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天下第一千金大小姐 > 第181章 歲月不掩真相
    這天大太太富小爾下了拜貼邀請繁花。繁花自是欣然一同前往,水中月的案子重啟了。

    能吃能喝能拉撒但是神智不清,四肢無力不能行動的活死人,繁花還是第一次瞧見,可是又稀罕又害怕。

    富小爾貼著繁花的耳朵嘀咕,“要是發現了什么禁藥,獻給娘娘也算是立一功吧!”

    “那是必須啊!長興少爺名字和人不符,這宅子可是里里外外都透著破敗的寒氣!”繁花打量眼前的院子。

    “到時候在娘娘跟前美言幾句啊!”

    “嗯嗯嗯”繁花手帕子掩面,富長興的院子沒幾個下人不說,連花草都是枯的,隨處可見破敗相。

    “富長興有一個兒子,不過不住這里……”

    “嚇!兒子也是可憐了!”

    “可憐什么,他娘可是富家嫡女”富小爾的表情有些微妙。繁花心里暗笑,對了,這大太太只是庶女。

    “進去搜,所有柜子都不能漏掉!”大太太下令。

    繁花站的遠遠瞧富長興,白白的跟泡發的饅頭一樣,毛發稀疏,大白天看著都覺得滲人,“這么活著還不如死了呢……”

    “活著能喘氣就有一份家產啊……”富小爾悠悠道。

    繁花坐在回廊突然覺得富貴不過如此,家主若沒了為人的魂魄了,雕梁畫棟,處處金裝玉飾還不是一場虛無。

    十個幾個小廝在屋子粗暴的撿抄,好一會兒也沒抄出什么,這宅子里竟是一座空殼宅子,值錢的東西早就被搜刮走了。

    大太太在回廊上踱步,這么些年有什么證據也早該被銷毀了。風風火火前來,撲了空,可太沮喪了。

    “去把水中月帶來!”大太太喝令。

    再見水中月瞧著并沒有和初見那晚有什么不同。

    “見過繁花姑娘!”水中月在庭院中款款行禮。

    “別來無恙啊!”繁花坐在回廊并不起身。

    “小人一貫如此”水中月淡淡道。

    “哼……”繁花心里暗嘆此人真是一個奇人。

    “這宅子你可熟悉?”大太太問。

    “這宅子再進來往事歷歷在目,胸中不免情愫起伏……”

    繁花瞧著豐滿的水中月波瀾不驚的模樣,“那你倒是說說都有什么往事?”

    “曾經這宅子每日迎來送往也是熱鬧過的,家主得意非常還真以為會長長久久的興旺下去……”

    “人啊,最重要的還是要心眼正,不然啊你瞧瞧,好好的一份家業何至于至此啊!”大太太招呼水中月,“你快些進來。”

    水中月走到富長興跟前行禮,“少爺,水中月來看您了!”

    富長興渾濁的眼里毫無變化。

    “這毒藥厲害啊!能把人毀到這種地步!”繁花感嘆,轉向富小爾,“大太太可要把這種藥找出來禁掉啊,這也太可怕了!”

    “之前郎中都說,長興這是被傷到腦子了,一旦損傷便不可再逆轉!”

    “死也死不了,活著只能喘氣,可是極致歹毒了”繁花的聲音在打顫。

    “害人終害己啊……”富小爾深嘆。

    “那個毒藥什么樣?”繁花問水中月。

    “恩父活著的時候,他三不五時的就來獻殷勤,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恩父就逐漸糊涂了,原本我沒在意,直到有一天恩父拉住我的手說,趁他神智還有幾分清醒,想看我有歸宿,但是總覺得長興那小子不是良配!”

    水中月臉上終于有了一些波瀾,胸脯起伏的厲害,“我這才留心富長興,他平日里狐朋狗友甚多,滿世界給他搜羅稀奇古怪的玩意!”

    “喜事正在籌備的時候,恩父死了,長興那畜生一點也不為恩父傷心,倒是恨恩父死的太早了,我這才明了這畜生一定有問題,我說要給恩父帶孝,三年后再履行婚約,可是這畜生等不了啊!非要我立刻過門,后來老太太說既然已經許了婚約,那我就是富長興的人了,三年后再辦婚禮不遲,然后我就搬進了這宅子里!”

    這宅子里的正太太是富家嫡女,嫌棄我沒有正式過門,連丫鬟也不配給,原本體己的丫鬟也被她遣散了。飯食也和下等仆人無異,那時我狠不得直接隨恩父去了,有一日富長興派來的小廝送來飯,我瞧那飯哪是姨太太吃的,一生氣便把飯倒給院里的黃狗,誰知那黃狗吃了飯便一睡不醒。我這才明白那飯中定是有毒!從那以后我便再不敢吃人送來的飯,送來就喂給黃狗,私下里花大價錢賄賂婆子給我買一些糕點。沒過幾日那黃狗就死了!”

    水中月指這著富長興,“這畜生狼子野心,恩父已經死了,你再等三年即可名正言順的繼承恩父宅院!,于我給口飯吃便罷,卻要我速死!”

    “這畜生見我幾日過去還活著就急了,一天親自帶人送了一桌子菜來,我悲憤難耐就揭穿了他!”水中月捂住胸口喘不上氣,癱在地上。

    繁花和富小爾聽的連眼睛都不眨。

    “誰知他竟絲毫沒有羞愧,承認恩父就是他害死的,還要害死我!”

    “我說,你不用麻煩,直接把毒藥拿出來,我必定吞下去不絕不猶豫!”

    “哈哈哈哈哈哈……”水中月捶地大笑,“這蠢畜生真從懷里掏出一包藥,得意洋洋的介紹用藥的計量如何殺人于無形!”

    “我怕了……跪在地上捧他的腳磕頭,說恩父還留有一筆秘密遺產,留我一條命,他能就獲得遺產。這畜生果然信了,哈哈哈哈哈,他果然信了!”

    水中月笑聲尖厲,余音凄婉,“為了那筆不存在的遺產他讓我過了一段好日子,晚上還來我房里好好伺候我,哈哈哈哈!我便跟他胡說,恩父的在屋子挖了一個地窖埋了大量的寶貝,可惜啊,恩父臨死前已經糊涂了,沒有問出來那個地窖在哪,哈哈哈哈哈,那畜生聽了捶胸頓足,拿出那包藥跟我大罵,當初不該聽那些狐朋狗友的餿主意,讓恩父神智不清的死去!”

    “我好好安撫他,慢慢的派人在院子里搜,總能找到那個地窖的。他晚上睡著了,我偷偷藏起了那包藥,有天晚上……”水中月坐地上,嬌媚的撩了撩額發,“我倆交合正歡,我把之前下了藥的重口味春酒拿出來助興,灌他喝下去,他如同發了情的猛獸,好一通賣力。”

    “哈哈哈哈哈哈哈……”水中月捶地大笑,繁花生生打了好幾個寒顫。

    “這畜生昏睡了一天一夜醒過來就成了這般神智不清模樣!”

    “哈哈哈哈哈哈……那時他夫人還以為他房事太累了,給做大補湯藥補了好多日,哈哈哈哈哈……可是這畜生一日昏過一日再沒有清醒過……哈哈哈哈哈。”

    ……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