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魔法 > 劈天斬神 > 第二千九百三十八章 兩個搗蛋的
    聽著這二位的爭吵,何供奉多少有點聽明白了,這二位不是殺手的援兵,也不是龍族成員的幫手,純粹就是搗蛋來的。

    為了爭個輸贏,居然以自己這邊的七級戰皇,作為他們狩獵計數的標準。

    以最快的時間,斬殺最多人數者獲勝,另一方則失敗。

    如此不把眾位七級戰皇放在眼里,饒是何供奉一向不顧忌屬下死活,這一次也是忍無可忍。

    嗡~~

    一股滔天威壓,在數十位七級戰皇的凝聚下,將這一片天空籠罩。

    只要彼此能量疊加,所能發揮出的威力,就足以轟殺空中落下的這二位。

    唰唰~~

    然而,這二位在落下的時候,悄然換了一個方向,似乎對數十位七級戰皇的聯手頗為畏懼。

    并沒有像之前那樣沖進陣營,而是反方向的飛掠,如同虎視眈眈的老鷹盯著幾只野兔子一般。

    何供奉稍稍松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畢竟只是兩位,想要跟己方正面沖突,實力還是差了許多。

    不解散陣型,對方就無計可施,至少不會再有無辜的消耗了。

    另一位供奉也放緩了心情,不再憂心忡忡,只要這二位找不到下手的機會,自然會離開這里。

    嗖嗖嗖……

    兩條身影在空中飛來飛去,不給眾位七級戰皇確定目標,從而發起攻擊的機會。

    游離于陣型之外,卻又不肯轉身離去,這二位似是有些糾結。

    “姓炎的,你要是再不動手,老子就不奉陪了。”紅毛不耐煩的吼道。

    被姓炎的挑釁,心里很不爽,這才出手較量。

    但是,兩人之間的差距太小,多次的比試均已平分秋色而結束。

    便以這種方式一決勝負,免得總覺得自己是最強的。

    “好,這就動手。”

    話音未落,便有一團淡黃色的物事,從姓炎的手里釋放而出。

    風馳電掣般的,朝著眾位七級戰皇組成的陣型轟了過去。

    轟隆隆……

    說實話,這樣的攻擊不會破壞陣型,早已嚴陣以待的眾位七級戰皇,彼此間意念一動,便將洶涌而出的能量疊加。

    土黃色物事還沒有觸及到眾人的身上,就已經變成了齏粉,消散在虛空之中。

    ~~

    就在何供奉長舒一口氣的時候,紅毛忽然動了。

    趁著眾位七級戰皇能量疊加,尚未回歸正常狀態的空隙,鬼魅般的掠至陣營之中。

    兩只干枯的大手左右開弓,只聽見一陣噼噼啪啪的耳光聲響起。

    等何供奉回頭看時,發現有三四位七級戰皇的身體,跟朽木似的急墜而下。

    從空中跌落地面,又被紅毛追上,一頓猛烈攻擊,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便是這電光火石之間,何供奉又損失了四位幫手。

    眾人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甚至一時半會兒回不過神來。

    嗵……

    紅毛的身體周圍,忽然綻放出一片紅光。

    像是一陣煙霧騰空而起,直往何供奉的陣營沖來。

    倏~~

    與此同時,姓炎的更是如同一陣風,竟然搶在紅光的前面,到了眾位七級戰皇的身邊。

    連續的拳打腳踢簡直快如閃電,幾條身影在空中橫飛出去,瞬間就脫離了陣型的保護。

    不用說,這四位七級戰皇的下場,除了喪命之外,就是連身體都變成了齏粉。

    “好了,收工。”

    “收工。”

    “老子干掉了六個,比你多一個。”

    “放屁,我也是六個,只是都變成粉了,你看不清罷了……”

    這二位一邊爭吵著,一邊瀟瀟灑灑的飛走了。

    既不是悄悄的來,也不是悄悄地走,帶走的是何供奉這邊十二位七級戰皇的性命。

    “**的,你是八級戰皇,竟然跑來這里跟我們消遣,狗娘養的混蛋!”

    等對方身影消失,何供奉才破口大罵,口水噴了身邊同伴一臉。

    總算看出來了,這兩個隱匿了氣息的家伙,根本就不是七級戰皇。

    堂堂八級戰皇,為了爭個勝負,莫名其妙的就殺了何供奉的十二位幫手。

    實在是令人不齒,卻又被地方找人家算賬,悲憤的何供奉欲哭無淚唯有兩眼看天心里咒罵不已。

    待要重整旗鼓,何供奉卻發現己方的士氣已經大泄,根本沒有了之前那般必勝的信心。

    沒奶喝,又跟出口處的獐大人聯系,被對方臭罵一頓。

    “我怎么感覺這兩位朝這邊笑了笑?”田青神色凜然的看著對方消失的方向。

    “不是敵人就行。”逸塵倒是比較輕松。

    雖然看似吊兒郎當,但心里也是暗自驚嘆。

    這二位實力極強,絕不會是七級戰皇,偏偏弄出一副爭強好勝的樣子,順手弄掉了何供奉身邊的一幫得力助手。

    或許,這二位不便正面與妖族翻臉,這才專門避開了妖族中的七級戰皇。

    被殺的那些,除了兩位來自于皇屬下,其余的權勢飛升者聯盟聘請來的高手。

    那位紅發老者跟帕西隆有幾分相似,逸塵猜測對方可能是帝宮的人。

    盡管和帝少之間,總是保持距離,但逸塵懷疑這位紅發老者,有可能跟帝少有關系。

    至于姓炎的,若是強拉硬扯,也能跟炎家搭上關系,只是逸塵并不清楚,這位究竟想要干什么。

    在二位離開將要身形消失之際,卻是有意無意的往這邊瞥了一眼。

    逸塵和田青隱于虛空,外面的何供奉等人壓根就看不見,這二位想必是已經獲悉了這邊的情況,故意作出某種提醒。

    與此同時,山巒上方某處虛空。

    “大人,要不要我出手?”一個虛影,躬身說道。

    “不用,炎家和帝宮并沒有對妖族出手,看看就行了。”被稱為大人的那位,無所謂的說了一句。

    “可……那些人畢竟是幫妖族辦事的。”

    “那又怎樣,無非是弄點聲勢而已,要是靠他們啥也干不了。”

    “這……”

    明明是合作的勢力,被兩位不速之客折騰,就算死的是飛升者聯盟的人,也讓妖族丟了面子。

    不知道大人心里在想什么,這位不敢多問,只是疑惑不解。

    “我要的東西,別人未必能拿過來,再說了,我還不想跟帝宮還有炎家過不去……”

    對于這幾天山巒周圍的情況,這位大人都看在眼里。

    有了帝宮和炎家的人插手,又不曾斬殺妖族成員,他已經明白了人家的意思。

    若是堅持下去,非得弄出點動靜,只怕是帝宮和炎家,都會有所行動。

    就目前而言,能不招惹的都少招惹,免得關鍵時刻出問題。

    想了想,又轉頭對另一位說道:“你去看看,那只獸突破成功了沒有,讓他去攪攪局面。

    還有你,必要的時候也插手一下,給我創造點機會。”

    “大人是要親自動手?”

    “不行么?”

    “上次南山巡監……”

    “怕什么,這兒又不是他的地盤,上次不就是一道虛影,有啥大不了的?”

    “是,屬下告退。”

    等虛影飄走,這位大人又往空中以及地面看了看,自言自語道:“不好來硬的,換個方式也行,哼!”

    空中的那位大人不出手,地面上的戰斗就只能時有時無,獐大人暫時按兵不動,使得何供奉一腔怒火沒處宣泄。

    調整心情收拾殘兵,一改之前的碾壓態勢,僅僅在山路上緩緩前行。

    經過這兩天的交鋒,何供奉自己知道,看似不敢正面應戰的殺手們,實力遠遠地超出了想象。

    一共出動了幾十位,就把己方陣營攪得一塌糊涂。

    雖然對方有地利的優勢,但己方的實力應該強出太多,結果總是屢戰屢敗。

    更郁悶的是,被來個突如其來的家伙,徹底的打擊了屬下們的士氣。

    若是這樣繼續下去,別說立功受賞,就是找到了受傷的龍族成員,也只能看著別人搶走風頭。

    想到不久前的意氣風發,何供奉不禁低頭嘆了一口氣。

    唰唰唰……

    何供奉猛然一驚,揮手讓屬下們保持警惕。

    從山巒深處的一處山坡上,沖下來一隊人馬,一個個的斗志昂揚,如同下山猛虎一般。

    “不是先前交過手的那些殺手。”身邊的飛升者聯盟供奉,仔細的看了看說道。

    和修羅殺手接觸了好幾次,自然不會認錯,新來的這隊人馬顯然沒有參與之前的戰斗。

    宛如囚籠中放出,早就餓極了的野狼,這些身穿黑衣的殺手,眼中釋放出綠瑩瑩的光芒。

    “墩子,沖一下就走,不要戀戰。”田青傳音吩咐道。

    提前突破成功,一同出關的一百九十六位殺手,要通過實戰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

    得到田青的應允之后,連休息調整一下都免去了,直接沖下山去。

    “讓老二他們多注意點。”

    逸塵提醒田青的同時,也給小魚兒焰赤打了個招呼。

    雖然墩子等人境界有所提升,但距離何供奉的屬下們,還是有些差距的。

    勇氣固然可嘉,實力才是最根本的,能不能沖散對方的隊伍并不重要,盡可能的減少殺手們不必要的傷亡,才是重中之重。

    “nnd,以為老子好欺負是吧,什么阿貓阿狗的都想撈一把,不忍了,干!”

    “反正遲早都要拼,不如現在就豁出去……”

    何供奉身邊的眾位七級戰皇,簡直是暴跳如雷,一個個的須發皆張,恨不得將對方撕成碎片。
东京15分彩是赌博吗