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平淡種田文 > 210拉拉扯扯
    梅子一臉嚴肅的抬起頭看著面前高自己半個頭的寧浩,有些無奈的開口。

    “你這是干嘛?拉拉扯扯的讓別人看到了像什么話。”

    寧浩聽到梅子這么說也沒有把手給放開,只是一臉堅持的看著梅子。

    梅子看她不放手,自己只能用力的把手臂從他手中撤開。

    雖然寧浩一看就是一副柔弱書生的樣子,但是到底是男人,梅子哪里扯得開。

    扯了幾下看著放在自己手臂上紋絲不動的手臂,最后只能無奈的放棄了。

    “好吧!我不走就站這里聽你說行了吧!有什么事,最好一次性說完,下次我可就沒有這么好的耐心了。”

    梅子半帶威脅半帶妥協的跟拉著自己的寧浩說完這話,還不忘用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他。

    寧浩聽到梅子這話,手中的力道輕了幾分。

    “梅子當初確實是做錯了,現在我已經改了,我還是喜歡你的,我們還能在一起嗎?”

    寧浩剛說完這話,過道邊就有一個少婦模樣的人往這邊看過來,后面還跟著一個小丫鬟,也都好奇的看著這邊。

    梅子被她們看的有些尷尬,說出口的語氣也帶上了幾分凌冽。

    “我剛已經跟你說過了,事情已經過去這么長時間了,我們就到沒有發生過就行了,而且我已經定婚了,而且你也找到了喜歡的人,我都不知道你現在做出這種模樣來到底是為什么。”

    梅子說完這話,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下剛還在過道上的幾人,只看到幾人的背影心里也放松了些。

    寧浩聽到梅子這么堅決的話,手上的力氣也放松了幾分,梅子趁著這個空檔趕緊把自己的手臂從他手中扯了回來。

    “真的不可能了嗎?我是真的喜歡你的啊!當時和詩雅在一起也是被逼無奈,是她逼迫我,說是不和她在一起,就讓他爹取消我考試資格。”

    梅子聽到他這話,無奈的撇了下嘴角,有些嘲諷的看著寧浩。

    “這話你信嗎?你覺得一個教書先生有這么大本事嗎?反正我是不信。”

    寧浩被梅子這話說得有些羞窘,當時詩雅這么說的時候,自己確實是不信的,但是想著他爹爹在書院里的地位,而且看詩雅長的也確實漂亮,而且書院里這么多學子,她都沒有看上,偏偏就看上了自己,但是也是虛榮心作祟也就順水推舟的答應了。

    當時自己真的沒有想到梅子家那邊會來退親,現在又聽到梅子說自己定親了,心里更是氣憤難當,臉上的表情也沒有了一開始柔和。

    “你怎么能這么快就訂婚了,我們從小就訂親,這么多年的感情這才和我退親才幾個月,你就按耐不住,找人定親了,我看你們怕是在我們倆還沒有退親的時候就有些首尾了吧!”

    梅子看著寧浩這口不擇言的樣子,眉頭不自覺的就皺了起來,說出口的語氣也沒有了一開始的客氣。

    “呵,你這是賊喊捉賊啊!你以為誰都像你似的這么不要臉呢?虧你還是讀書人,竟然能說出這種話來,我看你讀的那些書都是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吧!”

    寧浩也是第一次看到梅子這么生氣的樣子,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愣愣的半天不知如何開口。

    梅子看著他這副樣子,也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了,現在咱們也說的清清楚楚了,以后你也不要來找我了,免得彼此都鬧的不愉快。”

    梅子說完這話也不等寧浩做出反應,抬步就出了房間,順著樓梯就下了一樓,在門口的時候又遇到了那個少婦和她的仆人,估計是在這里等人。

    看到梅子往她們那邊走去,忙退了幾步,那少婦還像是嫌棄梅子似的抬起手帕捂了下鼻子。

    梅子看到這心里也是惱火得很,心里更是把寧浩給拎出來罵了一頓。

    隨后眼不斜視的往那對主仆身邊走過去了,只是沒有走多遠聽到身后響起了,嘀嘀咕咕的女人聲音。

    “夫人,現在的姑娘家都這么不知檢點的嗎?光頭化日下,和男人上茶樓還拉拉扯扯的。”

    梅子一聽這話很明顯就是沖著自己說的,頓時愣了下,反應過來之后心里都是滿滿的怒火。

    瞬間轉過身,一雙眼睛似是帶著剪刀似的直接射像了剛才說話的那個小姑娘。

    “不知道事情經過就不要胡亂議論別人,不知道的人啊!會以為你這小小年紀就這么八婆,以后就不好嫁人了。”

    那主仆二人想不到梅子會把這話給聽了過去,聽到梅子這話,臉上可謂是精彩紛呈啊!

    那小姑娘明顯是沉不住氣。聽到梅子說自己八婆。立馬就跳了起來。

    “你胡說八道什么,你自己做了還不許別人說啊!”

    梅子看著這小丫頭炸毛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抬起手抱在胸前,一臉笑意的盯著她。

    “那你到是說說我做什么了。”

    那小丫鬟聽到梅子這話,又看她這樣更臉上更是精彩了。

    “你以為我和你一樣不要臉啊!做了還要人說出來。”

    梅子聽到她這話更是好笑了。

    “既然說都不敢說,那你還一個勁的在背后議論別人,今天姐姐就告訴你一個道理,閑言莫論人非,靜坐常思幾過。回去好好學學吧!免得出來丟人。”

    那丫鬟聽到這話,就想沖出來撓梅子,被那個少婦呵斥了一聲,就收斂了起來。

    “這位姑娘,這事確實是在下管教不嚴讓下人多嘴了,忘姑娘念在她這也是初次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她了吧!”

    梅子聽這主人家都開口了也覺得自己和個小姑娘這么較勁確實有些過了。心想可能是剛被寧浩氣的,這剛好被這小丫鬟撞在槍口上了。

    梅子也有些歉意的對著那位少婦笑了下。

    “今天這事我說話也是有些重了,小姑娘別放在心上就好。”

    那少婦聽到梅子這話也跟著笑了起來。

    “姑娘這話說的這話不是讓人慚愧嗎?本來就是我這丫鬟不對在先,應該是姑娘別放在心上才好。”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