林沙撇了撇嘴很是不以為然,原著中的帝辛腦子糊涂兇殘不假,可這些所謂忠臣也沒做什么好事吧,老是拿著超高的道德標準要求君王,也不知他們心中到底是什么什么想法?

    壓下了這兩位想要冒頭的所謂忠臣,果然之后朝堂再沒有多少雜音出現,林沙對這樣的結果還是很滿意的。

    盡管姜王后被送去東夷,說是調養事實上什么情況大家心知肚明,可只要帝辛沒有廢后,朝中大臣也不好插手過多,畢竟是大王的家事,他們哪有資格胡亂折騰……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